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六十八章 专辑:转机

  站在白雪覆盖,一片奇幻晶莹景观的草原上,林浩心情仍是不太好。他只能安慰自己,相对于普通演员来讲,他还有更多的优势。
  比如《苏州河》某种意义上也是自己投资拿到的角色,《卧虎藏龙》也许会因为投资有着下一步机会,他现在只要祈祷李桉拉不到那么多投资了。
  结果没过几天,张伟平就给他来了一个重磅消息:李桉那边已经确定拉到了一个湾湾电子商的全额投资,所以剧组一次搞定了。现在《卧虎藏龙》已经开始全力攻关李桉心有所属的那个演员的档期:
  也就是舒其。
  但其实张伟平不太看好,舒其这个时候,正当红,一年五六部戏。要是花这么久只拍一部戏,还是个配角,真的赚不了什么钱呢,也不一定获得值得的回报——经纪人觉得她已经够红了,乘这个时候捞钱才对。
  好吧,这些都和林浩关系不大。
  总之,这一波回来拍最后一个镜头的戏,林浩收获的除了章紫衣的热情打听班上同学消息,就是张一谋的安慰了。某种意义上,那天晚上林浩大半夜打电话给张导诉苦,也是很亲近的举动了。
  但这也是说句实话,林浩家庭情况特殊,张一谋本身就对他宽容有加。只是对于林浩自己来说吧...虽然对方有了投资商,觉得错失《卧虎藏龙》很可惜,但是那天晚上自己打过去给张导,说着说着还难过了起来的事情,真的是够逊的!
  所以算了,还是好好准备《像雾像雨又像风》的试镜,还有《英雄》吧。
  ...
  忙碌的日子过得很快,1999年,就这么到来了。
  1月份,朴树发行了《我去2000年》这张专辑,这时的朴树其实已经差不多26岁了,还是个新人。其实林浩蛮感慨的,在他重生前年代的“出名要趁早”里,26岁的新人可谓凤毛麟角。
  比如说什么《创造101》《偶像练习生》这一系列选秀中,要是有26的新人,一准会被嘲“阿姨”“大叔”之类。
  当然了,也说不好,你要有实力也行。
  不过说起来,林浩的歌也快发了。拍摄MV花了两周,后期制作花了一个多月。他也就是这时候才知道这背后的故事,既是高小松他们的故事:
  那年朴树找到麦田去卖歌,人说你唱的这么好为什么我们不投资给你自己出呢?朴树说音乐圈都是煞笔,他要自己做。当时,朴树抱着吉他唱了他的新歌曲,就是《那些花儿》,然后宋柯哭了。
  后来高小松出马,签下朴树。
  如今,朴树也还算火了,高小松才把这件事情拿出来给林浩说。他说自己不是想别的,就是之前不要想让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而是咱俩关系到这了,我才给你说。
  林浩说得,感情我磨你这几个月,还把感情磨出来了。要再有下次,继续啊。
  高小松直接我去你大爷的,你丫下次再这么给脸不要脸,我一准抽你丫的。
  然后二月份的时候,林浩单曲成品来了,他的单曲《那些花儿》也借着东风发了。
  ...
  加入了长笛演奏和《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的反响还行,但也不能说多好吧。非要形容的话,就是在京城的学校里面还比较流行,尤其在中戏流行...
  也行吧,反正他发这个歌就不是为了现在火的。而且他最近好像倒霉的事情特别多,因为赵导的《像雾像雨又像风》因为一些原因搁置了,要到明年也就是2000年开拍。也就意味着,林浩之前最火热的一段时间,最终选择的电视剧暂时是没法拍了。
  得,这运气。
  他之前婉拒的电视剧里,也有还行的选择呢。这99年的计划下子全泡汤,林浩有点傻眼,只能四处找戏就对了。总之,最好不要闲着,毕竟这时候再找不到戏拍,很可能就是只能找明年开拍的戏。
  而明年要留给《英雄》。
  啧,这其中经历,不多谈。
  他都还算有人脉的了,现在上门来找他的电视剧啊,他也是都没听说过,演的也都是配角为主。这就像什么,重点大学的毕业生,过了那阵子毕业季以后,出去社招那也就是各种惨就对了。
  宋柯说,与其病急乱投医,还不如你今年好好发点单曲什么的。包括张导也是,张一谋劝说他不要为了每年有戏拍,自降身价现在接了差的戏还不如不接,老实等着后来的戏呢。
  于是连番不顺的林浩没事做了,在高小松的建议下硬着头皮,开始从记忆里往外扒曲子,但多数以失败告终——除了民谣好点,其他的那些编曲哪有那么简单,一个路人听完就随便能扒出来的。
  没戏,但没事做也只能硬扒,而且都是以后的歌林浩脑壳疼。那些不说别的,差了十几年不符合时代背景,感觉也够呛。
  期间周讯还打了电话来问他,林浩当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做音乐现在正开心呢。然后倍感刺激的他,好不容易想来想去,扒出了一首年代相近的《最初的梦想》。
  这可比《那些花儿》的时候难太多了,所以其实有一些部分是林浩唱,说自己有脑子里有片段,高小松根据他唱的还原出来的。
  高小松表示:...你开心就好。
  所以这首歌其实林浩好不容易搞出来的,而他搞这首歌不是因为别的,因为这首歌的原版是中岛美雪给一个当时的电视剧写的《骑在银龙的背上》。
  是的,看似自己有很多可以选,但毕竟其他歌曲万一有人提前写好了那就麻烦了,自己唱这个,指定不会出问题。
  接着3月下旬,林浩在麦田发行了自己第一张也可能是最后一张专辑《2020》.
  然后...
  事实证明这首歌扒的还是值得的。
  ...
  6月中旬,夜,首都机场。
  前几个月,公司乘着林浩《最初的梦想》一股劲给他录了一堆歌,凑了张专辑。不是别的,就是公司收上来的歌。
  然后林浩本以为没什么,但是他忘记了——现在依旧可以算是一首歌吃一辈子的年代。你要一张专辑红了一首歌,那你就有机会红了。
  《最初的梦想》至少专辑里这一首歌就真的红了,好像无论什么时候,励志的歌曲总是红的。但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他形象真的很好,两者配合起来甚至上了不少新闻,得到了不少免费的正面宣传。
  公司乘机拉大旗作虎皮搞了一波。
  这叫啥?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自己电视剧电影两个跟进都扑街了,搞个副业,结果还不错。不过说回来公司正版的销量...还行吧,但靠这个赚钱还是算了吧,拍MV的钱都不行。
  盗版太猖獗了,林浩这种就一首歌火了的专辑更是GG。林浩周末的时候接了一些商演,不是别的,是麦田太穷了,虽然专辑连出了几张不错的,但靠这个赚钱是难以支撑运行的。
  这群人啊,签约的都是熟人,搞的是情怀,所以钱这个事情,其实或许没那么好做生意了。
  ...
  今天也是商演的一天。
  “大明星,能不能帮我拍一张?”
  夜晚的机场有一种别样的美感,林浩拿着个相机拍拍拍了好一会,李希便打趣道。她是林浩的助理,现在的艺人一般一个助理就够了。
  “可别笑我了。”林浩笑道:“给你拍一张就是,来摆个pose。”
  拍照完毕,众人回城。
  林浩经过这一阵,发现自己可能真的不适合拿歌手当主业——《最初的梦想》这首歌林浩一开始还很喜欢唱,结果现在感觉自己这接近三个月已经唱了绝对不下100次了...
  台下反响倒是不错,但林浩觉得唱吐了。台上的他恨不得买张机票飞去湾湾,把周奶茶,哦不,现在还是周结巴拐过来给自己写歌。写他一百首,翻来覆去唱,每次唱歌都要粉丝求翻拍XXX歌曲。
  噗,还是算了,他志不在此,只是实在没合适的戏拍只能发展发展副业了。
  一路回家,结果林浩刚进门开灯:
  “卧槽!”
  林浩就看见有个人在沙发上自顾自坐着,把林浩吓了一跳。
  是许魏,他现在和红星继续还是在闹矛盾,之前又难受了,但偏偏他又说没事。许魏那时候说了一句林浩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的话:如果我整天都活的这么舒适,我就写不出来歌了,就是这样的。
  所以他发现自己写不出来东西后,后来又搬出去了。只是偶尔觉得很不舒服的时候,回来找林浩。
  ...
  “怎么不开灯啊?”
  “我一个人在家,也不用开灯了,大晚上的。”
  林浩拎着箱子先放好,然后又转过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又给许魏倒了杯:“那你要来早点跟我说啊,我1点钟的飞机,你要早走了就碰不上我了。”
  “我记得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许魏喝了口水,才感觉舒服点,便道。
  “得,行吧。怎么样,我说你要不别熬着了,什么都比不上身体重要?”林浩一屁股坐下来,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他看许魏这样子,估摸着又是给专辑的事情发愁吧,看来现在出现了钱也解决不了的事情。但林浩不是许魏他爸,所以很多事情也真不能说管那么细,只能旁敲侧击一下。
  许魏便也笑笑,道:“不了,每次来这坐坐我都感觉会好一些,现在好多了。”
  “那行,对了,下周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重庆玩玩?”林浩这才起身,脱掉大衣挂上:“正好,我就剩那边的宣传了。”
  许魏摇摇头,道:
  “还是算了,我得弄专辑的事情。”
  ...
  两人窸窸窣窣说完,许魏便起身去睡了。林浩说句实话,还是颇为感慨,除了当文抄公,曲抄公,能写出来好歌有不少时候其实蛮痛苦的。
  相对起来,自己简直是太轻松了。
  好吧,他也正准备洗洗睡了。
  “叮铃铃玲玲!”
  大半夜的,林浩不得不再次返回大衣那,摸出手机:“喂?”
  是张伟平,他在那边语气平静:“湾湾那边股市最近跌得厉害,《卧虎藏龙》谈好的电子厂撤资了。张导让我给你说,江志强入局了,让他带着你一波,他们缺钱缺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