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张飞斩将

  霎时间,风云突变,雷鸣电闪。
  在精通望气的人眼里,只见张飞浑身煞气冲宵。
  天空里,一颗大星闪耀光华。
  命星的投影映照在他的识海之中,顿时气势暴增,猛然间明悟了许多的战技诀窍。
  张飞吼道:“鬼神斩!”
  长矛舞动,好似执掌着雷霆闪电,快速而凶猛。
  一瞬间连续暴击三四十下。
  当他停下时,噗的一声,血肉纷飞。
  那蛮将竟然被他的战气撕裂成了无数的碎肉!
  蛮军大惊失色,仓皇而逃。
  刘羲见状,将兵马分成三队,鼓噪呐喊,一路追杀。
  将他们往小道上驱赶。
  蛮军已经乱成一片,无数人争相恐后地乱跑,推挤拥搡,被践踏而死者无数。
  凡是有头人大声呼喝,想要聚集军势的,都被刘羲锁定,一箭射杀。
  文气附着在弓箭上,定位精准,力度惊人。
  嘣嘣嘣。
  瞬间倒下三个头目人物,于是剩下的小头领都不敢冒头,只得跟随混乱的人群奔跑。
  蛮军慌不择路,跑进了小道。
  刘羲跟张飞一路追杀,半个时辰,就将数千蛮军或擒或杀。
  当他们押着俘虏回城时,卢植带着众官吏站在城楼下亲自迎接他们进城。
  刘羲见卢植脸色苍白,鬓角蘧然间多了几缕花白的头发,不禁关心道:“先生你没事吧?”
  卢植摇摇头道:“无碍。”
  一流文士本来有两百年寿命,超一流文士更是寿逾五百,可是实际上却很少有人能够活这么久。
  就是因为他们常常超负荷地使用天赋技能,损伤了寿命。
  他们不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但是为了心中的理念,往往却是奋不顾身。
  而正是自身理念与命星的相合,才能迅速地突破,成为一流、超一流。
  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循环。
  所以自古以来的大成就者,极少有长寿而终的。
  在刘羲看来,这个世界的修炼之道,似乎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他们的一身理念、精气神、修为,全部都寄托在命星上,好似力量不完全归属于自身。
  不像主世界的修炼者,万般伟力归于一身。
  同境界中,战力未必比文臣武将更强,但是却手段更加繁多、精细,寿命也更悠长。
  卢植赞赏地看了张飞一眼,道:“不错,此子有绝世勇将之姿。”
  同阶的文士武将,因为觉醒的命星不同,对命星的研究跟契合度不同,之间的实力也是天壤之别。
  张飞觉醒的是七杀星,乃是武将命星中第一等的凶煞之星。
  他又与命星十分地契合,一成为一流武将,实力就超越了极大多数的同阶武将。
  若是历练下去,未来不夭折的话,必然会成为一代绝世猛将。
  所以卢植难得地开口称赞了两句。
  张飞到底还是个少年,听到卢植这等大儒的夸奖,嘿嘿傻笑,黑丛丛的胡须中,露出一口大白牙。
  将俘虏关押下去之后,他分别提审了其中的小头领,再结合官方打探的信息,弄清楚了蛮人的情况。
  这一次乃是山越百族全军而动,共有七万青壮。
  其中最大的部族乃是呼图、垟坷、乌哈屯三部,每部有近万士卒。
  其余部族大者两三千,小者数百人。
  今日张飞所杀的蛮将,正是呼图部酋长的兄弟,蛮军中有数的猛将。
  呼图、垟坷、乌哈屯,在蛮人部族的语言里,意思相近,都有天神、战神、勇士的意思。
  据说他们是昔日楚霸王项羽的族中子弟与忠心部下。
  投入山越后,与蛮人一代代融合,发展而来的。
  不过这都是这三部对外宣传的,至于真假,无从得知。
  他们攻占了西曲阳、下蔡、平阿等数个县城,将九江郡给拦腰阻断了。
  虽然如寿春等大城池还没有陷落,但是却成为了海中孤岛。
  整个九江郡兵力分散在了各处,阴陵县只有三千未经战阵的郡兵。
  形势可谓十分不利。
  刘羲皱起了眉头,他在想如此情况,该如何破局。
  若是单纯地打仗,他也有自信能够逐步蚕食,将七万蛮军给慢慢灭掉。
  但是朝廷的旨意,限定了卢植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九江水路交错纵横,路径难走,三个月,堪堪够把整个郡转一遍而已。
  而且随着城池被占据,无数的汉民流离失所。
  流民增多,对于防御跟后勤,压力都十分巨大。
  还有一个更加糟糕的消息,就是蛮人此次在大量抓捕汉民,不论男女老幼,都抓了起来,送回了山中。
  蛮族大多以采猎为生,以他们的粮食储存,根本不可能养活这些汉人的。
  可想而知,这其中必然有着什么阴谋。
  刘羲揉了揉眉头,道:“当务之急是先训练郡兵,尽快地将其形成战力,同时广派斥候,打探出蛮兵的具体兵力部署。”
  卢植摇头道:“你说的都对,但是没有看到核心本质。
  大汉的每一座城池,都有阵法守护。
  危急时刻,可以调动朝廷气运,打开阵法,加上军队的辅助,蛮兵不死伤惨重,是不可能打破城池的。
  这次蛮人却轻易攻克了好几座城池,显然这其中有着惊天的内幕!”
  说到这,卢植面色阴沉似水,压抑不住火气。
  “某些世家豪强,有家无国,真是该杀!肃清内鬼,才是第一等该做的事!”
  刘羲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幕。
  他不自信地问道:“先生会不会猜错了?这么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卢植道:“老夫一生从朝廷到地方上,魑魅魍魉见得多了。是对是错,以后总会见分晓的。”
  随后几日,卢植召集三千郡兵进行训练,主要练习特殊的军阵,争取早日形成战力。
  同时,他教授了刘羲兵法韬略,跟各种阵法,军气的运用等等。
  这些阵法十分神奇,能使万军一心,有主攻击的,有主防御的,有主速度类,有隐匿气息、埋伏偷袭用的。
  卢植给了他一本《大汉武备考略》,里面有对各种常见军阵的详细介绍,对军气运用的介绍。
  还有卢植的用兵心得体会。
  可谓十分详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