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六十二章 首映

  林浩回来京城这几天挺混乱的,各种剧组狂轰滥炸,甚至包括一些有名气的电视剧。但《像雾像雨又像风》这部电视剧都找上门来,也是不一一样了,并且他还是头一次遇上这个级别的。
  导演赵宝刚在这个年代意味着太多了。
  就说现在都还出名的作品吧:
  89年《渴望》,92年《编辑部的故事》,94年《过把瘾》,95年《东边日出西边雨》,96年《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包括今年才拍的海岩的《永不瞑目》。
  可以说,这个年代顶层的电视剧导演,就有赵宝刚。而在电视剧大火的这个年代,他的影响力不比陈恺歌和张一谋弱上多少,甚至一些方面还是比两位大导更强。再加上,这部找上门来的电视剧,是正儿八经的男主角,还是以男主为重心的一部戏。
  林浩没有看过这部戏,但赵宝刚三个字就够了,这可能也代表着林浩在市场上价值的上限。
  许魏听完也很兴奋,但林浩却犹豫了。
  不是别的,他也不是真的就像之前说的不演电视剧了。现在电影市场不景气,电视剧主流,但《卧虎藏龙》这个戏吧...
  一直像一块挂在他前面的肉。
  有了这个,别的菜好像都没那么香了。
  不行,必须得找个什么机会试探一下,不然迟早坏事。
  ...
  次日。
  “张导,我又打电话来了,嘿嘿。”
  林浩现在接戏有一个原则,就是先请示张一谋。这种行为看起来颇为狗腿,但实际上...好吧,也有点狗腿,算是林浩主动表示亲近的一种方式,但谁让张一谋下一部戏还要用自己呢?
  而且,打这个电话去主要是问事情。
  张一谋那边刚下戏不久,在吃饭,便笑道:“你小子倒是时间抓得好,专挑饭点打来。”
  林浩于是笑了笑,卖了个萌才继续。别小看这点,听话又懂事的晚辈,偶尔卖个萌展示自己幼稚的一面这种事情对长辈是很有用的。
  “电视剧?李桉那边,怎么跟你说?”
  “没消息呢张导,我这也是不知道啊。”
  听到这,张一谋算是知道林浩来这个电话什么意思了:“那行,我帮你问问。”
  于是林浩就乐颠颠地道:
  “好的,谢谢张导!”
  “得了吧你小子,少卖乖。”
  张导也是被他搞得,有很多时候都哭笑不得。但周围众人看这表情更是惊奇,他们都知道应该是林浩那小子来电话了。这小子不知道怎么搞的,偏偏得张导喜欢,也是奇了怪哉。
  而那头林浩挂断电话,才发现手机里来了信息,陌生的号码。
  “开始了!”
  只有这么三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林浩就懂了是什么意思,娄烨发来的。
  ...
  时间倒退,巴黎,夜。
  不是巴黎的每个地方都是浪漫的,相反,现实中的巴黎甚至有不少小偷,抢劫犯。哦对了,这个年头还有一些种族歧视。总之,几人出了这条大街往东走,看到有一栋占地颇广的宾馆,灯火通明,火树银花,里面是园林模样的十余层的建筑。
  这里就是娄烨和周公子要住的宾馆...
  才怪,三人径直走过。
  “导演,还有多久?”
  有点空荡的街道上,周讯终于还是忍不住对娄烨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可不么,旁边的娄烨也是无语,他同样看向边上的法国投资方的代表兼翻译,阿德里安。
  阿德里安是个胖子,看起来还蛮和气的,他笑道:“很快,很快就到了,再有十分钟。”
  说着,他自己也看了看手表,确实有点晚了。不过不急,阿德里安对这里很熟,所以其实也并不危险。只是他回头,看起来,这旁边两位东方人并不相信。
  好吧,那也只能这样了。
  ...
  九点整,当娄烨和周讯都觉得是不是今晚都到不了的时候,阿德里安终于停下了脚步:“就是这里了!温馨又可爱的旅馆!”
  呵...呵呵...
  如果有一个人介绍他的宾馆用上了“温馨”和“可爱”这两个词,或许有一种情况就是这个宾馆就是比较老旧然后又比较小。不是经常有人说,空荡荡新崭崭的大房子没有家庭的温馨,小小的一间房被装修的有些可爱...
  这都啥?
  虽然知道在巴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住宿会不太好,但是真的看见是男女共处一室的狭小床位时,周讯还是觉得自己低估了片商省钱的程度。
  好吧,也不是没这么苦的条件过,飞了这么久还走了一段路,只想洗澡睡。
  而娄烨,在《苏州桥》上映之前,他什么都可以忍。毕竟这么大老远地跑来这里,参加片商报名的一个电影节,而自己的电影并没有收到过审通知...
  够闹心,但有机会就要来。
  《苏州河》开拍到杀青,娄烨觉得自己挺顺利的,做完后期,不舍得剪,然后果然没过审。只是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了,他转头,周讯已经开始收拾准备睡了,娄烨有些失神。自己的男女主角片方倒是大方,同意报三人机票,但林浩还在拍戏吧,最近都不太能联系上。
  如果是林浩来的话...
  娄烨不自觉弯了嘴角,他是绝对会掏钱,说就在刚才的酒店住下的。唉,不知不觉,自己也开始留恋起有钱的生活了。
  ...
  第二天醒来,就已经进入11月了。
  电影节持续11天,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天了,别说红毯什么的事情了——这个电影节甚至没有个像样的红毯。
  算是个小电影节,所以安排的场次其实也不多,一共两场。
  一场给评委看,一场给观众看。
  但实际上你要看评委的那一场,后面也是大把的空位置。当然这一切,都不会影响两个同样有些紧张的人。
  “给你。”
  娄烨从外面回来,顺手就把一张纸条给了周讯。
  “什么?”
  “早餐券。”
  娄烨摇了摇头,他发现看一个宾馆不能只看外表,还要看...早餐。他们住的双人间,宾馆提供两张早餐券,他本来只是下楼透透气,但没想到有这个意外收获。
  比手画脚半天,终于明白是免费的。
  可以,在这里可是花欧元。
  周讯点点头,忽道:“你昨晚睡了吗?”
  娄烨摇头,道:“没有。”
  他也想休息,但几乎是蹲在楼道口吸了一整夜烟。好吧,或许他不知道他还得感谢这个地方比较老旧,要是在刚才的宾馆里,烟雾警报器早就响了起来。
  周讯没说什么,点点头,下楼准备吃早饭。白天来看,发现这个宾馆还兼职卖点当地特色的东西。有什么纪念品啊,日历啊,香烟,甚至还有裙子之类的。
  吃完早餐,过了一会阿德里安来的时候,娄烨问了一下香烟的价格,吓得他当场差点把自己还剩下的香烟卖给宾馆。
  好吧,开个玩笑。
  “大家准备好去看我们的电影了吗?电影看完,大家还可以上台讲话。”阿德里安振奋精神道。
  而事到临头,大家都有些紧张,毕竟是和评委一个场子:“额,我不会说法语。”
  “说中文就可以,我给你们翻译。”
  “我要没想好...”
  “没关系,电影场次在中午呢。”
  于是周讯也笑了笑,没再说话,《苏州河》队伍就是这么小猫两三只,默默地就这么往前开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