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十三章 接下来了

  中戏就是中戏,不是他那时候上的进修班能比的。是的,确实他进中戏了见过不少明星了,章紫衣赵微胡静这些都是。但严格来讲,她们现在都不算明星,未来她们才算是。
  而陈宝国,现在已经实打实的成名了。
  就说他78年毕业,四年后人家就凭借《赤橙黄绿青蓝紫》拿了金鹰视帝,也就是你要知道他出来不久红了。从此也是好作品不断,演技越来越好,所以就更别说后面的《大宅门》、《汉武大帝》、《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等等。
  虽然好像《老中医》翻车了一次,虽然有人质疑他和陈道明一样制式化,虽然...
  只需要一个但是就够了。
  林浩瑟瑟发抖,这种级别的演员和我对戏要我接?得,他说不定比这些学生更紧张,因为他知道这一位越到后面越牛,也是一位真正的表演艺术家。
  能接住?
  您真的高看我了,不是,我知道可能是为了压一压我的势头让陈老师和我对戏。但是吧,这就已经不是压一压的,你这五指山下来,下面的我可不是孙大圣!
  顶多算个猕猴,或者猕hotel...
  直接被压扁了都。
  打扰了,晚安!
  ...
  咳咳,玩笑归玩笑,林浩还是不至于那么怂的。
  人家也不可能真的就那么压他,就算有心检测,那也是慢慢上级别的。有这个待遇他应该也是难得的,好好珍惜这种和他对戏的机会,毕竟他以前和好演员演过戏,那就是不一样。
  而且指不定能在他心中留下个印象,说不定会有什么后续呢。这个年代的演艺圈啊,出身啊,关系啊什么的还是重要的。
  虽然有些胡思乱想,但林浩的表现都被理解为,看到陈宝国以后的正常表现。常莉满意地点点头,这次应该是稳稳地给了这个小子一个下马威,杀杀他的锐气。
  让他在忐忑中度过一两个月,收到合格证的时候,才会好好好好继续学习。而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是这一届最好的,就松懈了。
  如果是这样,也就不枉自己把宝国请过来——陈宝国是常莉的学生,但请来帮忙也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事情。
  而对于陈宝国本人,则是对这件事情本身还有点兴趣,所以他也算是有备而来。所以他见林浩没说话,便道:“也不用那么紧张,正常演就是。就演...这个本子吧。”
  想了想,他还是给小师弟降低了一下难度。真要叫他啥都不会就来,可能确实是太紧张了。至于这个举动会不会引得其他考生不满...
  或许吧,但这也不是他的事情了。
  ...
  拿到剧本,只有三分钟看,好在是很短的一段。
  大概意思是,两个老大见面。一个是新一代的年轻人,一个是老一辈的江湖,这新老之间的碰撞试探,就在这第二次的会面中。第一次,大家也只是打个照面罢了。
  林浩自然是演这新的,陈宝国演老的。
  有底了!有底了!
  林浩暗自激动,因为他以前是演过的,作为三四线演员,演反派是常事,类似的角色他还颇有经验。于是他看完点头,一张桌子也是摆好,开始。
  林浩在座位上,陈宝国从外边走来,基本上是带着两个人,他拿着一个杯子,懒洋洋地过来。杯子往桌子上一放,不轻也不重,自顾自坐下,脸上带着三分感慨:
  “这天儿,倒是越来越冷了。”
  他的语速不快不慢,倒是像两个熟人闲时聚会,聊聊这天气。
  “是挺冷了,再过不久,可就是要过年了。”林浩侧坐着,此时倒也是坐正了,却也看不出别的什么了。
  陈宝国饰演的这个人物人老成精,精于算计。所以在他这个角度看来,对方的镇定,不过是表象而已。只需轻轻一戳,就能让他暴跳如雷。所以他以一种回忆的目光看向更远的地方,道:“这雪啊,让我想到了好些年前的那个冬天,雪也是很大。”
  “是很大啊。”
  林浩于是也侧过头看了看远处,然后回头继续正对着:“徐叔也是那一年冬天闯出来的。”
  “哈哈!”
  陈宝国稍稍抬了一下身子,他身上气势太重,所以这一下子反倒是压迫感更强:“区区小事,承蒙道上朋友愿意记得罢了。”他讲的是,二十年前那场十一口人的血案,那是徐胜元的血博出来的。
  而林浩看着他,脸上从一脸正色,突然就这么上升起一丝揶揄:“嗯,记着呢。”
  ...
  “!!!”
  这突然冒出的情绪在林浩脸上不多不少,却是让几位老师惊讶连连。因为剧本大家都看过,其实很简单,要想出彩更多靠演员发挥。就说林浩能正常稳健地接戏,已然是不错了,没想到他还真能抓住关键点的本事。
  他饰演的高胜,是个踩着血路上来的新人。狠劲十足,不那么讲江湖规矩,却又带了些狡诈和狂妄。而这一切复杂的东西,都在林浩恰到好处的实绩,以及一丝揶揄中,传达出来。
  会用脑子演戏,好!
  “唉!”
  陈宝国稍微楞了一下,倒像是很意外的样子。他收回了身子,真像是一个已经老去的人了:“也是,老了老了,只能念叨念叨过去的事情了。”
  林浩不语,只是笑着给自己和对方添了一杯茶。不是别的,就是我敬你是前辈,但现在已经是换新人了,我也只是敬你是个老人而已。
  自然对方见状很明白他的意思,陈宝国嘴唇微张,发出一声不可觉的嗤笑:
  “敢问,兄弟如今在哪吃饭?”
  “这条长鸣路,也就是兄弟们混点吃食的地方。”
  吃食?这最繁华的一条街,何止是吃食。但他没管,只是道:“哦,那可否今晚来闭月堂一聚?”
  “承蒙好意,但长鸣路的茶水,也便足够了。”
  “那我要是也想来喝一杯茶水呢?”
  “当然是欢迎徐叔,不过其他人,那就免了。”
  ...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坐了一会,只是显然,他能做出的让步,不是徐胜元最终所要的。
  林浩一脸平静,丝毫没有别的东西传达,也并不惧怕。他已经想好了,所以他都不会让。
  而这时候,作为演员来讲,稳住也是一种功底。
  终于,陈宝国慢慢起身作势要离去,却转过头来,脸上却带了几分莫名的阴冷,声音沙哑得厉害:“这雪啊,让我想到了好些年前的那个冬天,雪也是很大啊...”
  “...”
  鸡皮疙瘩一瞬间就起来了,就这么一句几乎一模一样的话,看起来像是老人老是忘记自己说过什么的重复,实际上,说出来的意思,可根本就不是最开始的了。
  徐叔老了?未必。
  多年前的那个雪夜,或许还记着呢。
  林浩就这么一听一看,瞳孔骤然收缩,一股子战栗感从尾巴尖传到了后脑勺。这时候人家演戏多年的台词就出来了,就这么短短一句,先前听着了,这次再说出来却仿佛是浸着血腥味的,一丝一丝往骨子里钻。
  整个人被这股子气息扎得生疼。
  几位主考就看着林浩就那么停了一下,这明显是被镇住了。如果没有别的解释,这一段已然输了,不过,输了也是正常罢了,前面已经让他们很有惊喜了。
  ...
  林浩沉默不语。
  他毕竟只是诠释过这种角色,却没有真的和高手过招。而遇到这种情况,他脑子里却突然想起了刘晔。按理说他的水平是完全高于刘晔的,却被刘晔自己制造一个矛盾,打乱了他的节奏。
  乱拳打死老师傅,这时候就不要顾着别的了,用着年轻人的劲,使出来。
  “是啊...”
  林浩已经意识到自己节奏卡顿了,但没关系,他终于说缓缓抬头,也站起来看向对方一字一字道:“可这场雪,也再也不会是二十年前的雪了。”
  他眼睛微眯,声音不大,但那股嗜血和有些癫狂的气息却瘆人得很,像是从胸腔里喷涌而出的狠意。鼻子里冒出的气,都带着几分腥气。整个人浑身拉紧,像是饿了数天的孤狼,即使是面对强大的对手,依旧是时刻要扑上来撕咬下一块肉来。
  可对面的人并不为所动,两方就这么对峙着,一方手臂青筋暴起,手指按着桌面发白,另一方,风平浪静的外表下是深渊。
  “哈哈!”忽然的,陈宝国又笑了。
  “有趣,有趣!”
  说罢,带着人,竟是转过身走了。
  丝毫不介意,背对着这一位后起之秀。
  这场戏终于是完结,主考几位都有点傻掉。林浩最后改了台词,但任谁也不会觉得突兀,但关键是,他真的接下来了!
  甚至...并不是很落了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