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五十五章 马车or板车

  第一天拍戏,是太阳正好的时候开的机,寓意什么开门红。
  林浩不知道自己是张一谋《英雄》筹备初期,张导就已经有意培养的的男主重点候选人;也不知道李按正在搜集他的资料,进入《卧虎藏龙》的选角库。他只知道,开机这一天自己站了C位还蛮开心的。
  好吧,张导倒不是很在意这些,所以林浩算是自嗨。
  而比起《苏州河》那个小剧组,《我的父亲母亲》开机倒是蛮有仪式感的该做的都做到位了,当然似乎张伟平更为在意这些东西,好一阵忙活。把大家招呼到一起,林浩和章紫衣一左一右靠着导演,大家也算热闹地开了个机。
  然后才是化妆,才是其余的部分。
  众所周知,好吧,张一谋知道自己给林浩的戏份越改越少的。看起来名字叫《我的父亲母亲》,其实到现在,都快改名《我的母亲》了——重点就俩,我,母亲。
  本来按照张一谋的想法,林浩这边拍的不多也无所谓,他还有下一部戏。只是前些天李按的来访吧,才让他想到,哪怕林浩相对成熟,肯定也是有些心态上的变化。
  今天拍完,可以找他谈谈。
  ...
  大剧组就是大剧组,拍摄兵分几路同时进行。当然第一个镜头讨个头彩,就是一般剧组拍戏的时候会第一个镜头选一个简单的,然后演员最好就一条过,给这个剧组开个好头。
  当然那就不是林浩的事情了,他们拍了章紫衣的戏当做第一条。至于林浩的戏,首先是进村的戏,拍的是林浩饰演的教书先生坐着马车来的场景。
  戏里进村的时间是下午。
  所以他老实等到差不多时间,再化妆过去。这这几个月磨炼,他带入角色的时候没有什么贵气,就只剩下书生气很浓。但光是自身演技还不够,化妆师在他脸上忙活。
  林浩的脸有点偏西方,轮廓会比较深一点,皮肤这一个假期黑了一个色号但还是不够,这时候就要靠着化妆师的技术了。一整套下来他整个人是真黑了,然后五官轮廓柔和了很多,眉毛也修的短短粗粗的,头发弄的比较老土一点。
  多了一点憨厚的气息,还有年代感。
  很有一番功力,失去了眉毛、肤色和发型优势的林浩依旧是帅的,但却帅的没那么突兀了,你会相信这样的人出现在这里是合理的。当然这一镜也不会拍那么细,等林浩出了棚,赶快去拍摄的地点上车。
  现在是秋天,等到了地方,身上也多多少少沾了些草籽之类的。正好,也表现出青年教师骆长余跟着马车,一路奔波而来。
  林浩坐上了车,随着一声“action!”和“好,过了”,这个从远处进来的镜头就拍完。居然是一次过,可以可以,开了个好头。
  ...
  马车都来了,进村的镜头也是要顺便就拍了。那边演员就位,大量的群众演员还在最后强调。张导这边带着林浩他们去拍另一组镜头。
  车头一转,他们又跑去羊那里了。
  而说是马车,其实就是一匹马拉着一个板板车或者叫板车。不是什么其他影视作品里,四匹马拉着一个马车的那种,那种太夸张了。
  前方就是羊群,而这边负责管羊群的,其实就是村里人。就是本来羊没那么多的,导演还买了一些羊回来。为的就是等马车从那边过来的时候,一群羊遇到马车过来就跑开,会有升腾起来的尘土,拍出来很有意境很好看。
  可这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是很是迷眼睛和呛人。
  并且吧,气味也是臭的。
  毕竟为了拍戏,把羊圈在地上好一阵了。而地上,满是一颗一颗的羊粪便。这气味,上头,甚至有一种比拍《苏州河》的时候,河里的气味还要上头的意思。
  好在这里拍的就是一片迷蒙的场景,而张导也没有特别要求他表现,因为拍出来的身影就只有个大概。就是林浩不能不在意啊,因为他知道自己戏份真的不多...
  所以戏份他都以熟悉,刚才又是一遍过,所以该动脑子的地方,一个影子他都会好好表现的。
  嗯,记住他这句话。
  ...
  骆长余是从县里来的,一路奔波,有些疲惫但也肯定又惊喜。
  于是车从那边过来的时候,因为路上很抖,所以林浩摇摇晃晃的同时,也带着自己本人第一次见到这边的草原时候的欣喜之感,还大概左顾右盼了一下,又及时地依据前方出现的人群做出反应。
  “咔!停一下!”
  张导拿着对讲机,喊道:“林浩,你的动作幅度有点大了。不要太新奇,你也是从县里来的,也不是真的就不知道这里或者没见过这种,收一点!”
  额,好,林浩于是老实了不少。
  “咔!这一遍尘土不太多,再来一次。”
  “咔!羊,去把那边那只羊弄开!”
  “咔!”张导停了一下,叫来一波围观群众:“你们去挖点土,然后铺在那个羊群边上,再在上面跑来跑去把土扬起来,好吧?”
  “好,这一遍过了,我们再保一条!”
  ...
  导演拍的如火如荼,李浩却蔫了。
  你知道坐在板车上颠簸了整整一小时,屁股是什么感觉吗?
  绝对不是坐火车硬座一小时的感觉,这颠簸程度不是一个级别,屁股唷!直接颠簸成四瓣了,所以林浩知道为什么张导对他没有要求了——就这么一小时,来来回回拍了约莫20条,作为一直坐在车上的人,屁股好惨!
  他还算是,尽量选了舒服的姿势坐着。
  而且拍了一小时不是说导演就满意了,只是光线到了时候,而羊,不爱跑了。
  是的,羊跑累了你敢信?
  总之张导决定明天还要继续拍,林浩就有点蛋疼,但接下来还要拍他进村的场景。转场,骑摩托车过去,林浩强烈要求也坐摩托车过去。
  摩托车好点还有个皮垫,板车那就是硬实的木板子啊!坐在摩托车后座,感受柔软的皮子,林浩表示自己明天不管是在屁股上垫个衣服还是什么的,总之绝对不会就这么去拍了!大意了啊,也是拍了这么多年戏的,怎么就忘记了呢?
  ...
  可这一切还没结束。
  到了村口,演员们已经就绪,好的光线就这么点时间,必须争分夺秒。而进村的戏...林浩也是坐在马车上的!而且,村门口的路,可不比草原上的好到哪去...
  再加上为了这里因为没有了尘土,张导不要露出林浩清晰侧脸的镜头,马车是要求快速地通过。拍完这一个,然后在众人簇拥下才是骆长余的第一个出场,所以可想而知...
  “呼!”马车飞驰而过,几个小孩追着车,林浩笑着环顾四周。
  “呼!”
  “呼!”
  “...”
  又呼了一个小时,林浩并没有等到自己的帅气出场,他觉得自己脸上全是尘土,耳边全是风声,嘴里全是土味。
  接下来,应该可以说土味情话了。
  “好了,今天大家辛苦了,收工!”
  这一下午居然就拍完了,林浩于是被人扶下车来,他这次不仅是感觉自己的屁股了,尾椎骨都疼!这特么村口有不少石块,好几次都颠起来,然后屁股就重重地砸在班车上,连带着猝不及防的尾椎骨。一次又一次...毕竟近景拍摄就不可能像拍远景的时候耍点小聪明了。
  我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