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八十三章 死党

  演技这个东西,见仁见智。一个人觉得她流泪流的那么厉害,好有感情,可仔另一个人一看,哭的这么丑是干嘛?
  但是如果是真的演得不好...我相信是很容易看出来。比如安吉拉大宝贝,哭的梨花带雨...好吧,我道歉,她在《我的真朋友》里面哭的还是有点太吓人了,但她也是大家都会觉得演技不好的类型吧?
  说这些废话,是因为林浩现在就面对这个情况。五分钟前情况还不错,五分钟后一通电话过去,就变成了“莫须有”了。
  导演先是思考了一阵,然后告诉他:
  你的表演可能有那么些套路化,就是没有给我特别的感觉。我可能会觉得有新的东西比较好,你知道我当导演这么多年了,希望一些新的演法。
  啥?好吧,林浩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试镜的时候,确实会用上自己的表演经验。但是,现场临时随便发挥,有点太冒险,一般人都不会吧?
  会啊,陈昆就是。
  那...
  我得好好想一想,你们回去等消息吧。
  啥...所以把陈昆试镜完了留下来,不也是因为要当场宣布么?意思有点明显啊。所以我得遗憾但是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地说,没有关系,就算错过这些,我有也好多电影可以拍。
  贾樟柯知道吗?
  戛纳嫡系,好多电影都拿了国外大奖知道吗?
  《站台》,男主角,也是三月份开机,人家等着我OK?虽然和我的形象不和,但是我愿意挑战各种类型!
  我明年十月有一个叫《游园惊梦》的戏让我只是演帅哥,但是我觉得这样太肤浅,我要挑战和我截然不同的角色!
  对了,我和王祖贤合作哦!
  还有!《英雄》...
  ...
  “所以这就是你跟他这么说的?”餐馆里,曾黎一边饶有兴致地听着林浩吐槽,一边调侃。
  连刘晔都已经去排话剧了,在章紫衣没回来之前,学校里四人小团队里就仅存两位了。这种东西一般人可不能说,林浩又迫不及待想倾诉,所以就只剩下一个死党可以吐槽了。
  “当然不会。”林浩真想翻个白眼,可惜他不能:“我只是觉得有的时候,关系在这个年代,真的是神通广大。”
  一通电话过来,陈昆又被叫进去表演了一次,而这一次,林浩就“表演有些套路化”“我可能想要一些新的”“你当然很好我只是觉得我需要好好想想。”
  认真的么大哥,去年试镜的时候,我演技也没有说差很多,但你也太扯了。
  “我知道。”她点点头,然后又眨眨眼道:“不一定啊,导演也说了他要想想。”
  “那就等于是不行了,不过还好,在这么尴尬地情况下进组,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其实林浩也不是很在乎试镜被刷下去,一部电视剧而已啊,又不是别的什么。
  他这段时间刷了很多戏,也不介意被别人刷一次。无非就是,被选上很正常,不被选上也是。
  甚至他自己还靠着投资刷下去了张振...
  这个东西,其实就是跟我最讨厌对面偷我的塔,但如果是我的队友偷塔?棒极了!有时候吧,不得不说人就是这么贱。
  “好吧,我也不劝你,我可能知道一点内情。”曾黎心理默默道,自我安慰你可是第一名,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什么?”
  “之前赵导拍《永不瞑目》的时候,原来定的主角就是陈昆,后来换成了陆易。”她一边用那根白色的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番茄酱,可能有点冷了,有点粘稠,一边道:“所以听说他老师当时还找了赵导,估计这次,也是他老师吧。”
  ...
  陈坤老师就是崔新琴,除了北影96班,还带出了唐国强俞飞鸿的那一个,之后还会有朱一龙等。不过这么有效的电话,估计也不是什么老师的轻松几句质问了。
  估计人家更努力。
  其实这才是娱乐圈的常态,不会有赏识你的张一谋,没有那么多钱投资电影,而是实打实靠着自己所有的东西全力一搏去争取一个大导演的戏。大家对林浩评价有一点是对的,他确实太顺了,不会全心全意放下身段拼了。
  想想,之前他为了《我的父亲母亲》里的一个角色,都肯放弃《还珠格格》。现在赵导也不差,但是他就是轻轻松松就去了,甚至没有告诉常莉。怎么了?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所以导演都要求你参加?
  这家伙完全忘了自己去年上半年也没戏拍。他只是感觉自己嘴角抽了抽,继续自我安慰道:“算了,既然是之前就说过,那也...噢!”
  心不在焉的后果就是,盘子里的番茄酱起飞,溅在他的衣服上。
  “看起来你还是很介意的。”
  嘴里吐槽,曾黎还是递过去一张纸巾:
  “给。”
  “按照一般情况,擦了也不会多干净。”林浩一边叹气一边道:“那就只能算了。”
  曾黎被他的窘态逗得有些乐,道:“好了,说完了就过去了,所以看起来你还得继续找戏了。”
  林浩擦完衣服,顺便擦了擦桌上的番茄酱,摇头道:“应该也不大会有好的了。”
  “哎呀这可不一定呢,指不定还有更好的呢。”她给林浩鼓劲:“而且你不是也说了,有一个《站台》在等着你么?”
  林浩叹了口气,收拾东西起身道:“走吧,那个戏的角色类型和我差太多了,我没表演过也不想去尝试。”
  “可是你不是喜欢尝试新角色么?”
  “不,是我不想去演一个我不适合且没有经验的戏,然后这个戏还是我朋友推荐我去的。”说完,他就起身几步走到前台,结账去了。
  ...
  中戏,夜。
  “他最近真的接连遭受打击。”
  刘晔和曾黎挤在教室里嘀咕,可能是对比吧,刘晔觉得自己最近好歹也接了些戏,哪怕差了林浩的戏好几个级别,也觉得莫名有点爽。
  没有贬低的意思,也没有幸灾乐祸。
  但就是有那么点...你懂,你有一个厉害的哥哥一次考试有一门课没考赢你。你依旧爱他,他依然厉害,但就是有点小开心。
  “得,我让你出来是想办法的,不是听你炫耀的。”前段时间,曾黎也深受“金鸡男配”所害。
  “这个我没办法啊。”刘晔伸了伸懒腰:“他是我大哥,我还能管得了他?拜托,我就是跟在他后面捡吃的,你知道我这个戏还是他介绍给我的。”
  有人找林浩演一些戏,林浩不想接,但是他会转而推荐自己身边的同学。第一个受益的就是刘晔,有些还真让他抓住了机会。
  “我觉得,他说那个《站台》不错。我听他说过两次了,应该是还不错的吧?”
  “不不不。”刘晔学着林浩的样子,摇了摇手指:“他说过,那是一个七八十年代的东西,人物特别接地气,然后他也演不好也不适合。顺便,我觉得他就是觉得不帅,所以不想演。”
  “不是,他只是不想辜负朋友而已。”
  “那他还说了,自己是个有艺术追求的人,不要把自己局限于某类型的角色呢。”刘晔摇头道:“我和他一个宿舍,我太了解他了。自视甚高,当然也确实很厉害,但有的时候他就是放不下身段。”
  “怎么?”
  “不肯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演了大戏就不想演小的,还有点理想主义,毛病太多了。”刘晔索性放开了评价。
  曾黎一脸见到新世界的表情:
  “你今天怎么这么胆子大,长本事了啊?”
  “我也就是在他面前表现得幼稚罢了,其实大家都一起这么久了,谁不知道谁呢?”刘晔叹了口气:“今年上半年,他就没有拍戏,等来了个《卧虎藏龙》。今年呢?他会一直这么好运吗?每年都有大导演等着他吗?”
  “是啊...”曾黎也叹气:“他和紫衣都太顺了,但是男演员啊...哎哟,别跑题了,你说怎么办吧?”
  “不知道!嗷嗷嗷别扭我,我想办法行吧,咱们问问紫衣,她最聪明了。三个诸葛亮,哦不,臭皮匠...”
  “还是别问她了,她现在也很辛苦。你不是刚才那么厉害吗?想啊!”
  然后她就看见刘晔一秒破功,脸上露出“你别打我”的表情,然后可怜兮兮地道:“...其实刚才那些话都是牛青峰说的,有一些是秦昊说的,他不在的时候,我们会偷偷谈论他。”
  “找死!”
  “哎哟我错了姐!”
  ...
  离开教室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京城的天,夜里也是昏昏沉沉地看不见天空。连带着坏了的灯今天没有修,好像又给今晚的事情添了一层外衣。
  刘晔今天排练话剧很累,晚上又和曾黎动脑子,更累。但更多就是莫名感慨:林浩也有,需要我们帮助的一天?
  好吧,虽然是自己和曾黎一厢情愿的帮助。但从96年9月,他就是林浩的舍友了。那时候他还很土,很穷,自信心有很强,林浩是第一个主动愿意包容他的。从私下一起玩...好吧,也没有经常一起,林浩老是催促着他做作业,到给他和章紫衣做功课。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成为小团体,至于曾黎...算是自己主动进来的吧,你知道,女生在宿舍里总要有一个好朋友。
  总之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
  马上,大家就要毕业,各奔东西了。
  他慢慢走到那扇熟悉的门前,这扇门有些老旧,就像是所有的宿舍门一样,以前还关不严。林浩曾经试图给整个学校的宿舍都捐一个门,但这个东西被拒绝了。
  哈,真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就好像,无论什么时候,他刘晔也是被照顾的那一个。可他已经出去工作了,已经接触社会了,已经这些日子里想了太多了。或许对于熟人来说还是嘻嘻哈哈,但他觉得自己也可以做一些事情了。
  总算是有所回馈...
  “草!你站门口干啥呢?”
  林浩准备开门上厕所,结果特么一打开门,刘晔站在门口一声不吭的,大晚上吓死个人。
  “额...没什么。”于是一下子,豪情万丈的刘晔又怂了。想自己多牛皮,真正来事情就怂了。
  “那还不让开?”
  “嘿嘿。”
  “嘿个屁!笑个毛!”
  刘晔突然又觉得可乐,但这个办法也是他们只能想到这么多了:“林浩,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好厉害的老师,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没空!我要做毕设!”
  “扯蛋,就一天!”
  “一天也没有!”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我擦,你给我离远点,小心我滋你一身...还有,你就只会这一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