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 10. 保护我方香火制造姬

  星野琉璃将碎香放进香炉中,然后带着香炉,来到了自己的卧室,给夏彦重新插上了一根。
  不出夏彦所料的,这一支香没有出现香火。
  就是不知道香火生产的间隔时间是多少。
  等香烧完,星野琉璃来到厨房,准备着早餐和中午的便当。
  八点,星野大介起了床,他和星野琉璃一起吃着早饭。吃完后,星野琉璃收拾了一下碗筷,拿起书包。
  想了想,她偷偷拿了一根香,和打火机一起放进了书包里。
  旁边的夏彦十分欣慰,这个丫头没有白救,太懂事了。
  等星野琉璃出了门,星野圭才从卧室里走出。
  门口的夏彦瞥了星野圭一眼,早上没有找到机会对付他,还有晚上。
  他缩小身体,进入了星野琉璃的书包中。
  十分钟的颠簸后,书包被打开,夏彦从里面走出。
  他一眼就见到了正在看漫画的邻桌。
  来到对方的身后,夏彦蹭着漫画看着,一切都和昨天一样。
  不过,在蹭漫画的时候,夏彦听到了前面的谈话声。
  那是夏彦的三个熟人,昨天欺负星野琉璃,强迫少女去买饮料上供的三个女生。
  听周围同学对她们的称呼,分别是田村奈奈子、北村雅美、下村利菜。
  夏彦给她们起了个三村的外号。
  抬起头,夏彦偷听着三人的对话。
  “我忘带数学书了怎么办?”下村利菜看向两个同伴。
  “那个秃头可凶了,你惨了。”北村雅美幸灾乐祸着。
  “还有哪个班有数学课吗?”下村利菜想要过去借一本。
  不同于中国学生将课本都放在抽屉里,日本学生是上什么课就带什么书。
  “今天就我们班有数学课。”田村奈奈子笑着指向了星野琉璃,“去和她借一本不就行了。”
  “好主意!”下村利菜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听到这里,夏彦皱起了眉头,这三个家伙居然想要欺负他的香火制造姬?
  下村利菜有了书,不用怕了,同样要上课的香火制造姬怎么办?
  他的香火制造姬被老师骂了,心情郁结,减少了香火的产量怎么办?
  万一又跳河怎么办?
  这三个狠毒的女人,谋财又害命!
  下村利菜已经走到了星野琉璃的身边,她张口说:“借——啊!”
  她捂住了眼睛。
  这是夏彦用念力戳了她的眼珠。
  疑惑的向着四周看了看,下村利菜以为是一阵风吹迷了眼,她放下手,继续说:“借——啊!”
  夏彦再次戳了她的眼睛。
  “怎么了?”她的两个好友问。
  “没什么,风吹到眼睛了。”下村利菜放下手掌,继续看向星野琉璃,“借——啊!”
  “搞笑相声?”邻桌放下漫画,疑惑的看着下村利菜。
  从他的角度来看,是下村利菜说一个字捂着脸叫一声。
  邻桌是一个身高一米七的男生,下村利菜不敢说什么,她假装没有听到。
  “借我——啊!”下村利菜再次捂住了眼睛。
  夏彦佩服的看着她,居然如此孜孜不倦,真是一个有毅力的人。
  下村利菜的心中些发毛起来,虽然施加在她眼睛上的力道很小,但她感受了清楚,那不是风,而是一种触碰。
  好像是什么东西,在戳她的眼睛。
  她看向四周,她的周围没有人,也没有人可以在她一点儿注意不到的情况下,戳她的眼睛。
  除非——不是人。
  下村利菜感觉身体很冷。
  “怎么了?”她的两个同伴扶住了她。
  “没事。”下村利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敢和朋友说。
  这种事情万一弄错了,很容易变成了两个朋友嘲笑她的情况。
  “就是借个书,你磨叽什么。”北村雅美自告奋勇的要帮助同伴。
  她看向星野琉璃:“喂,借——啊!”
  夏彦准确的戳中了北村雅美的眼睛。
  “你们什么情况?”田村奈奈子困惑的看着两个同伴。
  “没什么没什么。”北村雅美比下村利菜敏感一些,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戳她眼睛的那股力道的诡异。
  两人也不敢继续借书了,匆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田村奈奈子一脸疑惑,但还是和朋友一起离开。
  星野琉璃的同样疑惑的看着她们,她的心中有着猜想,但又不敢肯定。
  夏彦成功驱赶走了三村,却并不高兴。
  这只是暂时的胜利,三村很快就会卷土重来,继续欺负他家香火制造姬。
  而且三个家伙之前的罪孽,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夏彦记仇的小本本里,又多了三个人的名字。
  五分钟后,上课的铃声响起,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
  夏彦也见到了三女所说的,那个秃头老师。
  数学老师明明只是秃顶,却被她们说成了秃头。
  不过数学老师满面横肉,的确有些吓人。
  数学老师拿起教学书,一边在班级里走动着,一边讲课。
  夏彦注意到,数学老师会留意学生的桌面。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下村利菜被揪起来的场景了。
  在夏彦的期待中,数学老师路过了下村利菜的书桌旁。
  他平静的走了过去。
  “???”
  下村利菜不是没书吗?这老师居然近视?还是说下村利菜弄到书了?
  下村利菜坐在星野琉璃的右前方,夏彦看不见对方的桌面。
  他于是飞到了天花板上,从上向下看。
  下村利菜的桌上的确放着一本书,但不是数学书而是国文书,数学老师被她骗过去了。
  作为一个善良、正直、崇高的幽灵,夏彦感觉自己有义务帮助对方改正错误。
  下村利菜距离星野琉璃两米半,正在他念力作用范围的边缘。
  不过,对方背朝着夏彦,而夏彦的念力没有办法作用在看不到的方位。
  夏彦于是先拍了拍下村利菜的肩膀。
  等下村利菜疑惑的转过头,他再动用念力,戳向了对方的眼睛。
  “啊!”下村利菜惊叫了一声。
  数学老师正讲得入神,被她吓了一跳。
  不满的转过头,数学老师向着下村利菜看去。
  下村利菜急忙道歉:“眼睛进沙子了,对不起。”
  她的手掌捂着眼睛,桌面上的书彻底暴露出来,数学老师一下子察觉。
  “你的书呢?”数学老师来到了她的旁边。
  “忘在家里了。”下村利菜忐忑的回答。
  “你怎么不把头忘在家里!”数学老师毫不留情的训斥了下村利菜,罚她去黑板做题。
  那是一道准备压轴讲的题,下村利菜哪里会做,只能忍着尴尬,立在黑板前手足无措。
  夏彦满意的看着,并对数学老师产生了一丝钦佩。
  这明面上,是让下村利菜上去做题,实际是上去罚站,而且不会落下把柄。
  接下来数学老师如同忘了下村利菜一般,继续讲着课,十分钟后才让对方回到了座位。
  下课后,下村利菜的两个同伴来到了她身边,帮她声讨着数学老师。
  下村利菜心不在焉的听着,直到田村奈奈子问:“你本来都骗过去了,怎么突然叫一声?”
  下村利菜摸了摸眼睛,看向之前也被戳了一下的北村雅美:“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
  “你也被戳了?”北村雅美瞪大了眼睛。
  两人对视着,毛骨悚然。
  “什么?什么戳?”田村奈奈子一头雾水。
  正蹭漫画看的夏彦,闻言抬起头看了田村奈奈子一眼,对方在他的念力范围之外,现在不能戳她眼睛,但迟早也要让对方感受一下。
  从今天起,星野琉璃就由他罩着了,所有想要谋害他家香火制造姬的人,都是他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