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十九章 绑架与追杀 四

  狼哥暗自防备着刘羲的暗器,试探性地一脚踢出,踢向洛嫣然。
  此时两人都没有余力了,刘羲一把推开洛嫣然,硬生生地受了一脚。
  这一脚将刘羲踢飞了十来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
  刘羲感觉全身都散架了一般,胸口火辣辣地痛,嘴里不自禁地溢出血来。
  “刘羲!你怎么样?”洛嫣然摔倒在地上,凄然喊道。
  “咳咳……还死不了呢!”
  刘羲抬起头,将口中的血沫吐出,艰难地回应了一句。
  见狼哥一步一拐地向他走过来,刘羲笑了笑。
  “你知道吗?我是故意挨你这一脚的。说起来还要感谢你的这一脚,不然我可拿不到它!”
  说着,刘羲抬起右手,手中赫然是一把手枪。
  正是起初洛嫣然打掉的那个阿豹手中那支枪。
  不得不说,狼哥这一脚的力度跟方向都刚刚好,恰好将刘羲踢飞到那支枪旁边。
  狼哥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砰!砰!砰!
  他的胸口跟额头连续中枪,血花四溅。
  眼看就要获胜了,却因为一个疏忽,送了性命。
  狼哥死不瞑目地瞪着眼睛,倒下了。
  被射瞎左眼的阿猜见所有同伴都死了,吓得肝胆俱裂,强忍着疼痛,往山下跑。
  刘羲瞄准他的后背,连开两枪,阿猜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刘羲抚着胸口,慢慢地站起来,一步步地挪动,将每一个没死的都补了一枪。
  他可不想留下任何隐患。
  他走到洛嫣然面前,二人搀扶着坐下,背靠在岩石上。
  此时阳光明媚,凉凉的海风吹得松涛阵阵作响。
  大地上却一片狼藉,鲜血浸红了土地。
  两人相拥着,静静地歇息。
  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心却贴得很近。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听到有人声喧哗。
  刘羲握着枪,保持着几分警惕。
  这次的教训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有一点粗心大意。
  若是他带着飞刀之类的暗器,这次也不会如此的被动。十几年的和平生活令他放松了警惕。
  不像在主世界,他随身都带着飞刀袖箭,甚至还自制了霹雳子。
  有人上了山顶,是警察。
  洛远打头,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飞虎队冲了上来。
  “不许动,所有人双手抱头!”
  “爸爸,我在这里!”洛嫣然见到亲人,喜极而泣。
  他们很快搞清楚了情况,这儿只有刘羲跟洛嫣然两人,其他人都死了。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一伙大毒枭竟然似乎被两个少年人摆平了。
  现在不是问询的时候,他们很快从山下抬来了两副担架。
  薛连信也跟着进来了,他摸了摸刘羲的脉搏,然后轻轻按了按胸口,笑眯眯地道:“没有残,多休养几个月就好了。不错不错,见了血,有那么点意思了。”
  刘羲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送到医院之后,推进手术室,被打了麻药。
  等醒过来时,刘羲感觉自己被包得像个粽子似的。
  睁开眼,看见唐瑛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神色间也很疲惫。
  见刘羲醒了,唐瑛关切地问了他几句疼不疼之类的。
  刘羲摇摇头,声音沙哑地道:“妈妈你别担心。”
  唐瑛笑着落泪道:“傻孩子,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不担心?”
  她起身取了保温盅来,里面装着香浓的鸡汤。
  她一勺一勺地轻轻端起,喂进他的嘴里,一边低声絮叨着。
  原来刘羲已经睡了一整天了,期间很多人都来看望过他,不但有他公司的艺人,还有像房龙、翁明玲、王金等合作过的明星、导演,甚至还有邵氏董事长邵一夫、金宝丽的经理郑冬寒等大亨。
  “妈妈,嫣然怎么样?醒了没有?”刘羲问。
  “哼,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唐瑛调侃道。
  “她伤得比你轻,昨晚上就醒过来了,还来看过你。是个好姑娘,你小子以后要好好对人家,可别起花花心思,知道吗?”
  刘羲嘿嘿傻笑。
  “以后别再这么鲁莽了,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们怎么办?”
  “这次是意外。”刘羲分辩了一句。
  “我知道是意外,我吩咐过保镖了,让他们以后不管你去哪儿,都跟着你。总不会再发生意外了吧?
  我找李主任联系了,过年后还会有一批内地的退伍老兵到来。”
  刘羲道:“可以多招一些,成立安保公司。”
  他记得前世在回归之前的几年,港城特别混乱。
  有了自己的保卫力量,也能保护家业,防止别人把你当肥猪宰。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生活与工作上的事。
  这时,敲门声响,洛嫣然坐着轮椅,被她爸爸洛远推着进来了。
  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察,他们是来做笔录的。
  唐瑛还要回家照看女儿,叮嘱了刘羲几句,然后回避了。
  刘羲跟洛嫣然四目相对,眉目传情。
  才相互问候了两句,就被洛远打断了。
  洛远不爽地咳嗽了两声,催促他们做笔录,不要闲聊。
  没什么好隐瞒的,刘羲跟洛嫣然将整件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做好笔录,洛远示意手下先出去。
  望着这个想拱自家白菜的野猪,洛远横竖看着都不顺眼。
  “小子,你救了嫣然的命,我很感激你。你们谈恋爱,我不做棒打鸳鸯的事。
  但是嫣然年纪还小,你若是敢做什么坏事,我就把你给阉了!”
  “咳咳……”
  见到洛远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番话,刘羲哭笑不得,差点被口水呛住。
  “爸,你说什么呢!再胡说八道,我让妈妈收拾你!”
  洛嫣然又羞又气,道。
  第二天上午,刘羲突然发现属性面板上,愿力点开始刷屏,不断地上涨。
  幸福来得太突然,太莫名其妙了,也不知道这是哪儿冒出来的。
  刘羲才不管那么多,3点愿力点全部转化为身体属性,身体属性一下子到了28点。
  身体素质全面提升,恢复力也提升了,原本预计要养大半年的伤势,现在只要三四个月就能痊愈了。
  若是能继续增加身体属性,恢复时间还能缩短一些。
  洛嫣然自己转动着轮椅过来了。
  两人正闲聊着,突然隐隐听到一阵阵吵闹声,他问守在门口的保镖怎么回事。
  保镖道:“老板,很多媒体记者得到了消息,想要采访你,还有很多你的粉丝送了花篮来。阿忠哥他们在前边拦着的,他们进不来。”
  刘羲想起从上午开始突然增长的愿力点,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他吩咐道:“你去帮我买几份报纸来,大报小报各选几份。”
  不多时,保镖送来了报纸。
  果然,报纸上都在报道他受伤住院的事。
  有说他跟人争风吃醋,被人打进医院的;有说他混社团,跟人打群架受伤的……
  当然,也有比较接近真相,说他见义勇为的。
  总之,都是在乱编,没一个报道的是实情。
  毕竟没做笔录之前,案子还没结,警方也不对外宣布案情,所以这些报纸都在靠猜。
  开局一张图,过程全靠编。尼玛全是这样的套路。
  而且名字都是用的“刘某”“某刘姓男明星”等代称。
  刘羲骂道:“无良小报!”
  “咯咯,这种手法不正是你传出去的嘛?这就叫作茧自缚。”
  洛嫣然幸灾乐祸地笑道。
  她把那些新闻当故事看,看得津津有味。
  “呐,你看这篇新闻,简直像是在写小说,把你写得像常山赵子龙一样。
  还单人匹马,杀了个七进七出,打死打伤了数百人!”
  “在哪呢?给我看看。”刘羲笑道,“他们挺有眼光的嘛。”
  “呸,你自己家的报纸,当然捧你的臭脚了!什么单人匹马,说得我好像是拖后腿的一样。”
  “虽然有点夸大,不过还是基本符合事实的嘛。你看,不是我关键时候扭转乾坤的么?”
  “哼,嘴硬!也不看看你当时什么德行了。”
  “我嘴硬不硬,你又没尝过,怎么知道?要不要尝尝?”刘羲抬头往她嘴唇上凑过去。
  “谁要尝了?讨厌。”她娇羞地躲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