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十章 即兴表演

  这啥?这都有问题?刘晔第一想法就是完犊子了。不是,首都的这么严格的吗?
  他初试的时候因为口音被人笑了好几下,但他一是自己不觉得自己口音有问题,二是这不也是正常过了么?
  结果来到考场,听有人窃窃私语那个就是初试第一名,就有点愣了。
  第一时间冒出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长得白净,看起来气质又是很柔软的那种南方人,但偏偏又是个大高个。结果到现场人家开口,他就算是一股子愣头青来考这个,啥也不懂,那也是知道差距的。
  就这?还不行?
  而这恐怕也是现场剩下9个人的想法。
  “...还有这一句‘我走了,到那边来信!’你接的有问题。这里父亲的情绪你没有揣摩好,还是和一开始父亲开始说话的时候情绪一样。要知道离别的时候,父亲的情绪也会变的,你不能只是站在儿子的视角看事情。”中间的那个考官还在继续,洋洋洒洒就来了这么一大段。
  这叫啥,鸡蛋里挑骨头?
  “好的老师,这里我确实没有抓住,以后时间充裕的时候会更细致地研读剧本。”林浩鞠躬。
  就是啊!
  才一分钟,你还揣摩父亲的情绪,你行你上啊!
  “嗯,好,总体还一般吧,回去要记得多多练习。”说完,两个老师相视一笑。这个林浩至少表面是没有因为这种挑刺生气,也没有沮丧,更是还小小地用“时间充裕的时候”小小地给自己辩解了一把。
  这已经不仅仅是说好学生了啊,又聪明又机灵。基本上主考都想着,这学生要了!
  “下一位!”
  ...
  林浩退下,心里面还是觉得有点可惜。
  第一是押题确实没押到这个,二是临场朗诵的时候揣摩整篇文章,借用以前其他文章的情绪,确实是错漏了一些细节。
  但是他个人本来觉得自己临场发挥不错的,比初始好,但看来老师对自己要求还是高的。他又不是真十七八岁,那不知道是老师怕他骄傲了,打压一下。
  毕竟第一这个东西,到哪都不好当。
  只是刚坐下没多久,就感觉旁边有人碰了碰自己:“我觉得你说的挺好的!他们都是乱说。”
  整个教室就十个人,他还敢这时候说话,也是够大胆。但是咋看...咋像刘烨?不是,东北人啊他是,这口音我去,东北味满满啊。
  林浩也没回,点头微笑示意:
  “谢谢,但我确实有不足。”
  这家伙,咋这么装呢?
  刘晔一下子就不乐意了,你前面两个人说成啥样,老师还都夸两句,到你这都说你。搁你你会高兴?这大城市里的孩子,果然是会装。
  这一下子,就让他想到了老家班上,一个特别讨厌的人。于是林浩就看见刘晔变了个脸色,一副颇为不屑的样子。
  “...”
  一时没搞清楚这位仁兄脑仁里想的是什么,而下一刻主考已经喊了:“好,谢谢你,下一位!”
  “来了!”
  刘晔忙答到,声音之大,一下子又是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匆匆忙忙起身抽条,然后一分钟准备。
  “这就是那个,说自己啥也不会的学生?”常主考问道。
  “是,不过还是很有点意思的。这种孩子我跟你说好带,那个林浩一看就是个有主意的,你可得把着他了,用得好有奇效,搞不好他就能把你全班都带跑咯。”李主考建议道。
  “怎么办,压他一压?”
  “可别,人家也只是十七八岁,别真给人压狠了。”张老师有点急了。
  “放心,我有数。”常莉目光灼灼,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
  时间并不长,整体都过了一遍。
  有好的样本在前面,加上心里有事和制式化的朗诵,所以主考们难免有点兴致缺缺。然后终于是到了有趣的环节,最中间的女主考先是点了三组:两个三人一组,一个两人一组。
  “最后一组,林浩,刘晔。”
  这可不么,就剩俩人了,林浩打了个招呼结果这人对他爱答不理。
  诶,你瞅我这脾气,这劲儿就上来了。林浩对女生还好,对男生?您自个待着吧您。他这吃软不吃硬,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性格,其实有时候脾气还挺大的。
  虽然并不打算一会为难他,但是他要真的搞事情,那就别怪他这只蝴蝶扇动翅膀了啊。小心,可别被扇走了,林浩迤迤然走上前去。
  “你们两个的题目,叫...”常莉翻来覆去想,到底什么才合适。直到看见两人互不搭理,就计上心来:“兄弟,三分钟时间准备。”
  哟呵,这题目。
  林浩也是真觉得绝了,但这就是老师出题,由不得你。而且即兴表演那就是不靠剧本,即兴自然做出的表演,那这就来了。
  ...
  “你什么意思?”
  刘晔先声夺人,或许还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但此刻他有些憨憨的感觉,配上是真的不怎么高兴,倒也把这句话情绪带的不错。
  “我什么意思?今天本来就该你扫地吧。哦,被妈骂了,就怪我了?合着你忘了,我还得替你补上呗。”刘晔耍脾气,他可不能。林浩一段话,直接把这个预设场景给了出来,总不能没有背景地乱吵吧。
  “那我不是,不是早上给你说过,我可能会回来的晚么?你就不能帮我一下!”
  反应还不错,常莉记下来。
  这一届女生非常出挑,但是男生相对来说就要弱一些,所以她见到林浩惊喜,见到别人却要下放一个标准来看。
  “然后呢?这都第几次了?”
  林浩坦然坐下,也不管他裤子新崭崭的。身子往后虚虚靠着,这些都是形体课和平时积累的功劳,控制身形:“我啊,就是该让你涨涨教训。别一天到晚什么都不上心,咋咋乎乎的。”
  这是哥哥了,李主考一下就从这种感觉里体味出来了,而且这事还不止一次。这林浩确实一直都在带着节奏,和这种人演戏,对于新手演员很舒服,但对于有自己想法的演员怕是好一会碰撞。
  而好的表演,绝对是大家都能体会出来的。所以刘晔不傻,能感觉到旁边传过去的欣赏目光。
  他先是要理解消化林浩的设定,然后瞎嚷嚷了一阵,持续了差不多好几十秒吧,都被林浩不重不轻地顶回来了,还帮他托了一下。搞的好像他一直在无理取闹,气势弱了下去。
  那就,什么招都出,他直接就来了:
  “教训我教训我!就知道教训我!妈就是偏心你,你上次不也没洗碗,她不也没骂你!真当自己多厉害!”
  这家伙,这逻辑和情绪爆发的点倒是还行,常莉心中想。这刘晔就这么吵了快一分钟也够无聊,要不是他突然爆发一个矛盾点,她都忍不住想喊停。
  至于林浩面对刘晔的这个反击...
  看他怎么处理了,处理不好,就是减分了。
  ...
  “那能一样?”
  林浩侧过身,舔了舔嘴唇,这个动作带着一丝不耐烦和火气。脸上神情的转变,也有了对应:“我就那一次,我那是重感冒,能和你出去玩一样吗?而且你要说几年?每次吵架,你都把这个拿出来说?”
  “那你不是也有吗?你说个屁啊!”林浩试图再次给自己找补的动作,让刘晔更是不爽。
  “刘晔你给我文明点!你今天吃枪药了!”
  李征直接敏感地捕捉到,林浩在“你说个屁”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明显一怒。虽然“骂脏话就生气”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不是很合理,但也算是给出了逻辑线索。
  这件事情的前提是,刘晔各种狡辩无果后,就开始旧事重提,抓住不放。紧接着刘晔骂脏话,给出了一个导火索。然后就是第二次再来的时候,应该就是要爆发了。
  适合电影表演,他在纸上如是记下,林浩的表演就是太细节了,其实现场表演动作可以再大一点。
  “关你屁事!老子就要...”
  刘晔见这几句话似乎是把风头一下子扭转过来,更是得意,就要继续。结果抬眼就看见一个巴掌呼地飞过来,吓得他直接躲开,却听见仍然是响亮的一声。
  借位了,常莉心道,这小子还知道配合镜头?她们这视角,是看不见那一面的,看起来是真打。但是她凭借经验很快就知道林浩双手动作,就是为了打他自己的手臂。
  假动作,声音倒是挺真的。
  “...”刘晔就不知道咋接了,他还真是被这一下吓住了。
  其他考试的同学也被吓住了。
  “...”林浩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有些悔意,但很快他脸色再次一冷,脸一横一句话不说就直接摔门出去了。
  整段表演短的很,最后反倒是一开始闲适的哥哥,摔门出去了。呼,见好就收吧,林浩折返。刚才中间那一段,真的是个啥啊,而且他们两人有点各演各的意思,再多了迟早得崩了。
  只能说没有剧本的表演,还是和新手?
  多半是杯具,他已经不想回想自己刚才表演的逻辑和细节了,都是泪啊!想想就觉得这如果是个电影片段,自己怕是也没有多少出彩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