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白敬业

  6月20日,晴,大宅门剧组正式开机。
  这些日子,主演们三三两两都到齐了。其实这么一算起来林浩来得还比较晚,中途又是要出去忙毕业的事情,单位报道的事情之类,不过这也有报备所以还好。
  不过剧组在京城呆上两个月,戏份很吃紧,基本上如果是不是意外情况的话尽量不要出组。
  但大家对林浩是多一分宽容的。
  就冲这孩子算是在康城影展这么出了一番风头之后还愿意老老实实呆在剧组里,拍一个小角色,这个角色他完全可以借由更换档期这个事情推掉。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吧,现在的年轻演员到了林浩这个位置...那可是不讲什么规矩情谊的,使劲就该往上爬又自持身份了。
  “这就是我喜欢他的一点。”
  张一谋上午才乘车到这里,知道林浩在这一切都好,也是蛮欣慰的。
  啧,不知道是想到了谁,他皱了皱眉。又摇摇头不管,继续道:“不过林浩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平时比较娇气了点。他从小到大没受什么苦楚,有时候如果惹宝爷您生气,您告诉我,我一准过来收拾他。”
  “小林在这挺好的,也有趣。”
  郭导本身就是脾气比较好的人,便笑道:“没事,你来我这是给他就交代这一句?你对着孩子可真够上心的啊。”
  “这哪是,宝爷我来这当然是因为您新戏开机了。”
  郭宝昌于是乐了:
  “你这话我可不能全信啊...”
  ...
  今天开机,不管是不是要在这拍戏的演员,只要是能有空的大家都抽时间出来捧场。而开机之后,还有个开机宴就对了。
  二层,正是剧组餐厅,进了大门往里一看,你就会知道这个剧组还是蛮有钱的。不过也是,央视投资,大项目,倒也不差钱。
  老实说这是林浩进的餐厅条件很不错的剧组了,不说别的,你就说这用餐环境就很好。他尤其讨厌那种屋顶低低矮矮,屋子内人贼多又贼闷的饭堂,吃着就觉得憋得慌。
  左右转转,他来的比较早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先行坐下,想着是不是要给张导占个位置,但想想人家肯定是要去坐主桌的,便作罢。
  开机仪式后,有些人还在现场聊天,所以来的人倒不多,但也有。林浩这边还好,大家客气一番后也没有多说。他也不认识这些人,这部戏说句实话啊他没怎么看过,就知道斯琴高娃和陈宝国这俩,对,现在还知道有蒋文丽张丰毅。
  总之大家一会都来了,大家吃了个气氛很不错的的开机宴,今天下午,《大宅门》就要正式开机了。
  ...
  7月1日。
  林浩作为配角的戏排的很散,也不是那么多,但多多少少也就这一个月拍完。开机拍的不是那么顺,郭导要求高,大家还在磨合,总之差不多十天后林浩才在今天终于等来第一场戏。
  天空一声巨响。
  败家子白敬业闪亮登场。
  “这边!镜头拉远一点,还有这长袍不行就换一身,不是还有备用的么?”片场,郭宝昌一边安排着这边的事情,一边又准备着那边的事情。
  “诶,好,我这就去拿过来。”
  “导演,这长袍...”
  “诶别说,这事可不能马虎。”
  随后,林浩跟着道具组的一行人更换到位。陈导便在监视器前开始喊:“好好,都撤吧!都没问题的话,咱们就开始了啊!”
  这场戏人挺多,前情提要是柜上的人辞职,白景琦过去查看。其实就是白敬业在柜上掌管配药房,因偷工减料惹得许先生、涂二爷递了辞呈。
  现场可是很多人在呢,所以这种景最好别NG太多条,可偏偏这又是他拍的第一条难免有些忐忑。
  林浩现在算是走出新手村了,见到大世界。然后就知道,自己再新手村作威作福的日子可能远去了。
  毕竟以前都没有对到什么厉害演员,水平最高的,还只能说是周公子了。所以他就蹲在这学习,就看陈宝国、斯琴高娃这水平,不是自己能企及的,便愈发谦虚。
  ...
  百草厅公事房。
  涂二爷、许先生、大头儿、二头儿,先生伙计们站了一屋子。
  景怡正和敬业大吵。
  “你刚管了几天事,你就敢这么胡来?”景怡一身衣裳华丽,领头质问,周围都是些先生伙计齐齐看着白敬业。毕竟一个药堂做出这种事情来,绝对是砸自家牌子。
  但白敬业不觉得啊。
  于是林浩脸上带着些不服气,理直气壮道:“门市上的‘九转金丹’供不上了,我不是为了快点儿吗?”
  得,哪有这种自砸招牌还振振有词的道理。景怡气得大叫:“这叫快点儿?这叫偷工!”
  景琦和赵五爷悄悄进了屋,没人注意,都在看吵架。林浩于是也急了:“不就少了两道吗?这药就不能吃啦?!”
  贾新光更火:“一道也不行!细料呢?你还敢克扣细料!”
  这时候摄像怼着他的脸,给了个特写。林浩先是嗤了一下鼻子,像是感叹这些人的顽冥不化,才不耐烦道:“那多点儿少点儿谁知道?”
  “你减了多少?”
  “也就三成儿!”于是这气儿就越走越顺,林浩理直气壮地瞪着眼吼了出来,不也就那么点么?
  “料呢?”
  “卖给同德堂了!我给柜上省了一万多银子,我还有错儿了我!”
  此话一出气氛一下子就炸了,站在一边儿的人纷纷议论起来,更别说白景琦。
  “用减料的法于来省钱,这损招儿长个脑袋就会!”
  “嘿!我这好心成了驴肝儿肺了我,我...”于是这个家伙感到极大委屈,摊着两手环视大家,正要再放一句狠话,转头忽然就看见了陈宝国严厉的目光,脸上卡了那么半秒不到,一下不说话了。
  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了景琦,气氛更紧张了。景琦手中拿着两张辞呈,逼视着敬业。敬业心虚地望着景琦。
  于是这一句话,就硬生生咽了。
  “好,咔!”
  ...
  这段镜头拍了三遍,各种镜头来一套。郭宝昌越看越觉得有些犹豫,不是别的,林浩的情绪是对的,但这脸啊少了点感觉。
  思来想去,就是不够可恨。
  这败家子说起话来的时候委屈和气愤的自以为是,应该是让人生气的。但就看着这镜头里的一张脸吧,蒋文丽在一旁眼睛亮晶晶的,恨不得夸上两句。
  这还真是个问题,就像雷佳音演的前夫哥,本来换个人就挺可气的,但他就是可可爱爱。
  “小林,这样,你一会演的时候再年轻气盛一点!”他犹豫了一下,又补上一嘴,道:“这样吧,再横一点。新光的词没说完,你就抢他的词的最后一个字,行吧?”
  他当时选林浩,就是这小子长得好有原因在,所以受宠大家会觉得合理。但如果影响到了剧情表现,那也不太好。
  “好!”林浩应道。
  于是等各方再次就位,又拍了一次。
  “嘿!我这好心成了驴肝儿肺了我,我...”画面里,林浩边眼睛往上翻着边扭着脖子,眼睛里的不耐烦几乎破表,甚至带上了一点戾气的凶狠。
  监视器前众人不由得都眉头一皱。
  于是那个白景琦的命中克星,白家衰落的一大原因,白敬业,就这么带着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劲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