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素的主人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王后之死
雅米城,戈尔王国的首都。
  
  这里是整个东方最富庶的城市,聚集着数十万的常住人口,以及大量的商人、平民和军功贵族。
  
  由于废奴令的关系,不少重获自由的奴隶都爆发出了空前的劳动积极性,竭尽全力的工作并渴望攒够钱买下一间房子,过上梦想中的美好生活。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虽然有了法律上的人身自由,但实际上他们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仍旧受到昔日“主人”的控制。
  
  除了极少数的幸运儿之外,其他人无论怎样努力都不可能打破阶级的藩篱,更别指望能够通过劳动来发大财。
  
  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换了一个方式被继续剥削剩余价值。
  
  唯一改变的就是,不用再担心会被主人无缘无故的鞭打、杀死,起码生命和财产安全有了一定的保障。
  
  “执政官阁下,这是佩拉城将其周边地区上个月的赋税,请您过目。”一名年轻的官僚将一张羊皮纸摆在了办公桌上。
  
  “嗯?居然增长了两成?不错!看来王国的金库又能多一笔额外收入了。”切诺·伊尔罗伊看过后立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尽管他一直都是个奴隶制的忠实拥护者,一个不折不扣的保守派,但随着解放奴隶的好处慢慢体现出来,他也渐渐开始明白自己效忠君主的高瞻远瞩。
  
  毕竟释放奴隶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魄力去做的,并且需要承担相当巨大的政治和军事风险。
  
  一旦搞不好,就会被周边地区所有实行奴隶制的国家与城邦围攻,内部也会有大量反对者揭竿而起。
  
  幸好!
  
  身为开国君主,艾尔伯特拥有足够的威慑力,并且几个主力军团也都保持着极高的忠诚度,到目前为止不仅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反倒是给周边邻国造成了极大的动荡和不安。
  
  尤其是名义上的传统盟友——贸易城邦,最近几个月连续爆发了大规模的奴隶起义,几个行省都相继沦陷,正处在内战彻底爆发的边缘。
  
  最后不管是奴隶起义军赢了,还是元老院那群传统贵族和富商联合体赢了,都免不了要元气大伤。
  
  年轻的官僚显然并不知道自己的上司在想些什么,自顾自的恭维道:“这全都是您高超管理和治理能力的体现。相信陛下如果知道了,一定会给您非常丰厚的奖赏。”
  
  “不,你错了,这都是国王陛下支持的功劳。如果没有他,我不管怎么做都会深陷泥潭无法自拔。”切诺·伊尔罗伊瞥了对方一眼意味深长的暗示道。
  
  当然,这不仅仅是为了避嫌,亦或是政治正确,而是他内心之中最真实的想法。
  
  身为昔日佩拉城的执政官,老人经历过许多政治斗争,明白在有政敌捣乱的情况下,想要实行一种有效的治理和管理有多么困难。
  
  尤其是当改革触碰到某个利益集团的时候,对方一定会疯狂的反扑,甚至不惜使用一些卑劣低贱的手段。
  
  可现在呢?
  
  戈尔王国几乎就是艾尔伯特的一言堂,不管是贵族、军队、商人、还是平民,都不敢发出一丁点反对的声音。
  
  原因很简单!
  
  他们亲眼见证了战争、杀戮、征服和毁灭,明白自己的国王掌握着什么样的力量,更明白这是一个完全不会对敌人手下留情的冷酷君主,可以毫不犹豫杀死成千上万的人来达成某个政治目的。
  
  看看废奴令的执行状况就知道,那种无形的威慑力有多么强大。
  
  虽然还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在偏远地区依旧拖着,但这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而且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来自卫戍军团无情的打击。
  
  而作为艾尔伯特唯一认命行政体系的最高执政官,切诺·伊尔罗伊几乎就是整个国家的二号人物。
  
  以前那些曾经给他造成过无数阻碍、困扰的利益团体,眼下全都想小猫一样温顺的趴在地上,根本不敢有一丁点的忤逆。
  
  毕竟有了秘法会的支持,不管是行贿受贿,还是私下里的串联,都会被魔法力量的面前无所遁形。
  
  可以说整个秘法会就如同一把利剑,高悬在整个行政系统的头顶,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
  
  “您教训的是!我太肤浅了。”
  
  年轻的官僚赶忙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额头上更是密布着一排汗珠。
  
  就在他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一名身着径直半身甲,拥有不俗战士等级的王室卫队成员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一脸惊慌失措的大喊道:“执政官阁下!不好了!王后……王后她中毒身亡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切诺·伊尔罗伊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瞪大眼睛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表情。
  
  “王后陛下中毒身亡了!就在几分钟前!我们已经暂时封锁并控制了整个王宫,防止下毒的人趁乱逃走。”王室卫队成员气喘吁吁的解释道。
  
  “该死!马上去法师塔!让他们派出最好的队伍进行调查!不管是谁干的,他们都必将为自己的愚蠢和鲁莽付出代价!”切诺·伊尔罗伊一边怒不可遏的大声咆哮,一边抬起轻微颤抖的右手,将象征自己身份和政治地位的执政官印章递给了卫兵。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王宫内那个名义上的王后就是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既没有得到艾尔伯特的宠爱,也没有任何实际上的利益与价值。
  
  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戈尔王国的王后,是国王的合法妻子。
  
  一旦她被毒杀或者刺杀了,那么就意味着对整个王国的挑衅,越过了艾尔伯特所能忍耐的底线。
  
  而这种行为往往意味着战争!
  
  不死不休的战争!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搞清楚真相,然后等待自己的君主回来做出决断。
  
  “明白!请放心,我绝不会让下毒者逃走,更不允允许策划了这次暗杀的组织逍遥法外。”说罢,卫兵死死攥着印章转身朝法师塔的位置跑去,眨眼功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望着对方渐渐远去的背影,切诺·伊尔罗伊深吸了一口气,用略带苦涩的口吻自言自语道:“这将是一场风暴!一场鲜血和死亡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