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四十五章 马达和牡丹

  马达和牡丹的第一次见面,就是他载着她去牡丹的姑姑家。
  牡丹的父亲是个酒商,他之前从东欧走私的一大批带野牛草的伏特加。这种酒可以说是传统伏特加中最头一档的品牌,以黑麦粒酿制而成,最特别的,也是最独一无二的,是用波兰原产特有的野牛草来调味。
  当然对于普通喝酒的人,最特别的是每一瓶野牛草伏特加里面,都有一根野牛草。
  靠着这一批酒,当时他发了大财。
  而现在,离婚后的牡丹父亲只喜欢两样东西,酒和女人。约来了一个女人,他打电话给马达,然后马达就载着她去她姑姑家。
  戏份本该从跟人开始。
  但因为戴着头盔,所以前面的戏是副导戴着头盔帮忙拍的。某种意义上林浩想的是,自己也算是出道就这么大牌,有了替身?
  开个玩笑,其实影视行业里用替身是很常见的手段。节省时间,节省成本,《苏州河》这样的小制作就必须如此。而拍完这一段一周后,导演才觉得周讯状态不错,林浩状态也很好的时候,拍了两人第一场戏:
  马达去接牡丹,两人第一次见面。
  ...
  林浩是个京片子,但他说普通话也是很好。不过娄烨说他很喜欢林浩说京片子,特别有感觉,特别性感。
  当时林浩就觉得导演又犯病了。
  然后耐安就出来说,你的上一任贾宏声,也是京片子,导演在你身上找他的影子呢。于是林浩开玩笑说好啊,导演这事整的啊。
  然后娄烨说可别,浩子和他不一样。
  但总归一件事是一样的,就是周讯在那边走,林浩骑着车过来,操着一口京片子道:“唔,我看见她了,是不是梳着辫子,背着一背包?”
  “对,她现在正往前走呢。”
  然后他转转脖子,把目光从周讯那收了回来,看看前面:“诶,已经到了南苏州路了。”
  “好,咔!”
  娄烨有些兴奋,拍完这里大家马上转场过去,要拍两人的第一次相遇了。
  ...
  青色漆皮的木门上挂着几个木盒子,有一个上面还清楚地写着四楼。林浩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所以这里是停靠在四楼的二路汽车?嗨,结果娄烨告诉他,这是信箱,四楼的信箱。
  “来,3,2,1,开始!”娄烨在门口喊
  于是门板发出一些细微的碰撞声,扎着个羊角辫,穿着红外套白长袖的牡丹,也就是周讯出场了。
  她天生长的小,哪怕是已经二十四岁了,你仍然可以觉得她至少是一个未成年少女。也许这一点要拜她脸上有一些婴儿肥所赐,但更多的就是整张脸都有原因吧。
  她脸上带着些郁闷,瞟了一眼那个刚才下墨镜,环顾四周的漂亮女人,然后又毫不在意地挪开。四周一扫,她还以为会是汽车。然后才肯定,这次来接自己的,是一辆摩托。
  林浩一直觉得,这是牡丹父亲消沉太久,花钱不挣了经济条件变差的证明。他不知道前面的故事,就问娄烨,娄烨说你觉得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你是马达,你不该知道这些东西,但你可以猜。
  好吧,不管猜不猜,周讯吸了吸鼻子,然后带着那么些抱怨:“你让我在哪儿坐?”林浩头转向后座,再继续转回头看着她。她没有反应,于是他只能道:
  “要不然你坐我前面?”
  这句话有一些调侃,但也有那么一点心猿意马的试探。
  就好像...
  林浩第一次见到周讯的感觉,在那个病房里,推门进去,看见那边有一个人。
  哦,是你啊。
  周讯也只是有些妥协地垂下眸子,然后才抬起手来道:“我要坐后面。”
  “把衣服拉上。”
  然而这种感觉,也就到这了,不多了。
  ...
  周讯绕着摩托车后备箱过来,然后一只脚踩着边上,左手拉链一拉,然后右手借力侧身坐在了摩托车上。
  “你这样不行的,坐好了!”
  林浩用一种大人看小孩的眼神和和语气对着她,不过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神,反倒是看不懂太清。周讯有那么些更郁闷的趋势,但是还是老实接过头盔,脚一跨坐正了。
  林浩就这么回头,上下看了她两眼。
  确定头盔戴好了,拉链拉好了:“扶好啊。”然后再回过头一踩脚蹬,摩托车启动了。镜头逐渐拉近,最终定格在那个门牌号上。
  “好,咔!”
  娄烨马上对着林浩大叫:“赶快,现在情绪刚好,骑到河边那条道去!”
  “知道了!”
  那边林浩应道,一个拐弯没了身影。
  于是王昱也上了娄烨的车,赶紧追过去。他们要在另外一条苏州河边,比较人少的路上拍摄,那里距离这有大概五分钟的车程。
  ...
  林浩骑得不快不慢,老实讲他现在是无证驾驶,并且是一周前才开始学这玩意的,好在不难。只是此时他一直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的目光。
  他问道:“你看什么呢?”
  这一句话说出来,京片子的气息尽显。
  周讯道:“看你呢?”
  呵,是台词,林浩笑了:“我有什么好看的?”
  于是周讯贴过来在他耳边道:
  “看看都不行啊。”
  林浩心里面一阵异动,转了个话题道:“好了现在没拍呢,一会现场再练吧。”
  “没劲!”
  “怎么没劲了?”说完这句话林浩就有些不知道说啥,他自己条件反射地接上了台词,或者说,他自己就是这么想的。可能导演给他关于马达太大的自由度,也是不知道好和坏。
  “我在想,你一个大导演的男主角,怎么会自掏腰包跑过来跟我们拍这个电影。”
  “我喜欢啊,不成吗?”
  周讯扬起下巴:“不成!”
  “嗯,那咱们换一个,因为我有钱,成吗?”
  “可以,但是不够,这个回答也不够好!”周公子喊了出来,不知道是喜欢的不够,还是答案不够。
  于是林浩按了按安全帽,才道:“那怎么办?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拍啊?当然是放开自我,修补我内心和这个世界的缝隙啊!”
  在转过的这个街角,忽然风特别大,风声把这句话吹的模糊不清。也许不是满意地答案,但是她还是大声喊道:“那我可以帮你吗?”
  “可以啊!”
  于是林浩就笑了起来,像是他不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而是飞驰而过的马达:“那你可以吗?”
  “我可以啊!”
  所以两个人就大声喊着笑着骑车奔驰而去,这一阵风带着摩托车的轰鸣,惹得路边的人对这两个神经病怒目相斥。
  这两个人,一个是牡丹,一个是马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