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七十七章 入铁木真部

  郭靖又给他盛来一碗水。
  哲别喝了水后,又问吃的,让郭靖顺便把马喂了。
  郭靖回屋拿来一块煮熟的羊肉,给他吃,又提了一桶清水饮马。
  哲别吃喝过后,有了精神,从手腕上褪下一只粗大的黄金镯子,递给他道:“好兄弟,多谢你啦。”
  郭靖摇摇头道:“妈妈说的,应该招待客人,不可要客人的东西。”
  哲别哈哈一笑,道:“好孩子,好孩子。”
  他戴上镯子,撕下半幅衣襟,包扎自己跟马儿的伤口。
  这时,忽然马蹄声响,有不少骑士追过来了。
  哲别脸色一变,问道:“小兄弟,你有弓箭没有?”
  郭靖道:“有。”
  转身回屋,拿出一副自己制作的小弓来。
  哲别苦笑道:“你这个不成,我是要与人打仗的。”
  察觉追兵将至,哲别指了指草垛,道:“孩子,你扶我过去,藏在草堆里,然后把马儿赶走,赶得越远越好。”
  郭靖忙扶着哲别进入草垛中躲好,刚准备打马离开,数十个骑兵就过来将他围住了。
  一个骑士越众而出,道:“小孩,这马的主人去哪里了?”
  郭靖摇摇头,大声道:“我不说。”
  “哼,找死么?”
  他一鞭子照着郭靖的脑袋抽了下来。
  郭靖突然抱头一蹲,躲了过去。
  “嘿,还敢躲!小子你找死不成?”
  那人又一鞭子抽了下来。
  这一次郭靖没有再躲闪,抱着头,生生地受了下来。
  因为他注意到,察合台正带着一队人往这边赶来。
  “二王子!”
  众骑兵高声呼喝,神色兴奋。
  鞭打郭靖的那人看见察合台在军中有如此威望,眼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毕恭毕敬地上前行礼,叫了声:“二弟。”
  原来此人便是铁木真的长子术赤。
  因其母被铁木真的仇人掠夺去,铁木真将她抢回时,已经怀了身孕。
  所以铁木真给他取名叫术赤,就是客人的意思。
  因为血统的问题,术赤注定继承不了铁木真的汗位,再加上察合台的威望,所以他对察合台又嫉又畏。
  察合台问:“大哥,怎么回事?”
  术赤指了指郭靖道:“这个小杂种知道哲别的下落,可是就是不肯说,我正审问呢。”
  察合台微微一笑,走上前来,拿出一锭金子,道:“小孩,你告诉我那人藏哪里了,我就把金子给你。
  这锭金子可以买好多好多羊了。
  你想想你娘牧羊多辛苦,有了这块金子,她就轻松好多啦。”
  郭靖只是愣愣地摇头,半晌,道:“妈妈说,不许出卖朋友,否则就不是好汉。”
  察合台哈哈一笑,对着草垛喊道:“哲别,听到这个小朋友的话了吗?你再躲着不出来,可就连累了这么好一个孩子的性命了。你不感到惭愧吗?”
  “住手,某家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可连累无辜!”
  哲别大喝一声,从草堆里跃了出来。
  众骑士或弯弓搭箭,或抽出马刀,只消察合台一声令下,顷刻间就能取了哲别的性命。
  察合台道:“哲别,你是草原上的好汉,我父汗求贤若渴,你可愿投降?”
  哲别跪拜道:“早听说铁木真大汗英雄了得,二王子更是天狼神转世,哲别愿意投降。”
  察合台亲手扶起她,将之安排进了自己的亲卫当中,令哲别感佩莫名。
  郭靖冷眼旁观,暗道这个轮回者果然有几把刷子。
  颇有几分上位者风范。
  不像李忠实他们那伙人,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
  察合台又对郭靖道:“我最欣赏诚信忠义之人,小孩,可愿跟我去军营?”
  郭靖表现得愣愣的,一副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样子。
  哲别提点他道:“小兄弟,二王子这是抬举你,赶快答应啊。”
  郭靖挠挠头道:“我跟妈妈一起。”
  察合台盯着郭靖,眼中闪着幽幽碧光。
  他笑道:“这才是孝子所为。无妨,我们先等一等。”
  当李萍从外面回来时,察合台将事情说了,邀请他们母子二人一起搬去铁木真部落居住。
  李萍也想儿子进入军中,能学些本事,不然一辈子放牧,怎么找段天德报仇雪恨。
  于是,将帐篷被褥等收了起来。
  坛坛罐罐的,装了一大板车,用马拉着。
  李萍赶着牛羊,牵着郭靖的手,跟着大军一起前往铁木真部落。
  来到铁木真部落不久,郭靖就跟部落的许多高层都熟识了。
  因为察觉到二王子察合台似乎对郭靖很看重,所以大家都对郭靖另眼相看,不敢摆什么脸色。
  加上蒙古人最欣赏好汉,听说了小郭靖救哲别的故事,都很欣赏他。
  郭靖通过他的暗中观察,发现铁木真表面上对察合台十分地欣赏,实际上心底十分厌恶与忌惮他。
  其实想想也明白,天无二日,国无二主。
  察合台号称天狼神转世,威望几乎凌驾于他这个大汗之上。
  作为一代枭雄,铁木真岂能不怒?
  只是如今部族才刚刚起势,正是蓬勃发展的时期,根本禁不起内乱折腾,加上察合台的本领高强,否则铁木真早就要下手了。
  至于父子之情,威胁到了自身地位之时,父子亦是敌人!
  郭靖知道主神权限者都不简单,所以只是暗暗观察,没有半点轻举妄动。
  他每日除了放羊,就是跟拖雷等同龄人玩耍,毕竟就在察合台的眼皮子底下。
  所以要维持人设,不能露出一点破绽。
  最郁闷的是每天都史那小屁孩都要带人来围堵郭靖,揍他一顿。
  为了不露破绽,郭靖不敢打赢,每次都要挨揍。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铁木真部落的实力比之原著中更强,所以都史不敢像原著中那样欺负拖雷。
  但是他却把气撒在了其他孩子身上。
  尤其是郭靖一副不服输的性格,格外惹他讨厌,所以他总是抓着机会欺负他。
  这一天,郭靖在外面又被都史他们五六个孩子堵住了。
  他心里郁闷地哀嚎:“妈蛋,真想狠狠揍这些小屁孩一顿!太讨厌了!啊,啊,啊,江南七怪,你们怎么还不来啊?”
  这时,忽然看见一大队人马往这边过来。
  这支队伍旌旗招展,还有管乐吹打之声传来。
  走在队伍中间的,是两架黄罗伞盖,分别以四匹骏马拉着。
  “大金国来给大汗册封了!”
  “听说这次的使者还是两位王爷,可见大金对咱们大汗多么重视。”
  牧民跟军士们纷纷热论着,一脸自豪。
  显然对于能得到金国的册封,部落里的人都觉得与有荣焉。
  “嗯?完颜洪烈来了,江南七怪应该也快来了吧。终于能够光明正大的练武了!”郭靖心里感叹。
  作为刘羲的分身,他清楚地知道杨康那里的情况。
  因为刘羲本尊扮演着主神权限者的角色,所以提前接触杨康,教他武艺,也是很符合逻辑的。
  他自己教自己武艺,杨康这个分身学得飞快,如今小小年纪,一身内力已经不逊色于那些江湖好手了。
  杨康在几次皇家射猎活动中脱颖而出,很是得到了不少军方将领的赞赏。
  之后又在国子监里进学,以优秀的学识跟出众的谈吐,得到了文人的青睐。
  可以说已经小有根基,比之郭靖这里的一穷二白,强出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