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六十章 返校

  “进屋吃饺子吧。”
  “饺子恐怕吃不了了。”林浩眼神稍微那么往下一瞟,然后又抬起来。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斑驳的光斑映在他脸上,似乎只是被太阳晃了一下眼,他很快便道:“还有事呢,你和你娘就别等了,啊。”
  末了,见对面的人脸上写着不开心,便再次扯出一个笑脸:
  “真还有事呢,他等着我呢。”
  “那你招呼他来一块吃吧!啥要紧事也得吃饭那。”章紫衣说完紧紧地盯着他,脸上带了些执著和急切。
  林浩站在对面,看着她。
  这次过来,也是求了别人好半天才有点机会,按理说他应该马上就离开...但父亲仍然不能抵抗这个眼神,只是转过头看了那边一眼,才下定决心般道:“行,我来吃。”
  她便终于开心了:“那我等着你。”
  章紫衣笑得很好看,十九的她笑起来有些青涩,但是非常纯真。
  “对了。”
  于是林浩也笑了起来,然后才从胸前的兜里取出来什么东西,用纸包着的,递了过去:“这个是我给你买的,配你那件红衣裳,好看。”
  纸包打开,是一个红色的发卡。
  “那我等着你啊。”母亲更高兴了。
  “诶。”
  章紫衣转身走开,林浩看着她的背影有那么一会出神,然后直到这会,他眼神开始变得有那么些幽深,脸上的笑意才渐渐淡去,转身就要离开。饺子是吃不成了,但是承诺什么时候回来这件事情,他也说不准...
  他想着忽然心里一阵慌乱,又回了头。
  这一次,他似乎褪去了整个人身上教书先生的光环,有些留恋也有些恍惚,眼睛微翕,情绪渐渐地爬满眼眶。但这也就在片刻之后,他迷失的眼神却渐渐汇聚,最终出现了一抹坚定。
  还不及这眼神汇聚,他就果断回头了。
  再次离开,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
  “好,咔!过了!”张一谋在镜头前笑开了。
  “啊!!!”林浩也大叫着跑开了。
  ...
  大爆发,绝对是这个人物情绪的爆发,也是整部戏矛盾点的一个爆发,更是林浩表演的一次爆发。
  林浩这段戏,终于是人物出来了光彩。
  他第一次在角色里借着父亲离开的当口尽情挥洒,不必像以前一样压着整个人物,而是直接全都在这短短的一段里释放开来,林浩整个人大步离开现场之后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还有,意犹未尽。
  他感觉自己还想要继续,所以不由自主的,就沿着路边跑了一圈,边跑边“啊”地叫,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张一谋也笑了。
  但是也很欣慰和有那么些惊喜。
  张导知道林浩一直是压着在演的,因为林浩很知道这是角色的需要和电影的设定。可自己真正在现场看到他最后一场戏爆发出来,觉得自己还是小觑了他对角色的理解。
  非常细腻,动作表情到位且出彩。
  副导和摄影等人脸上,更是欢笑之余,异彩连连。何止是精彩,简直就是炸裂,而且是无声的炸裂。没有多余的情绪,没有语言,甚至都没有演完那一整段,但是就是这种意犹未尽,才让人有联想。
  ...
  林浩在自己最高光的一个眼神演了一半多,留了个尾巴。
  确实也因为这一点留白,或许观众看电影的这时候才发现,其实父亲背后是有很多东西的,才会进一步想到对话里背后所含的意义,那其实导演要表现出来的东西也就成功传达给观众了。
  偏偏这也不是强烈,或者突兀的方法。
  更别说之前的戏码,那一些个平实的语言里,多种层次的情绪衔接的非常的好,光是这有一些已经成名的演员都演不出来。
  总之,完完全全是惊喜。
  林浩在他唯一可以完全发挥得点,真的就完全发挥出来了,可以说大爆发的意思。
  因此他们都惊了。
  剧组在这拍戏快两个月了,开始的时候林浩可是剧组里的演技派,谁都看得出张导对他的重视。到了后来大家觉得依旧是女性视角,而且章紫衣一直在进步。
  林浩虽好吧,但好像一直就那样。
  天花板不至于,但是不是到了瓶颈?
  甚至有人暗地里有一个说法——不是原来收到的剧本又好些他的戏份么?
  就因为他不行,所以删了。
  不少人还都有点信了,因为《一个都不能少》的时候,大家也在。总觉得是林浩为人处世好,但是演戏吧,也就那样。
  但现在看起来狠狠地被打脸了。
  诶,不说别的,就那一个眼神章紫衣是绝对做不出来那么复杂的。就更别说林浩凭着离开短短的一场戏,把父亲这个人物形象的层次,一下子就丰富起来了。
  绝对不是一个层级。
  嗯,林浩跑回来的时候看见这些表情也得意,但他更知道这场戏自己琢磨了多久才呈现如此的效果。也知道,是因为前后对比大家才更惊喜。
  呼,呼,平常心,绝对不能骄傲的。
  ...
  林浩基本算杀青了,冬天再回来补拍一场,所以剧组给他准备了杀青宴。
  明天没有戏,因为才拍完就开始下雨,天气预报又是明天下雨。所以导演被人磨了半天,终于是允许这帮人拿两箱酒开心开心。这可是大消息,包括剧组后勤准备了好些个菜,一眼扫过去硬菜可是不少,看着就嘴馋。
  哎,东沟村条件艰苦,运输不便,即使是有钱也买不到吃的,剧组的人也是这样。所以拍了这么久能打个牙祭,大家伙也是乐翻了。
  林浩自觉最后一场戏拍的不错,虽然依旧是比较闷的那种,但演下来觉得效果很好有点酣畅淋漓的感觉,所以今天情绪也很高,于是气氛还算热烈。
  其实他除了同学,也很少参加这种场合。上一次是《苏州河》剧组,这一次也算是多数是熟人,大家嘻嘻哈哈有酒有肉开心到不行。等到酒足饭饱之后,众人才渐渐散去,各自收拾睡下。
  ...
  翌日,剧组的车带着林浩走了。
  章紫衣满脸的羡慕,然后林浩不得不从她满脸的羡慕的缝里,找出那么一丢丢的不舍出来,来满足她的“良心”。
  嗯,莫须有的不舍。
  车就这么一路离开了这个待了这么久的地方,一路各种换乘,终于是回到了京城。林浩离开那边是真的有点不舍的,但是越来越接近京城的时候,他就越来越兴奋,比从《一个都不能少》的剧组回来的时候还要兴奋。
  以前觉得现在有些落后的京城,此刻也觉得是无比的繁华。
  就忽然有一种,回家了的感觉。
  他把东西放下去后,径直回了学校。结果还没有和同学们久别重逢高兴一会,居然有人找上门来了。
  “谁啊?”
  “不认识,是个女的,姓王。说是找你...什么艺人经济之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