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四章 初遇轮回者

  第二日,王重阳写好了给武林名宿的请帖,命他们送去。
  刘羲主动接下了去江南送信的任务。
  除了想一游诗词之中的江南之地以外,也是为了去看一看大宋的风土人情。
  这个世界比较奇特,按照王重阳的说法,大宋还有一百五十年国运,注定亡于胡人之手。
  这跟历史十分吻合。
  这个世界似乎有既定的命运轨迹存在。
  他不知道命运轨迹的惯性有多大,对自己争霸天下,争夺气运,是否有影响。
  而且还有所谓的域外天魔降临,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
  刘羲最近在开始研究白莲宝藏中得到的炼尸术,主要是学习控制甲尸。
  因为他回归后,首要面对的就是那具银甲尸,那可是相当于金丹境的存在。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到时候跑路,就当这一趟白来。
  这一次出来,他还有几个小目标,一是去看一看剑魔谷,二是找黄药师聊一聊。
  独孤求败的剑道,虽然对他的实力提升不了多少,但是好歹能开开眼界,增长见识。
  另外也满足一下自己前前世的时候的夙愿。
  而找黄药师的目的,主要是跟他学习一下医术音律,还有奇门阵法。
  刘羲虽然自忖医术不比黄药师低,但是多学一些东西,总有用处的。
  而且感觉奇门阵法的神秘度,比之内功武学更高,似乎是古时候传承下来的。
  也许可以从这些线索中,找到一鳞半爪的上古传承也说不定。
  这次刘羲是一个人走的,周伯通留在了全真教养伤,其他六子也各自负责送几个省份的信函。
  刘羲仰躺在马背上,喝着酒,吹着笛子,优哉悠哉地由着马儿慢慢走着。
  不日间来到了襄阳城。
  此时的襄阳城多年没有经历过战火,熙熙攘攘,十分繁华。
  他走到一家包子铺前,闻着那香味,不禁有些陶醉。
  全真教禁酒肉,主要是不想弟子们被声色美食扰乱修行。
  像刘羲这样修行有成的,倒是不必那么严格执行。
  不过大家都不沾酒肉,他总不好一个人大吃大喝。
  而且到了他这等境界,已经能够随意地释放跟控制自己的欲望。
  他买了两个包子,刚刚咬了一口,只见旁边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和尚望着他手上的包子吞口水。
  这小和尚大约十来岁,双眼黑白分明,脸胖嘟嘟的,唇红齿白,皮肤水嫩,肚子微微圆鼓,看起来好似年画娃娃一般,十分的喜庆。
  刘羲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不禁将手中的包子递给他。
  小和尚接过来,吃得飞快,三口两口就吃完了。
  他拍拍肚子道:“没吃饱。大个子,你请我吃了这个白面馍,我请你吃黄面馍。可香了,吸溜。”
  他说着,吞了口口水,露出陶醉的表情。
  刘羲笑道:“你有钱请我吗?”
  小和尚懵懂地问:“还要用钱吗?”
  “我师父说和尚吃东西,不要钱的。他说我就是和尚,所以我可以随便吃。”
  他拉着刘羲道:“走吧。瞎和尚说的,有人请我吃了东西的话,我应该回请,这叫礼数。”
  他又仰头问刘羲:“你知道礼数是什么吗?好不好吃?”
  刘羲心道:“这和尚莫不是个傻子?”
  转过一条街,小和尚指着前面的煎果摊子,喜道:“就是这个黄面馍,可香了。你等着,我请你吃。”
  说着,丢开刘羲的手,冲上去抓起几个煎饼抱在怀里,然后走到墙角蹲下,埋头吃起来。
  “贼和尚,你又来了!”
  煎饼铺子的老板跟妇人大怒,持着一根擀面杖出来,站到小和尚面前。
  小和尚望了他们一眼,淡定地道:“快打吧,打完了我还要请大个子吃呢。”
  然后低头继续大口吃着一张比他脑袋还大的煎饼。
  “你……”
  煎饼铺夫妇两人怒气冲冲,一人提着一根擀面杖就往小和尚身上敲去。
  刘羲没想到他们竟然真打,这么粗大的棒子,打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只怕不打死也要打残。
  他此时还在街口处,距离太远,已经来不及阻止。
  只见砰的一声,那棒子落在小和尚身上。
  小和尚浑若无事般的,低头还在吃东西。
  “咦?”
  刘羲脚步一顿。
  这小和尚不简单哪。
  就算这对夫妇没练过武功,但是这么粗的棒子打在身上,就是那些一流高手也得运功抵御,哪像这小和尚那样气定神闲。
  这夫妻二人砰砰地打了十几下,累得气喘吁吁,拄着棒子歇气。
  小和尚仰头望着他们道:“你们还打不打?不打我走了?”
  “你……”他们指着小和尚,说不出话来。
  小和尚吃完一张饼,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对二人挥挥手道:“你们做的馍很好吃,我明天再来。”
  煎饼铺夫妻俩气得吐血,说不出话来。
  “来,大个子,请你吃馍。”小和尚将手中的煎饼递给刘羲。
  刘羲见他小小年纪,武功起码不比当世的那些一流高手弱,不禁心里觉得古怪,暗暗戒备。
  不过看到他那双清澈不含杂质的眼睛,实在不好开口拒绝他,伸手接了过来。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牛鼻子指使的!”
  那煎饼铺的夫妻俩冲了过来。
  “你们一个道士一个和尚,不守清规戒律,天天来我这混吃混喝,还有没有天理了!”
  那妇人撒泼拉着刘羲的袖子不放。
  刘羲无奈,只得问他们小和尚吃了多少钱的东西,赔给他们。
  否则他们这一闹起来,以后江湖上都说大名鼎鼎的全真教长生子道长吃东西不给钱,欺负不懂武功的妇孺,那还有什么脸见人。
  原来小和尚已经连续三天到这儿抢煎饼吃了,刘羲只好把三天的煎饼钱全给了。
  他斥责道:“你们也太狠心了,他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孩,你们怎么下得去手?真打坏了,你们不怕吃官司么?”
  那妇人叫屈道:“道爷你说得倒好听。我们这点小本生意,全家都指着这个铺子吃饭呢。
  这小和尚第一天来就吃了不少,第二天第三天还来。
  本来只是吓唬他一下,谁知他竟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一点都不害怕。”
  刘羲不想与这愚妇争辩,拉着小和尚走了。
  他问:“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你功夫很好啊,谁教你的?”
  小和尚道:“我叫阿慈,什么是功夫啊?”
  “哎……”
  刘羲不知道小和尚是真傻还是假傻,又问:“你是哪个门派的?”
  阿慈道:“我佛寺的。师父说我就是佛,所以寺庙就叫我佛寺。”
  刘羲心道:“还有这种狂僧,竟然敢自称为佛!为何我从没听过?”
  他总觉得小和尚来路诡异,掏出一锭银子给他,道:“我还有事,这银子给你买吃的,早点回家吧。”
  “你有什么事?他们叫我一直跟着你。”阿慈道。
  “他们?他们是谁?”刘羲奇怪问。
  “哎,他们不让说。”
  阿慈愣了一下,又道:“他们说我是蠢蛋。蠢蛋是什么蛋?能吃吗?”
  刘羲一怔,问:“你在跟他们通话?”
  阿慈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他们又在说我是猪脑子。我才不是猪脑子呢,猪脑子能吃,我的脑子不能吃。”
  刘羲神色严肃起来,问:“你们到底是什么来路?”
  阿慈撇嘴道:“他们不让说。”
  刘羲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小和尚是真的不谙世事。
  他换了个问题,道:“他们的不能说,那说说你吧。你是从哪来的?”
  “从我佛寺啊。”
  他看了刘羲一眼,那眼神分明再说:刚刚才讲过的,你怎么这么笨?
  “哎,我是说你怎么从我佛寺,到了这儿来的?”刘羲问。
  阿慈挠挠头道:“不知道啊。我正在做梦,梦见吃鸡腿呢,就到了一个有饭有酒的地方了。
  然后有个声音在我脑子里说什么主神殿试炼任务,总之啰啰嗦嗦一大堆,比瞎和尚念经还啰嗦。”
  刘羲心里惊讶道:“这一届的主神这么挫吗?底都快被泄光了,这小和尚居然屁事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