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四章 吞噬香火愿力

  刘羲喊道:“鸿蒙树,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此时识海世界中,鸿蒙树从天而降,镇压在神魂体的头顶上。
  鸿蒙树看起来只是一根小小的树苗,但是却散发着超越一切,至尊至贵的气息。
  仅仅是一丝散露出的神意,就将那道魂体给震昏过去了。
  刘羲松了一口气,问鸿蒙树道:“现在该怎么处理?你能不能直接将他吞噬消化掉?”
  鸿蒙树分身道:“我只能吞噬一切本尊供给的东西。这道魂体属于独立的个体,不属于本尊私有之物,所以无法吞噬。”
  “那怎么办?放任他在我识海中,不会有隐患吧?”
  刘羲有些疑虑。
  鸿蒙树分身道:“本尊大可不必担心一切的夺舍之法。因为你我本就是一体,鸿蒙树本质极高,诸天万界,无人能够夺舍。”
  “这道魂体已经陷入了沉睡,本尊可以用自己的神魂意志时时磨砺,慢慢将他碾压成灵魂碎片,直至消磨成最基本的灵魂本源。”
  刘羲听他说完,才放心下来。
  他将那卷画卷跟供台上的玉莲全部收起来,用一口大箱子装了满满一箱。
  重新掩好机关,他扛着大箱子顺着地道往回走。
  回到城主府之后,他去看了看小蝶跟绿儿。
  两人已经好转了许多,除了身体虚弱之外,没有其他大的毛病了。
  说了会子话,他又回到院子里,关上门,将玉莲拿出一朵放在身前。
  盘膝坐下,运用起香火神道法,将神魂跟白莲相融。
  神魂中,他看到一个个跪拜的身影,男女老少皆有。
  他们形象模糊,只有大概的轮廓。
  “求白莲菩萨保佑我家父母安康长寿。”
  “求白莲菩萨保佑夫君平安归来。”
  “求白莲菩萨赐我一个聪明健康的儿子。”
  “求白莲菩萨保佑我出人头地。”
  ……
  无数的祝祷声在耳边响起。
  随着每个人的一拜,一声祝祷,他们的头顶就升起一缕气。
  这气有金色、有粉色、有白色、有红色、有黑色……
  贪、嗔、痴、怨、毒,喜、怒、哀、乐、思……
  七情六欲交织。
  这些气在空中交织成一片片云霞,片片云霞又堆积成无边的云海。
  刘羲张开大口,好似长鲸吸水一般,将云霞吸进肚子里。
  不多时这云海就缺了一角,而且缺角越来越大,最后连整块的云海都被吞噬了。
  若是按着香火神道法,本来应该一缕一缕地吸收云气,然后反复锤炼,将之打磨纯净,才能吞噬,否则这万般红尘气,一瞬间就要将一个人的神魂给迷乱。
  不过刘羲自然不怕,只要将那些愿力吸收后,那些香火愿力就变成了他的私有之物。
  鸿蒙树就能将之全部转化为源力。
  香火愿力被吞噬之后,那白玉莲就变成普通的玉器了,再无神异处。
  一下午,加上一个夜晚,刘羲昼夜不停,终于将之全部转化为了源力,足足一万五千点。
  他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推开门走出来。
  这时,他手下的一个坛主上前来问安。
  “教主,政务厅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为什么把它封锁了呀?”
  说了几句话后,他瞄了瞄刘羲的脸色,试探着问。
  刘羲瞥了他一眼:“周贤啊,我待你不薄吧?你本是个小乞儿,如今我让你成了人上人,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教主你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小的对你可是忠心耿耿哪!”
  周贤先是脸色一变,接着马上换上一副委屈的面孔,叫起屈来。
  刘羲道:“你瞒得过我的眼,却瞒不过我的心。我分明地感觉到了,你刚才对我不怀好意!”
  他盯着周贤道:“说吧,是谁指使你的,又要你做些什么?说清楚了,兴许我还能饶你一命,若是还想着骗我,哼哼,你大可以试试!”
  周贤脸色一阵苍白,他身躯一颤,跪了下来,道:
  “教主,不是小的成心要背叛你。是潜龙卫,潜龙卫的统领说你是白莲教的,要我打探消息。我……我不敢不从啊!”
  “教主饶命啊!”他磕头如捣蒜。
  “公子,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候,小蝶跟绿儿二女过来了。
  经过一天的休养,她们身体已无大碍了。
  想着刘羲一直把自己关在院子里,一天多没有吃饭了,就做了饭菜送过来。
  小蝶问:“周坛主,你又如何惹教主生气了?”
  周贤嗫嚅着不敢说。
  刘羲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绿儿气呼呼地道:“潜龙卫的人就是这么不分是非黑白吗?太可恶了!”
  小蝶道:“他们应该只是怀疑,公子去解释清楚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刘羲摇摇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一掌打在周贤的头顶,暗劲透骨,他虽然表面无伤,但是脑子里已经被震成浆糊了。
  看着周贤倒地身亡,两女都吓了一跳。
  小蝶面露不忍道:“周坛主也算追随公子几年的老人了,这次不过是形势所迫,公子又何必取他性命。”
  绿儿道:“这种吃里扒外的家伙,羲哥哥杀得好,留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背后捅刀子呢!”
  刘羲道:“我杀了他,主要是此人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这次我去见潜龙卫的人,吉凶难料。你们两个先去秘密据点藏着。”
  “若是无事便罢,若是有事,就往清水郡逃,咱们在老据点集合。”
  小蝶迟疑道:“需要如此吗?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
  刘羲道:“未虑胜先虑败。人总得随时给自己留条后路,否则真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就晚了。”
  小蝶点了点头,她不舍地道:“要不咱们干脆谁也不去见了,直接跑掉?离开这里,离开清水郡,往别处去。”
  刘羲摇摇头道:“仅仅因为一点怀疑就舍弃家业跑路,这可不是我的作风。再说真跑了的话,说不定我们反而被坐实白莲教余孽的身份了。”
  他拍了拍二女的头,柔声道:“去吧。”
  两女恋恋不舍地走了。
  走出几步,绿儿突然转身跑回来,一把抱住他,踮起脚尖亲了他脸颊一口。
  她红着脸,笑嘻嘻地道:“给你盖个章,以后你就是我跟小蝶姐姐的人了,不准跑丢了哦。”
  然后提着裙子,一溜烟地跑了。
  “这臭丫头……”
  刘羲揉了揉脸颊,苦笑着,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他将周贤的尸体提着,扔进了地道中,又将白莲教的二人提了出来,然后将地道填平。
  看着昏迷中的两人,刘羲一人补了一掌,咔嚓一声,二人胸骨碎裂,就这样在睡梦中死去了。
  他将两具尸身装进马车里,然后坐上马车,吩咐车夫往潜龙卫所住的客栈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