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降临三国

  如今的内世界,随着两界的融合,基本上已经融入了一体。
  原本的生化世界,就是一个高科技的世界。
  经过刘羲的分身威斯克的一番开发,更加地繁荣昌盛。
  融合了射雕世界之后,内功已经被进行科学解析,全民身体素质更进一步。
  射雕世界的国家基本上都被打散了,全部融入了新的人类联邦当中。
  刘羲进入体内世界之后,只见昆仑山的神宫里,除了百无聊赖的大雕之外,空无一人。
  他略一感应,发觉黄药师夫妇与黄蓉一家三口正坐在一艘游艇上,环游世界。
  黄蓉小丫头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正打游戏,大呼小叫的。
  刘羲瞬间挪移到游艇上。
  他们都发现了他。
  黄药师跟冯蘅两人面对刘羲的时候,有些尴尬跟拘谨,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刘羲倒是厚着脸皮叫了声:“岳父、岳母。”
  “啊,靖哥哥,你终于来了!我都快无聊死了!”
  黄蓉见到他,把电脑一扔,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撒娇道:“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的世界看一看啊?”
  他们掌握着一部分天道权限,虽然没有仙神般排山倒海的威力,但是只在地球范围内进行瞬移,还是办得到的。
  如今的内世界,只有地球上才有生灵,只有太阳系内才有星球,其外就是无尽的虚空。
  那些星辰也只是一些虚影。
  所以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游历整个宇宙。
  整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却是太小了。
  难怪觉得无聊了。
  刘羲道:“我所在的世界级数太高了,暂时还不能去。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去一个新的世界。”
  “新的世界?”
  黄蓉惊喜道,“是什么样的世界?”
  刘羲道:“这就要看运气了。”
  “鸿蒙树,连接一个三级世界!”他心中道。
  源力急剧地减少,鸿蒙树的根须吸收了源力,急速地伸展。
  不多时,沟通了一个新的世界。
  鸿蒙树分身道:“本尊,此次沟通的是三级世界,三国。连通世界,消耗源力十万点。魂穿,1000点源力,身穿,10000点源力。”
  连通三级世界,比连通二级世界,足足多用了十倍的消耗。
  刘羲道:“带着内世界中的人穿越呢?”
  鸿蒙树分身道:“每个生灵穿越所消耗的源力,是本尊自身的十倍。同时他们带回的力量不能超过内世界的容纳极限,否则多出的部分将化作源力。”
  刘羲心头默默计算了一下,发觉还是不能把鸿蒙树当主神殿使用。
  其他生灵穿越所消耗的源力,是自己的十倍,用他们,还不如自己行动呢。
  不过不能大规模地使用轮回者,但是以后却可以招收几个特殊人才使用。
  刘羲看向黄蓉道:“蓉儿,这次我们要去的是汉末三国时代。
  不过这个世界里武力应该比较高,所以我们用灵魂穿越的方式。
  这样一来,即使在那个世界遇到了危险,也能安然返回。”
  这时,黄药师看向刘羲,道:“贤……贤婿,你要攻略三国世界,可否需要我帮忙?
  不是黄某自夸,我农桑水利、天文地理、排兵布阵,样样皆有所得,可以帮你办很多事的。”
  刘羲看了一眼意动的黄药师夫妇,道:“好吧,岳父岳母都去。”
  反正上次一连攻略了生化世界跟大半个射雕世界,即使供给了鸿蒙树成长到了三级,剩下的源力都还有20多万点。
  沟通三国世界,用去10万点,四人魂穿,需要3.1万点。
  还能剩下六七万点源力。
  “穿越!”
  他沟通了鸿蒙树,裹挟着他们四人的灵魂,穿越茫茫虚空。
  刘羲心灵金丹大放光明,竭力保持着清醒状态。
  混沌好似一片无际的海洋,无数的世界好似海里的泡沫,起起伏伏,生生灭灭。
  在这个过程中,无比震撼。
  虽然他什么都没看懂,但是整个心灵好似冥冥中被洗练了一遍一般,意志更加地坚韧。
  他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宇宙迎面撞来。
  那宇宙的表面,浮现出一张巨大的人脸。
  一晃而过,他们已经被投入到了新的世界中。
  ……
  “我为天子,当乘此盖!吸溜……”
  一株枝叶繁茂的大桑树下,一群小孩在玩游戏。
  其中扮演皇帝的小胖墩,气势轩昂地大喝一声。
  随即又把挂到了嘴边的鼻涕给吸了回去。
  刘羲站在旁边,嘴角直抽抽。
  心里吐槽:“这就是未来的昭烈皇帝?不但是个小肥仔,还是个鼻涕虫!”
  没错,这个小胖墩就是他的族兄,未来的刘皇叔刘备。
  刘备今年十岁,刘羲五岁。
  他的祖父跟刘备的祖父是亲兄弟。
  他的家就住在涿郡楼桑村。
  要说他们刘家这一枝,扎根于此几百年了,在涿郡算是有数的大家族。
  族中当高层大官的或许不多,但中层基层却不少。
  比如刘备的祖父就当过县令,刘羲的祖父当过兵曹掾。
  不过刘羲的祖父因为受到大将军窦武的牵连,被宦官杀害。
  父亲也因为牢狱之灾的惊吓,一病不起,撒手而去。
  父亲去后不久,母亲也跟着离世了。
  这点倒与刘备同病相怜,都是家道中落。
  不过刘备还有母亲相依为命,刘羲却是孑然一身。
  虽然有同族接济,也不过仅止于不被饿死罢了。
  想吃顿肉,都要盼好几个月。
  刘家的族学,可以免费进学。
  虽然教的只是蒙学,不过成绩优异的,可以被推荐到其他名士那里深造。
  费用由家族承担。
  学成之后,就开始游学扬名。
  举孝廉,然后做官,开始回报宗族。
  这就是士族,相互之间结成了一张大网。
  起点就比平民百姓高多了。
  哪怕落魄了,也随时可能崛起。
  庶民要崛起,却千难万难。
  大多走浊流之路,比如军旅、幸进、经商等。
  累积两三代人后,成为地方豪强,然后拼命往士族清流里面挤。
  当然也有因自身出众,碰巧得到名士赏识,收为弟子,悉心教导,从而步入士林的。
  不过这类幸运儿,可谓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清流浊流之间,天壤之别。
  浊流包括外戚、宦官、底层行伍出身或经商起家的地方豪强,往往是清流耍声望的工具。
  这些都是第一堂课上,宗族的长者亲自讲授的。
  这堂课,专门就讲了何为宗族,宗族存在的意义。
  反正就是要他们牢记着,任何时候,家族利益高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