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十章 练武

  “形意拳,与太极拳、八卦掌并列为三大内家拳法。
  形意拳包括有桩功三体式、五行拳、十二形拳。
  共有几十个分支。
  我们这一脉学自郭云深先生,我先跟师父学习半步崩拳,之后又跟着薛连信师叔学习象形拳。
  薛连信师叔吸取了薛颠先生的拳术精华,将之整合成了薛氏形意拳。”
  刘宝成侃侃而谈。
  “三体式有动功、静功和呼吸法,最开始的时候需要有师傅时刻盯着,一步也错不得。
  不过你现在以学业为主,所以暂时不练三体式,练马步桩。
  马步桩循序渐进,虽然见效慢,但不会练出问题。”
  他沉吟了一会儿,开始规划刘羲的练功内容:
  “你以后每天先练马步桩,然后照这上面练。”
  刘羲接过他递来的一本册子,还以为是什么武功秘籍呢,只见上面写的是《基础体操》,都是跳绳、压腿、深蹲等基本锻炼方式。
  刘宝成看他脸色古怪,说道:
  “武功不是仙术,你小子别被那些武侠小说忽悠了。练武就是练劲,这些体操锻炼能够帮助你熟悉身体的劲,整合全身力量,比以前举石锁、推磨、绑沙袋等练习方法科学多了。”
  “宝叔,我听说武功分了明劲、暗劲、化劲、丹劲等等,到底是怎么划分的?”
  “明劲就是身体的刚劲,乃是筋骨之力。练出明劲,全身筋骨肌肉的力量整合,出拳就会发出脆响。正所谓,千金难买一声响。能练出明劲,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
  说着,刘宝成一挥拳,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一块木板上应声而裂,破成了四五块。
  “这就是明劲。”
  “暗劲为气血发劲,拳歌里说‘暗劲如同火烧身’,这涉及到了人体潜能的开发跟运用。
  曾经有过这样的新闻,有家人房子着火了,病重的老太太却一跃而起,把家里值钱的坛子柜子都一个人搬了出来。
  这就是人体潜力的运用。”
  “暗劲在于急,心里要养三分恶气。看好了!”
  他一掌印在另一块木板上,木板只是微微裂了几条缝。
  刘羲仔细一看,却发觉了不同,木板已经成絮状,经络完全坏死了,上面一大片水迹,还有无数细小如同针眼的小孔。
  “化劲则是内外圆通,劲练透了,浑身无处不可发劲,一蝇不能落,一羽不能加。丹劲则是丹田发劲,这已经涉及到玄之又玄的精神方面了。”
  “这几种劲只是几种不同的练法,本没有高下之分。
  不过人们根据这几种劲的修炼难易程度,将之作为了划分武者实力的标准。
  但实战的话,就未必了。像明劲战胜暗劲也是常有的事。而武当金蟾派太极拳,更是直接练化劲,不修明劲暗劲。
  但是他们这一派很容易练成花架子,即使劲练透了,也更偏向于养生,实战能力甚至不如那些黑市拳手、地下佣兵!”
  刘宝成道:“你现在年纪还太小,主要进行基础训练,不要好高骛远。”
  练武并非年纪越小越好,一般都是在十七八岁,身体骨骼定型之后。
  清末时,李存义更是三十多岁才开始学习形意拳,却成为一代宗师。
  年龄太小,身体没长成的时候练武,容易影响身体发育,变成畸形。
  这个时候,大都是进行筑基锻炼,主要练身体的韧性、平衡性等等。
  明白这些道理之后,刘羲开始蹲马步。
  按照刘宝成规划的,他先每天蹲半个小时,一周后每天一个小时,什么时候把桩功练透了,再教新的。
  只蹲了几分钟,刘羲就感觉浑身燥热,腿脚颤抖。
  “马步不是这么蹲的。你知道马步的要点吗?”
  “马步是从骑马中化来的,站桩的时候,要想象自己策马奔腾,身体重心微微起伏。
  起时脚趾如鸡爪抓地,挺膝,提腰,收腹,这是起劲。
  伏时脚掌如鸭蹼,松腿,坐腰,鼓腹,这是伏劲。
  一起一伏之间,身体重心不断转换,这样就可以锻炼到全身。
  同时眼神要开阔,平望前方。这叫‘虚空凌顶形神开’。”
  刘羲的记忆力超群,清晰记得原著中关于马步桩的描述,呼哧呼哧地回答着刘宝成的话。
  刘宝成调侃道:“呵,既然你嘴上都说得明明白白的了,怎么就做不到呢?”
  刘羲站起身来,抖动着腿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刘宝成告诉他,这就是练功,要练。
  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
  练武不是光晓得道理就能顿悟的,还得勤学苦练。
  此后近半个月,刘羲每天都早起站桩,然后练习体操,课间的时候就压腿或是跳绳。
  经常运动,感觉身体比以前更有活力了。
  不过马步桩仍然没练出什么效果来,每次不到十多分钟就坚持不住了。
  这让他颇受打击,感觉自己不是练武的料。
  他觉得应该是这一世的体质不如原本的好,上一世修“练气诀”的时候,他一天时间就能入定,没多久就入门了。
  刘宝成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是叫他勤学苦练,功到自然成。
  好不容易等到了拜访薛连信的日子,刘羲一大早赶了过去。
  薛连信对他道:“你的情况,宝成跟我说了。
  修行,就是降伏其心。你这是心不定,杂念太多,所以练不出效果。
  其实这很正常,大多数人练武都是这样子的,天才毕竟是少数。
  只要有恒心有毅力,终究能够学有所成。”
  “不过我倒有个法子,可以让你更快些掌握诀窍。”
  看到刘羲一脸郁闷的样子,薛连信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
  刘羲忙不迭地追问什么法子。
  薛连信招呼他上车,他的大弟子谢晓宏开着车,一路驶到了马会赛场。
  “额?薛师傅要带我赌马?”刘羲心头冒出这古怪的念头。
  薛连信一路进去,许多衣冠楚楚的人纷纷向他打招呼。
  这些人很多都是电视跟报纸上的常客,高官巨贾,都是些大佬。
  薛连信一路回礼,然后穿过会场大厅,带着刘羲来到一片马场上。
  “你先骑马,记住这个感觉,然后再蹲马步。”薛连信说道。
  刘羲骑过驴子,没有骑过马,主要是没人教,怕摔下来。
  在驯马师的帮助下,刘羲渐渐掌握了窍门,感觉跟骑驴还是有些共通的地方的。
  不多时,他就能够骑着马慢跑了。
  刘羲细细体会着,这一起一伏,身体重心也在上下移动。
  他骑了一圈后,跳下马来,直接在草地扎起了马步。
  薛连信微微点头道:“有点进步了。不过还不标准。”
  他伸手按了按刘羲的腰,或出脚踢了踢他的腿。
  每个刘羲没做准确的地方,薛连信一点,仿佛带电似的,一激灵,不自觉地就做到位了。
  “就是这样,思想要放空。每次起伏的幅度不要太大,精确到一寸以内。”
  在薛连信的指点纠正之下,刘羲终于站出了感觉。
  脚、腿、腰、腹,这一些的力量整合为了一体。
  薛连信见他入门了,就不再管他,将他扔在这儿独自修炼,自己去跟老朋友会面去了。
  这一站,刘羲竟站了约半个小时。
  神奇的是他居然一点都不累,全身仿佛刚刚做完热身运动一般,充满了活力。
  这种感觉让他充满了迷恋。
  “果然是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那些拿着一本绝世秘籍就练成一代高手什么的,都是小说里骗人的。”
  这时候,一阵喧闹声传来,一群少男少女走了过来。
  刘羲见里面有好些个同学校友,心里嘀咕:“怎么这里也遇见他们?算了,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接着练吧。”
  他刚想离开,却有人叫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