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三章 何老师

  出东门,过大桥,大桥前面一树枣,拿着竿子去打枣,青的多,红的少,一个枣,两个枣,三个枣,四个枣,五个枣,六个枣,七个...
  开玩笑,没那么多枣,大桥也没有,他还是出的西门,但他也确实靠着这个在练习自己的气息。
  这些日子林浩在休息,也没放下功课。
  但既然是休息,也得做做休息该做的事情。比如出门溜溜。
  林浩现在住的地方,就护国寺,就德胜门内大街到这个人民剧院这中间。如果你出门向下走一点,沿着西大街往西走,就到了北海公园后门了,差不多就20年的北海北的那个站再走一阵。
  对,南山南不知道有没有,北海北反正是有。
  如果你出门直接往西走,就是什刹海了,前海后海积水潭。可惜这时候还没有那么多酒吧什么的,倒是据说冬天溜冰的人挺多。他觉得无聊,便又继续往前溜达。
  这个时代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但了解之后就觉得没啥意思,无聊。
  路人聊的也没啥意思。
  他有时候坐坐听周边的人聊天,不少聊国有企业改革的事情,铁饭碗可能被砸了的担忧。对他来说,没多大影响,有一层隔阂感。于是就这一不小心,就溜达到了鼓楼东大街,左拐上去就是安定门百货商场了。
  ...
  这年头百货商场可叫热门,人们手里慢慢有钱了,自然有钱消费。而在他住的附近,安定门这个可算是大的了。
  这胡同里的小孩,要买了什么新东西,总喜欢吹是安百或是地百买的。至于林浩为什么不去更近的地百(地安门百货商场)...一准是被那里的某个售货员给得罪了呗。
  还真当是80年代的,牛气哄哄的。
  话说回来,林浩不太愿意和这人挤人的一起逛,所以选在下午来也还算好。逛这么一圈,在附近找个地方吃个东西也成。只是林浩真是颇为看不上这时候的卫生环境条件,这一去就可得是上档次的餐厅。
  每次人家问他几位,就说一位,对方惊讶的感觉也让他颇为尴尬。
  颇有种,一个人去吃自助餐的意思。
  好在这一次发生一件事情,让他不用这么说了——因为虽然说还真没遇见窦唯,王霏什么的,倒是遇见一个也是很难见到的人。
  年轻的,几乎让他不敢认。
  这人几十年也没怎么变,不过他只能不确定地喊了两句:“何老师?何炯?”
  ...
  92年9月,何炯被保送北外阿拉伯语系,95年3月开始主持《大风车》的《聪明屋》,扮演大拇哥。
  所以要不是有小孩叫“大拇哥”,林浩还真的没在人群中注意。因为林浩来到这个时代,一大半时间都是在神游。一直有那么一种做梦的感觉,因为没有一点代入感。
  真的,许魏在他这里不是那个唱《蓝莲花》的许魏,更多像是个愤青。
  但何炯绝对是林浩成长路上的印记了。
  在这个时候晃荡这么久,他总算有一点熟悉的印记抓住了,甚至夸张一点有一个和这个时代认同感的连接了。
  毕竟他不是京城的人,所以在这个老京城人或许怀念的时代,对于他来说没有多少亲切感。
  只是何炯这时候,也只是何炯和大拇哥而已:“你好你好,我是何炯。”
  当然了,对于他来说,在外面被认出来也是很开心的事情。毕竟他现在也就是个大三的学生,能上央视,现在肯定还沉浸在各种兴奋中。
  而这边,确认这一个消息,林浩就不止是感慨了。
  虽然老实说何老师几十年没有变,但也不是真的没变。至少现在的青春气息和稚嫩...说起来,何炯现在也就比他大四岁。
  “啊,何炯你好,我叫林浩,我特别喜欢你扮演的大拇哥。”虽然这句话有些羞耻,但林浩依旧是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了出来:“今天能见到活的明星实在太开心了,能请你吃个饭吗?”
  ...
  “我不算明星吧。”骤然被这么一夸,还是年轻人的何炯当然也是很开心,并且连连称不敢。
  但耐不住林浩的热情啊,大家也都是年轻人,聊着聊着,林浩说要请吃个饭。那就上公交吧,结果给何炯一路带到了这边马凯餐厅的门口,直接给人吓一跳连忙推辞不去。
  这可是高档餐厅,用京城人的话说,那是相当局气。因为说到北京最洋气、最局气、“老炮儿”扎堆的馆子,还得说北边的“老莫”和南边的“马凯”。
  可这局气背后的,就是昂贵,对于何炯来说林浩要请他这一顿太过了。
  “得得得,你就问问这些服务员,我是不是以前也三不五时来这吃,自己一人吃。”林浩力气挺大,178的身高在这个年代绝对是大高个,搞定何炯那是没啥问题:
  “怎么了,就不能给我个面子?”
  林浩做出年轻气盛的姿态,服务员也是连连应声:“是啊,林先生几乎都是自己来的。”
  能不是么?
  这年头,马凯餐厅虽然说生意火爆的一塌糊涂,人多到不行。但每每自己来,还经常来的少爷,也就这一位,能不记住么?老客了这也是,这个点人少,人家熟门熟路就给引到了老位置。
  哦对了,你问许魏啊?
  人家一是有自己的事情,他给去年签了红星的歌手,就是那个要复出的田震,给了一首《执著》,忙着呢;第二嘛,他也不是没来过,但不回请他也是自己心里过不去,索性不来。
  ...
  两人坐定,何炯颇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你说他一个少儿节目的一个小单元主持人,虽然也算得上知名节目,但更多人知道的是金龟子。
  但林浩这么请他,除了这个,他还真没别的理由了。
  “老三样吗林先生?”
  服务员待两人坐定,问道。
  “额,还是再点,那个酸辣肚尖、麻辣子鸡照样上,这是湘菜店,其余的还是让这个弗兰小哥来点吧。”林浩笑笑,把点菜任务推给了何炯。
  “诶,你怎么知道我是弗兰的?”
  “你有口音啊!”林浩大言不惭:“可能你不觉得,但有时候自己不自觉还是会有一点。”要不是因为这是湘菜,林浩也不会大老远带着何炯来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