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百章 我的心在等待

  煤矿办公室,上午。
  剧本改的匆促,所以最后没有办公室,就在一个屋子面前摆了个桌子当成办事处。
  新来的矿工在桌子前排队,桌后坐着个老板模样的人。三明也在队伍里排着,这个老板将一纸合约递给一个应征矿工,他看了下,也不知道看没看懂,就用手指沾了印泥按在上面。
  那多半是没看懂的。
  林浩在一边站着,他抱着手臂,神情懒散且带了那么点颓靡。不知道是因为临时揣摩剧本和高强度工作让他压力巨大,脸上很是有些憔悴。
  但他的状态比任何时候都好,几乎都不太用拿捏情绪——穿这个黄色外套,歪着个脚,他仿佛就是从这个地里长出来似的。
  三明排到了,他拿起一张合约径直来到表兄面前:“哥你给我看看,我不认识字。”
  于是林浩看了一眼他,接过来:
  “生死合约。第一,富贵在天,生死由命。本人自愿在高家庄煤矿采煤,如遇万一,与煤矿无任何关系。第二,本着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如遇不测,煤矿补偿每人500元,给其直系家属。第三,每人每天工资3元。签约人韩三明、袁秋生。”
  他看了纸半天,或许到时候电影屏幕前的人期待他会阻止这件事情的时候,林浩只是抬起头来:“听清了?”
  他的脸上,只有点无聊的表情。
  好像刚才说的生啊死啊都和他无关。
  “嗯。”
  三明于是拿着合约回到桌前,余力为依旧保持着这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继续把镜头转向这一遍。实际上,拍这一段就好像看起来就是旁观者看待这件事情的角度。
  老板一边对上个人道:“都听清楚了吗?看清楚了吗?以后别麻烦啊!”又对三明道:“以后别给我找麻烦了,都写清楚了。”
  “啊。”三明应道。
  “上面都写清楚了,拿上帽子上去换衣裳,快些!”
  ...
  “过!”贾章柯喊道。
  脸上已经看不出那日的怒气,但显然也是公事公办的架势。
  于是随着这么一声令下,整段看似平常实则内里满含着情绪和矛盾的戏码,就这么默默地拍摄出来。杨荔钠在旁边看得心中汹涌澎湃,林浩在这段日子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彩。
  一条过的次数大大增加。
  她很清楚不是导演自暴自弃,大家都知道被删了不少,导演甚至更严格。但就像是大侠在绝境下突破,她总觉得林浩盯着这么大的压力下表演上有了些什么变化。
  说不出,但她觉得自己在话剧团有些老师身上看过,就是很像那个人物,但是你又知道他又会超乎你想象的正确。比如就像刚才,贾章柯本来要这一段长镜头以三明重重按下指印结尾的。
  但是林浩没有同意。
  或许是大家都这个地步了,他就直说了:林浩表示可以直接就这么普普通通地拍,不用刻意强调。这样的角色表现更为妥帖,大家在大屏幕前看到这样的惨剧发生,只能看着瞪眼,然后骂崔明亮。
  骂完才想到,这件事情在那里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然后更是说一句去他妈。于是《站台》就不是一群人了,它是...一个时代——就是贾章柯改了三倍的剧本想要拍出的那个时代。
  杨荔钠如此想到。
  这人物理解太厉害了,谁知道他和自己一样也是拿到本子现看的?她们当时没意见是因为戏相对少,而戏最多的林浩肯定是无比折磨的一件事情。但大家都是演员,如果真的挺过这一遭能有点什么新收获,那绝对是值得的。
  ...
  四楼,宾馆房间。
  市衫尚三拿着个本子,大概圈圈点点。
  对于导演和主演的状态,他是无所谓,反正谁不瞎都看得出两人现在合作意料之外的和谐。所以他压根不像余力为一样关心今天两人说了几句话,交流了多少,有没有私下交流...
  他要管的只是电影的事情。
  进度很好,再拍几天,甚至可以提前杀青的意思。当然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他们只是默默地更改了计划,然后和贾章柯商量再排几场进来,至于陶勇已经出发去拍其他地方的场子了。
  这无疑是很好的事情,其实拍到现在,剧组已经达成了贾樟柯一开始妥协的删掉二十场,也就是八十四场的目标——其中一些场子交给了顾铮去拍,大概十几场。这边六十场,那边十几场,再凑一凑真的也就差不多了。
  这大概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但也有烦恼,现在已经是四月初,贾章柯边拍边剪,但预计出来的内容能有三个多小时。三个多小时,并不是一个适合电影发行的时间,并且远超大家预计的130分钟。
  但是大家都看了,非常好,不是一般的好,是非常非常的好,看完甚至大家鼓掌起来。谁也没有想到,强压之下,大家顺利完成了拍摄,并且质量上乘。
  毫不客气地说,贾章柯的现在的这个本子依旧很精彩,演员们表演依旧不落下风,但确实要感谢的是主演——林浩绝大多数场次都要出镜,他是绝对没有休息的,毕竟粗制滥造对于这两个人来说也是不存在的。
  所以最好的感谢方式不是去说几句辛苦了,或者试图缓和两人关系。市衫尚三已经定好了机票,他要第一时间人肉把拷贝送过去这才是最好的感谢方式。
  哦对了,说起来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决定,是关于林浩的。
  ...
  其实公司注意到他不是第一天了,那天说的不同意林浩退出并不是他自己随便胡说的。而说起来这家伙从籍籍无名到声名鹊起,其实好像也只用了短短两个多月时间。
  各大报纸从一开始的糊弄,作为章紫衣的一个摆件;到发现这个家伙大有可图,资历也很不错;再到最近连续公布出演《英雄》和他主演的《站台》受邀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消息出来。
  你知道这一连串消息连续引爆,层层递进的感觉有种看小说的快感。
  诶,原来你是先天满魂力!
  什么!你还是六翼天使武魂!
  天哪!原来你还是双生武魂,岂不是未来的大boss!
  也是了,21岁,主演电影入围戛纳,更重要的还有如此不错的商业电影《英雄》——都说了要邀请两位一线男女星,三番男二老谋子摆明了捧他啊。
  这些电影只要任何一部出线他就青云直上了,甚至不夸张地说,只要后续稳稳当当那绝对是新生代的头号人物。对于这方面的人才,大家都是想押宝的。
  所以在剧组这几天,林浩的电话就没停过。基本上都是来谈合作的,还有采访,不过这一律暂时拒绝,到最后他不得不叫了一个人过来这边专门帮他处理事务。
  市衫尚三在屋子里踱步半天。
  然后做了决定,迈步向片场走去。
  ...
  下午大家到了大棚,由于一开始章柯对选的大棚不满意,大家不得不把这一块推后,又搭建了一个符合他要求的大棚。黄色且有些发黑的布料盖在顶上,连透过的光都显得昏暗了些。
  绿皮地毯已经被踩得平扁,上面灰扑扑的,是剧组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块。林浩抖抖嗖嗖地上台,一脸自我沉醉的样子。
  他在唱《站台》。
  “长长的站台,漫长的等待
  长长的列车,载着我短暂的爱
  喧嚣的站台,寂寞的等待
  只有出发的爱,没有我归来的爱”
  一群流氓在台下起哄,不停地往台上扔东西。香蕉皮,筷子,还有吃剩的苹果核什么的,伴随着口哨声,台下的掌声和哄闹混在一起。
  林浩继续唱歌,他唱的其实很不错,这首歌本身也没有技术难度。这其实就有一点滑稽,因为相比于之前崔明亮表现出的那个屌丝样,大家都以为他就那样了最多。
  但没想到他还真是有东西的。
  一下子这个人物又变得更矛盾复杂起来,所以他在这时代的洪流里被冲得乱七八糟,但还是闪闪发亮。贾章柯看着监视器里不知道自己心里什么滋味,因为演员和导演之间总是能碰撞出什么的。
  屏幕上林浩摇头晃脑,直到一只扔来的苹果核击中了崔明亮。于是他晃晃悠悠走下台,开始和观众互动。握手,握手,然后“啪啪”地给了为首的流氓两个响亮的耳光。
  一群小流氓当即就抓住他要打人,被老流氓止住。
  他又迤迤然返回台上:
  “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廉价的灯光在后面闪着,还熄了几个,两个所谓的吉他手从台上跳下来手指乱弹,其实他们都不会只是靠着音响里的声音掩饰做个样子,这就是高潮了。老流氓伸出双手鼓起掌,然后小流氓也没头没脑地跟着拍起了巴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