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帕 > 四十六、宋家女老总
气氛渐渐热闹起来,宋清霜笑眯眯的对着曹洛问道:“小洛,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刚才你不是趴在浴室门口听见了吗?这个时候再问一遍还有什么意思?宋君晨只觉得陪着此刻的老妈很累。
  
  曹洛夹着一块红烧肉的手一抖,差点没把好好的菜掉到桌子上,强作镇静道:“没有。”
  
  “没有?”宋清霜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二十二了,也该找一个了,你看看你哥。”
  
  宋君晨:“······”
  
  曹洛尴尬一笑,刚想要揭过这个话题,宋清霜突然又插嘴问道:“那你有喜欢的女孩吗?”
  
  曹洛愣住了,这个问题他从未思考过,喜欢的女孩?他想了想跟自己比较熟的女孩:蓝澜吗?有一点。羽筱?也有那么一点。至于小雪,自己可真的把人家当好哥们看。
  
  至于洛小雨和曹晨······
  
  光是想想就感到一阵罪恶感,曹洛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靠!一个叫自己哥,一个叫大哥,自己牙口是有多好,竟敢对他们两个起心思?
  
  “有没有?”宋清霜的样子很八卦,眼睛亮晶晶的,散发出一股炽热的求知欲,甚至连桌旁的丈夫儿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还是平时的老婆(母亲)吗?
  
  曹洛不说话,宋清霜刚想再问,被宋君晨一下子拽住,转过头正好对上自家儿子那副无奈的表情:“妈,人家不想说,你就别问了。”
  
  曹洛大感认同,但是明显宋清霜今天不想卖自己儿子一个脸面,闻言直接一声冷哼:“是啊,才十五岁就牵着女孩手满大街小巷逛得人自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可是我这不是在问小洛吗!”
  
  此言一出,暴击的可不止一个人。
  
  宋清霜绝对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就连一句普通的话语都要将嘲讽功能放到最大,是要让更多人受到这句话的洗礼。
  
  宋君晨生无可恋的往后一仰,他觉得当时的偷偷摸摸就是一个错误,还不如自己早交待清楚呢。而曹洛却是满脸的无奈,交不到女朋友,自己没本事喽?
  
  两个小青年各有各的无奈,而全程只有宋易阳这个中年已婚大叔在那里看笑话,尤其是曹洛那副憋闷无比的表情,简直让人无比愉悦啊!
  
  “对了小洛,这些年,你一直在哪里生活啊?”宋清霜话题转换的很突然,让人猝不及防。
  
  “L城。”曹洛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L城?”宋清霜皱着眉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宋易阳早些年走南闯北,自然知道L城的存在,他还在那里的饭馆里卸过驴皮呢,闻言立刻解释道:“L城是东山省的一个地级市,靠内陆。”
  
  “哦。”直接这样说不就结了,一个L城谁能知道这是什么,全国叫这个名字的一抓一大把。
  
  “你养父母家有几口人?”宋清霜简直就像盘问户口的居委会大妈,事无巨细的让人头皮发麻。
  
  “三口,有父母,还有一个妹妹,两边都有亲属。”曹洛一副乖宝宝模样的回答道,出奇的,他不想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任何的隐瞒。
  
  宋清霜满意的点点头,想要和自己的丈夫默契的交换个眼神,宋易阳很不识相的看着眼前的鸡肉,气的宋清霜想要给这家伙一筷子。
  
  ······
  
  入夜。
  
  曹洛在给他收拾出的客房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好像是忘了什么,这种感觉很让人抓狂,浑身难受。
  
  心情烦躁之下自然就没有了睡意,直接呼啦一下翻身起来,坐在床上捧着脑袋梳理着自己发生的一切,一件一件,梳理着梳理着······
  
  “我去!”
  
  曹洛脑袋灵光一闪,他终于察觉出自己有哪里不对了,眼神顿时变得古怪。
  
  “我是来寻仇的!这片地盘还是我曹家的呢!”想到这里,他打算翻身下床,再找那些人拼个你死我活,但是脚刚碰到鞋上,动作就停住了。
  
  “头疼死了······宋易阳一家还在这里呢。”曹洛虽然没有改口,但是心里无疑已经把它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了,现在再冲出去,未免有些没良心。
  
  “老曹,你说我该怎么办?”曹洛无奈的向老曹问道。
  
  “······静观其变。”老曹表情严肃,但是说出来的话语潜意思就是说他也没啥办法。
  
  “这事儿搞的,真乱啊。”曹洛烦躁的拍拍自己的脑袋。
  
  同一时间。
  
  L城市委书记袁伟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L城的经济发展很不景气,全市能够在外面拿得出手的东西估计就是房价和雾霾了,GDP一直是省里的落后分子。
  
  他也没办法,东山省地方挺大,但是落到L城就什么都不是了,地处内陆不说,连个大型的交通枢纽都没有,前两年炒房价,上任书记根本就放任不管,导致自己接手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烂摊子。
  
  无奈的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也不开灯,只见黑夜中,火红的一点烟头一闪一闪的。
  
  老婆孩子都知道,这个时候的袁伟国心情很不好,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家里,不敢出声劝解。
  
  袁伟国面前的烟灰缸里,烟头都有五六只了,但是他还没有停的意思,今天省里来电话了,还是原来的意思,上面对自己的工作很不满,让自己看着办。
  
  “看着办!”袁伟国狠狠的把一只烟头捻灭到烟灰缸里:“我倒是想看着办!但是L城这个地方底子未免也太单薄了吧!”
  
  袁伟国绝对是一个为民的好书记,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市里简直太穷了,上个月差点连教师的工资都拖欠,要真是到了那种程度,自己这个位置也呆不长了吧······
  
  他上次下去秘密考察,结果在一个叫D县的地方,差点把他的鼻子气掉了。
  
  就那么穷的地方,县长平时爱吃甲鱼,县委书记喜喝茅台,当地人给他们两个起的外号很形象,叫“王八县长”、“茅台书记”,那股不作为的态度简直令人发指。
  
  最可气的是,他们的基本县策不是发展、也不是振兴教育,而是“东融西借”!
  
  叫那么好听干什么?还不是东借西借填窟窿?
  
  最关键的是,他还真拿这两个人没什么办法,这两个人呆的时间太长了,利益关系链条太复杂,自己刚刚上任,选择强硬撤职会让政敌们抓住把柄。
  
  现在最需要处理的,就是经济问题,靠自己肯定不够,除非引进那些大企业。
  
  问题来了,大企业,人家还真看不上这块地方。
  
  “叮~~”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袁伟国有些吃惊,这是他的私人号码,但是上面的明显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电话接通,袁伟国的心情不大好,口气自然也就不是多么的好听:“喂!谁啊?”
  
  “袁书记对吧。”对面是一个清冷的女声,不慌不忙,带着很强大的气场:“我们是宋氏集团。”
  
  呼啦!
  
  袁伟国霍的一声就站了起来,宋氏集团,这可是全联盟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就算是欧美那一边,也很难找到能与他匹敌的企业,约克家族或许算一个,但是宋氏集团不仅仅是一个财团公司而已,他的背后,站着一个宋家,一个曾经出过联盟战神的宋家。
  
  所以,圣战军基本就是站在宋家这一边。
  
  而且袁伟国曾经听自己上司隐约提了一句,现在联盟的第一首长,好像跟宋家······
  
  “袁书记,袁书记?”对面的女声依旧清冷,但是袁伟国却不敢再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宋氏集团,幸会幸会。”
  
  “袁书记,我是宋清霜。”
  
  袁伟国再次呆愣到原地,宋清霜,他自然知道,宋氏集团的负责人,也是老总。
  
  宋家一共有三脉:第一首长一脉,有着各界政要;战神一脉,优秀子弟都参加圣战军,在里面地位不低;再有就是这个宋清霜了,这一脉人丁非常的稀少,但是确是整个家族的摇钱树。
  
  宋家有名的女老总宋清霜,一手把持的宋氏集团,就算是核心的那些大佬们都得给她些面子,袁伟国想不出来,这样的大人物,为什么愿意联系自己,还是主动的?
  
  “宋总,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袁书记,大晚上的我也不想打扰您休息,我之所以打一个电话,就是想知道,贵市是否愿意跟我们集团共同开发一个新能源项目。”宋清霜淡淡的说道。
  
  和宋家合作?
  
  还是新能源?
  
  袁伟国只觉得自己现在晕乎乎的,随着战局的紧迫,能源,已经成为了发展的大头,那些大都市,谁不想分一杯羹?自己虽然也很眼馋,但是对于自己市里几斤几两还是很有数的。
  
  简而言之,连喝汤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看着别人喝。
  
  现在宋家竟然找上了自己?
  
  “当然愿意,但是宋总······”袁伟国犹豫了一下:“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找到我。”
  
  “袁书记倒是个爽快人。”宋清霜笑道。
  
  “宋总见笑了······对于我们市的情况我还是知道的,宋氏能够投资合作,我们自然高兴,但是······”袁伟国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在拿不准情况的情况下并不出声答应。
  
  “贵市能源企业中,是不是有两个人。”宋清霜淡淡的说道:“我们就是因为他们,您可以查一下,一个叫洛峰,一个叫汪雅。”
  
  “明白了宋总,我明天一定会给您一个准确的答复。”袁伟国激动的答道。
  
  “好,那就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