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二十章 休养

  刘羲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直到过年的时候才出院。
  1984年到来,他跟母亲商量后,决定退学。
  反正想要学什么知识,完全可以请家教,或者去大学当自费生。
  他又不需要一纸文凭来找工作。
  前三个月,虽然每天坐着轮椅,但是却过得非常充实。
  虽然不能练武,但他每天认真翻看一本本的国术秘籍。
  《薛连信论形意拳法》、《国术实录》、《太极听劲》、《洗髓密录》等等,二三十本。
  有的是薛连信传给他的,有的是他自己花钱收集的。
  都是珍品,放以往都是各个门派的立派根基,根本不可能拿出来交易的。
  但是如今这个社会是商业社会,万物都有价,而且火器大兴,武术没落得厉害,十年练武,不及半年练枪。
  刘羲明劲大成,算是入了国术大门之内,可以博采众长,多见识一下各路武艺了。
  有不懂的地方,先存着,时时思考,然后就打电话找薛连信解惑。
  同时薛连信还给了他十几盘录像带,都是一场场比武的录像,其中三场是武师之间正规的擂台比武,其他的都是黑市拳赛。
  不过每一场比赛都是真正的以命搏命,非死即残。
  这些人的打法非常精湛,很是值得揣摩学习。
  除了练武,刘羲还开始学习医学知识。
  毕竟医武不分家,两者都能加深了解人体构造,互相促进。
  而且在其他世界,医术更是非常关键且实用的技能。
  他的家里请了一位顶级的营养师,跟一位家庭医生。
  营养师叫张珂,是个三十多岁的美丽少妇,美国常青藤院校毕业,在世界权威性医学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文章,真正的海归精英。
  家庭医生叫吴泉北,五十来岁,刚从大陆来港。
  祖上是清廷的御医,清亡后,父辈昆仲服务于各大军阀巨贾,所以从小家庭条件非常优越。
  但正因如此,动乱期间遭了批斗,如今虽然平反了,但也只是个普通医生。
  工资微薄,一大家子人,过得很是清贫。
  所以唐瑛经人介绍,找到他时,他没怎么犹豫就满口答应了。
  这两位一中一西,都是顶级大拿。
  刘羲一边看书,一边向他们请教,短短时间内,他已经算是入门了。
  中医跟西医,最主要的区别在于思想性、哲学性的不同。
  中医更偏向于唯心主义,西医比较唯物。
  比如经脉穴位,在解剖学上来说,经脉是根本不存在的,但是用中医的理论,经脉穴位却又是真正能被感知的,也能自证的。
  中医讲的是太极、阴阳、五行;西医讲的却是物质、公式、数据。
  两者各有优劣,不能说谁更高明。
  但是刘羲觉得中医的理论,跟国术武道更为契合,而且也更符合主世界的环境。
  因此他打算主修中医,辅修西医。
  除了习武学医,他还做了许多的商业规划。
  他招募了一支专业的编剧团队,然后把《寻秦记》《大唐双龙传》《秦时明月》等等后世出名的武侠作品,都列了个大纲出来,让编剧团队去完善。
  同时买下了一家出版社,自己做出版。
  他还准备将来在英美等地开设分社,像《哈利波特》这样的金矿当然不可错过。
  还有后世大火的电影,如《侏罗纪公园》《泰坦尼克号》《黑客帝国》等等,都可以先出小说,把版权占据着再说。
  同时还开了一本杂志,主打漫画,还在扶桑开了分社。
  高薪从港城、大陆、扶桑等地,招聘了许多人才。
  很多扶桑未来的漫画界大牛,都被他提前网络到手了。
  还有大陆京上两处美术厂的工人,也是顶级的漫画人才,曾经在五六十年代得过国际大奖的。
  奈何美术厂没有钱,他们就这么被耽搁了。
  唐瑛出了一笔钱之后,就把他们借调了出来。
  有了这些人才,加上刘羲“原创”的故事,杂志一上市,就受到热烈地追捧,迅速之间火遍整个亚洲。
  甚至像《变形金刚》《圣斗士》等等,有着向欧美蔓延的趋势。
  只是如今杂志社的实力还跟不上,所以暂时没能开拓亚洲以外的地区。
  报纸、杂志、出版社,加上电影公司、唱片公司,已经隐约有了传媒帝国的雏形。
  虽然刘羲已经有几个月没有露面,但是因为漫画的发行、小说的出版,他的名字频频见报。
  许多人都对他由衷地佩服,他的影迷更是为自己的偶像感到骄傲。
  因此愿力点很是增长了一些,如今身体跟灵魂都有30点属性点,足足是常人的三倍。
  每天事情虽然千头万绪,多得做不完,但是刘羲的思维敏捷,逻辑性也很强。
  他每天很快地就能完成各种规划,然后传递下去,下面的管理层跟员工都忙得不歇气。
  虽然很忙很辛苦,但是每当看到比其他人更丰厚的工资,看到公司一天天地发展壮大,每个人心里都很有成就感。
  唐瑛也常常在港城跟大陆之间飞来飞去,忙忙碌碌。
  除了漫画社招人,她还开了工厂,跟许多药农签了订购协议,专门种植药材。
  因为刘羲把美颜丹跟龙虎丹的单方拿了出来。
  经过专家组的验证,精简优化之后,设计成了美容液跟壮阳药片,并在各个发达国家都注册了专利。
  可以想见,这独门市场,是多么广大,完全是两座挖不尽的金矿!
  唐瑛觉得自己的儿子越来越神秘了,仿佛总有无穷无尽的主意似的。
  不过她没有多问什么,她现在只想努力地挣钱,挤进上流顶层,成为举足轻重的人。
  因为在丈夫失踪后,她一直在找,拜托了许多人,都没一点进展,令她一度非常绝望。
  但是自从有钱了之后,她花大价钱砸下去,终于有了点眉目。
  可惜想要继续调查下去时,总是受到各种各样的阻挠,难以为继。
  这让她明白,对方必定是有钱有势的大势力,她现在连知情的资格都没有!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努力地赚钱,然后强大自己,强大到无所畏惧,强大到一切秘密都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