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七十四章 山洞

  总体上,《卧虎藏龙》的拍摄又恢复了正常节奏。打斗、追赶、群戏,加起来花了一周多,顺利完成。当然拍摄肯定还是认真的,但少了动作调整观赏性低了些。
  没办法,如果真要按照李桉之前的表标准去拍,没一个多月下不来。
  而且,章紫衣这边也问题不小。
  林浩本来想着,她都那么辛苦都提前训练了应该效果不错,但发现现场的表现还不如自己。或者说,很多武打动作没有改动,但章紫衣的表现根本不像是以前练过的。
  一开始,他以为是章紫衣需要练得部分太多,难以顾及周全,而自己相对戏份较少打斗没那么多,所以会有差距。结果后来才知道,章紫衣其实没有练过这些招式的。
  她之前想提前练习打戏,武术教练却只肯在拍摄现场教。那时候她很担心练习时间不够会导致拍不好,心急如焚,几乎每天都哭。
  林浩于是也有些尴尬,原来八爷给自己指导也是开了特例。结果后来一天晚上和李桉导演聊了一些,才发现其实不是完全的如此。
  就像是林浩的加入算意外情况,表演也出其不意地给李桉一惊,这边章紫衣其实也不在导演的计划之中:“她和书里描述的,我想象的,以及剧本里的玉娇龙都不一样。我想做外表很小姐,内心刚烈的玉娇龙,但她本身的气质和我设想的完全相反。”
  “紫衣的长处是轻柔,性感,其实这给我带来很多困难。我不得不转线,往性感方向给她设计,所以其实那些动作学了可能也用不了,反倒影响别的准备。”
  “她和你不一样,你虽然超过了很多我的预设,但你还在人物里,她在人物外。不过接下来山洞的戏还好,我也不用担心那么多了。”
  ...
  山洞里的戏,是的,导演把这部分戏放在最后一周。
  或许是因为...有床戏嘛。
  最后一周的拍摄其实也不慢,但倒数第二天留给了这一部分,拍完,剧组就要收工回京。说到底,《卧虎藏龙》最后也逃不开这一点,会有一些激情的部分。
  其实大片都是一样,多数会有这方面的东西,尤其是还是面向国外市场。至于这部分谁来拍,毋庸置疑是两个新人最合适。因此相对来说这一部分更走心,更性感。这要求两位演员之间的感情,默契,还有各方面都要到达一定程度。
  林浩不知道自己和章紫衣有没有道这种程度,两人拍《我的父亲母亲》的时候,其实里面也有很多台词背后包含着大胆的性暗示,但那毕竟是埋在后面。真的要拍成《卧虎藏龙》这样贴身抚摸,然后身体接触,必然是羞涩的。
  关于这场戏,他自己更是被调整了多次造型,从上半身全裸到现在定下的一般遮住一般露出。用导演的话说,藏在身体下的躯体更为性感。
  那边章紫衣的尺度,到还算不大不小。
  林浩也庆幸是和章紫衣这个柴火妞拍,要是和那种真的有起伏的妹子拍,他可能自己觉得自己也许不会出糗,但是这件事情身体上不允许啊。
  呼,冷静,默念一遍清心普善咒...
  好吧,他也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但应该不至于,他是个新时代的少年,网上什么著名老师没见过。
  这种程度的诱惑,还好还好。
  不过有一说一,真的到了现场,还是有点别扭在的,大家都些微有点不自然。林浩是现在多是用的方法派的套路,倒还好,只是希望章紫衣这边别出意外——这种戏码,多拍一次味道都会不对,而且还有些尴尬哦。
  ...
  山洞里的拍摄戏份其实不少。
  但这里有一样好处,就是可以打光。所以不需要像外面拍摄需要特殊时段的天光,山洞里的戏只要剧组想,就可以拍一整天。
  片场一片忙碌,灯光师在反复调试以满足李桉对这一场戏的要求。李桉和张一谋追求的其实不太一样,张一谋的色彩学炫丽唯美且冲撞性强,而《卧虎藏龙》里始终是中国水墨画的审美,所以采用低反差影调和低饱和色彩。
  山洞中的色调是比较暗淡的。
  但这里面的戏码可一点都不暗淡,。
  比如前天的一场戏,玉娇龙拿着弓弩艰难地却又坚定地要攻击罗小虎,而罗小虎却给了她一只烤鸡。这其中的戏码不好把握,两个年轻演员拍这场却是一条过的。
  两人都已经渐入佳境了。
  林浩和半天云这便李桉一直都感觉不存在界限,早已经是李桉心中的标准,现在又开始更多的看到了罗小虎内心的一面。他是大盗却内心善良,救回了玉娇龙还在对方试图攻击他的时候,反倒给食物。
  而章紫衣这边演绎玉娇龙是小姐却一肚子坏水,但她也一步步松动的时候,其实也终于把感情变化也开始表现出来了。
  就这么说吧,当大场面大动作少了的时候,导演还是很欣慰地看到两人都吃得住这种拍摄。无论是自己发挥,还是教给演员的,都能在几次拍摄内完成。
  ...
  片场,李桉招呼着各部门,终于准备满意之后开拍。戏份都是拆开来拍的,这一段讲的是罗小虎替玉娇龙背来了水,让她洗澡之后关系缓和,然后从给她挑脚上的刺开始。
  “3,2,1,action!”
  林浩吸了一口气,然后左手握着章紫衣的脚,右手挑着刺。在这片晕黄的光影里,右边来的光影让他一半的轮廓映在黑暗里,显得专注又有些细微的躁动。
  其实这件事情是很有一点暗示的概念在里面的,因为在那时候的国内,脚对于一个女性来说是很隐私的东西。光线里她的脚背依旧柔嫩,但脚底却发干,甚至被刺扎破了。林浩抬眼看了看她,忽然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静:
  “为了一把梳子,值得吗?”
  “那是我的。”
  章紫衣垂着眼睛不看他,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又好像只是在平静地叙述一件事实:“它对我来说很珍贵,像你这样的土匪就没用。”她的声音很柔很轻,但是莫名的有一种性感的意味在里面。
  “呼...”
  林浩忽然鼻子重重呼了一下,似乎是为了压制住什么,然后他脸上浮现了笑意,反驳道:“不对,我可以用它挑马蚤。”
  她默默收回了脚,抬眼盯着他:
  “告诉你我是旗人。”
  “奥,你说的对,我猜错了,我认为你是汉人。”
  “把梳子还给我。”
  她脸色开始变暗,只不过还是那副声调,露着白皙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在灯光下刚洗过澡的身体仿佛发着白光。几乎下意识地,他就欺身而上,身体向前延出,嗓音变得更为沙哑:
  “没有人,可以命令我。”
  于是她转身拿过箭对着他:
  “给我!”
  林浩什么都不说,只是直直地看着他。
  直到那根箭毫不犹豫地扎向胸口,然后他眼里满是复杂。有难以置信,但更多的是早知道会是这样——罗小虎不知道世上怎么会有玉娇龙这样的人。好美丽的外表,好狠毒的内心,仿佛为她做过什么都不会让她心里融化半分。
  ...
  “咔!”
  李桉喊了停。
  两个人于是松了一下,但那股劲还是没有散,情绪有点激烈按理来说不能断。但马上,两人就要在周围几十个人的环境下,拍这个不是那么露的床戏了。这对于新手来说,或许是准备一下更好
  林浩有些紧张,来回在原地踱步。
  他还算好,好歹和周公子拍过一些更激情的部分。那个雨夜的戏码,其实比现在可能更激烈。只是因为这一部分被命名为床戏,所以他莫名紧张。
  章紫衣才叫有点手足无措。
  “没关系,拍完这部分,我们就回去了。”李桉见状,还是出安慰道。
  回京城啊...
  一下子,两人精神顿时振作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