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三章 世界辛秘

  欧阳锋面色铁青,几乎气得吐血。
  虽然他偷了嫂子,但是可没有杀自己的兄长。
  但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反驳呢?
  难道告诉大家:“我兄长是生了病,然后又知道嫂子与我通奸,就气死了。我没有杀他。”
  这件事可是他心底的禁忌,连白驼山的人都很少知道,竟然被刘羲喝破了。
  心里更是对刘羲杀意大炽。
  不过眼前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眼见周围的人不断地围攻过来,甚至飞镖暗器嗖嗖地朝他扔过来。
  知道不能耽搁下去,他将大袖一甩,几条毒蛇毒蝎朝人群中飞去,同时脱下外袍,挥舞着,将暗器通通地接下。
  见到毒蛇毒虫飞出,众人吓得四散躲避。
  欧阳锋趁着这个空隙,冲了出去。
  刘羲喝道:“哪里跑!”
  他的速度更快,脚下每一蹬,就将楼板踩出一个大洞,身子猛地往前窜出几丈远。
  两三个起落,就赶到了欧阳锋身后,一掌往他背上打去。
  欧阳锋不敢恋战,硬是受了他一掌,借着这股力道,逃得更快,眨眼间就跑出视线之外了。
  刘羲看了一眼地上一路洒落的血迹,知道欧阳锋受伤不浅,只怕得休养很长一段时间,遂不再追赶。
  他回来之后,众人立马围过来跟他见礼,尤其是刚才出手了的人,更是希望借此与全真教拉上关系。
  刘羲一一回应,毕竟上一个世界做过多年的大亨与领导,交际手段圆润。
  所有人都感觉如沐春风,没有谁受到冷落。
  经此一事,大家相互之间就算有了交情。
  江湖之中就是这样,你捧我,我捧你,大家的名声都越来越高。
  跟众人寒暄过后,刘羲道:“此次我夺下这本经书,乃是为了平息武林纷争。
  十月十五的时候,我全真教预备在华山之巅举行论剑大会,由武功最高者获得《九阴真经》。如此也能免去一场杀戮。
  希望大家多多传扬,不要再来途中夺经,免得引起无谓的伤亡。”
  众人见识了欧阳锋跟刘羲的武功,哪还敢打歪主意,不过能够观看一场武林盛会,也是一件大幸事。
  说不定触类旁通之下,自己的武功也能更上一层楼呢。
  于是都纷纷称赞刘羲高义,答应在江湖上传扬。
  刘羲赔了店家一些银两,然后搀扶着周伯通上了马车,继续赶路。
  周伯通调息了一阵,伤势减轻了许多。
  不过他此时还在后怕,庆幸欧阳锋没有用毒蛇对付他。
  他最怕的就是蛇,哪怕是无毒的菜花小蛇,都能吓得他手脚酸软。
  当刘羲回到终南山的时候,江湖上关于华山论剑的传闻也渐渐传开了,几乎可以说是尽人皆知。
  此时,华阴县境内的一家酒楼里,几个奇装异服的男女正在低声交谈着。
  “听说了吗?三个月之后,第一届华山论剑就要举行了。我们该怎么行动?”一个戴着眼镜,身材消瘦的青年问。
  “怕个毛球!到了那一天,老子用加特林菩萨给他们超度。什么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老子一顿突突,全部打成一团碎肉!”
  一个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大光头瓮声瓮气地说道。
  他一面说,一面拍了拍身旁的木箱,神色不屑地瞥了消瘦青年一眼。
  消瘦青年轻蔑地冷笑了一声,道:“牟刚,你这脑子里全是肌肉的家伙懂个屁!上次想抢胡八一的摸金符,害得大家差点被粽子咬死,还没吸取教训么?”
  光头牟刚怒道:“还不是楚河你这狗头军师瞎指挥!尼玛,你戴个眼镜就真以为自己是楚轩了,切!”
  楚河腾地站起来:“你什么意思?”
  “怎么?想打架是不是?老子奉陪。”
  牟刚同样站起来,身子比楚河高了一个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两手指节捏得啪啪作响。
  此时,坐在正中的中年男子敲了敲桌子,一口川普说道:“吵吵吵,再这么吵下去,咱们不如猪八戒分行李——各奔东西,各人算球!”
  旁边的少女开口道:“你们两个都别吵了,听队长吩咐。”
  二人互相冷哼了一声,重又坐下。
  中年男子继续道:“老子晓得你们一个二个的,都是小母牛打滚——牛逼朝天的人物。
  但是呢,这次任务可不简单,是要攻略世界。
  咱们是第一批开荒牛,干得多,吃得少。
  你们心头都觉得委屈。
  但是有啥法呢?
  谁叫咱们是小寡妇睡觉——上头没人。”
  说着,他闷闷地仰头喝了一杯酒。
  此时,消瘦青年楚河道:“队长,我还打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真假。据说西毒欧阳锋被全真教副教主刘处玄给打败了。”
  “哦?有点意思。”
  中年男子玩味道。
  楚河低声道:“我听说有几个组织里面的大佬人物,可以花积分取代某些土著人物的身份,你说他会不会是?”
  他们一下子都来了精神。
  少女提议道:“队长,我们要不要去跟他搭上线?这样在主神殿也好有个靠山。”
  队长道:“若是真能搭上那几个大组织的线,那硬是土地婆嫁玉皇——一步登天了。”
  “好,我们先找机会试探一下。别搞错了。免得弄成玉皇大帝撒尿——露了天鸡(机)。”
  他瞥了一眼外围的几人,道:“你们几个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记住,多看少说。谁要是惹了事,到时候别怪我们下雨天打光头——各顾各。”
  不提这群人,却说刘羲回到终南山,面见王重阳,说起了这次的经过。
  将《九阴真经》递过去,王重阳略略翻了一翻,没有太在意。
  他考校其余六子问:“你们说说处玄此事处理是对是错?目的何在?哪些地方需要改进?”
  马钰道:“小师叔做得很好。此次能够平息无数杀戮,相当于救了许多条性命。
  不过华山论剑大可不必,不如将经书抄写成册,只要是正道人士都可相送一份。
  如此不用引起江湖中人争抢,也能增强中原武林的实力。”
  王重阳点评道:“丹阳得之敦厚,失之敦厚。”
  丘处机道:“我认为华山论剑此举很好。
  如今我全真教在北地已经声名远播,但是在南方却没什么名气,此举正好奠定我全真威名。
  为以后教派往南扩张打下基础。”
  王重阳道:“长春勇猛精进,但失之急躁。”
  众弟子一一说了自己的意见,王重阳一一点评,不但是做人做事,还联系起道学心修,讲论了半天。
  最后,王重阳道:“为师决意十月十五参加华山论剑,一会儿写好给武林名宿的帖子,你们亲自送去。”
  他让其他人下去,只留下了刘羲。
  “为兄我时日不多了。”
  王重阳开口一句话,就让刘羲吃了一惊。
  他仔细观察,发觉王重阳身体似乎并无异常。
  “师兄何出此言?”他问。
  王重阳道:“全真教众弟子之中,你的道学成就最高,也是最有望学成金丹妙诀的,今日为兄就将一些隐秘告诉你吧。”
  通过王重阳的讲诉,刘羲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在上古时候,是可以肉身飞升的。
  但是在春秋时期,世界遭到了入侵,世界等级下降,只能元神飞升。
  在天道核心之中,有外魔入侵留下的东西,一直在浸染天道,夺取世界权限。
  每一代飞升的高人,都要前往天道核心,镇压外魔。
  在宋太祖时期,赵匡胤修为绝世,本来在陈抟老祖的帮助下,能够以大宋龙气将魔气彻底镇压的。
  但是赵光义受到心魔蛊惑,趁机斩杀了赵匡胤的肉身,害他身死魂消。
  宋朝也因此受天地厌弃,折了气运,受辱于胡人之手。
  “大宋南渡之后,南宗张紫阳建议高宗皇帝还帝位于太祖一脉,为大宋续接了一百五十年国运。
  但是太宗赵光义获罪于天,大宋终将亡于胡人之手。
  长生你天资极高,性子里其实极为高傲。
  记得以后只要力所能及地保住汉家百姓性命即可,切不可逆天行事。”
  他叮嘱了刘羲几句之后,又接着道:
  “我早已金丹圆满,可以飞升离开。不过要接受果位,镇压魔气,却需要名声信仰,所以才建了全真道统。
  张紫阳二十多年前承接天道果位,镇压魔气,如今已经到了极限,压制不住了。
  元神中与为兄沟通,屡屡催促。
  近日更传来示警,说是外魔将临。
  为兄驻世时间,只怕不足一年了。
  长生你要勤修勿怠,早日修成大道。
  真有大劫难来临,也有反击之力。”
  刘羲听得心里沉重,心底欲哭无泪:“我只是穿越的一个武侠世界啊,现在怎么域外天魔都搞出来了?还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