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四十七章 另一个故事

  马达带着牡丹下楼,就在不久前,他和肖红成功地在垃圾桶里找到了该分给两人的那笔钱,然后马达在肖红兴高采烈拥抱他的时候捅死了肖红。
  也许马达不单纯是一个送货的,也许那个叫肖红的女人也和码头黑道上的人有关系,可能马达和肖红有过一段,但很快就分手了。
  也许吧。
  但这些这在牡丹眼里,只不过是马达四十五万,把她卖了。
  四十五万,把从前的今后的,也卖了。
  他们在楼下,她推开他和摩托车嘶喊:
  “我真便宜!”
  “哎!你要去哪?”
  “你别管我!”她奋力奔跑。
  “回来!”于是他慌了,追了上去。
  他们在城市里疯狂奔跑,跑过天桥,跑过楼宇,跑到桥上她跨了过去,站在外边。
  “你疯了,你要干嘛?”
  “你一直在骗我,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你也会上当受骗啊,你以为我会跳下去么?”
  “如果我跳下去了,我会变成一条美人鱼来找你的。”然后她就跳了下去,再也没回来,于是回忆里的马达就跟着去了。
  ...
  酒店。
  “下雨了。”
  凌晨三点,林浩在一片雨声中醒来。
  他近来睡眠并不好,或许是因为《苏州河》已经拍了两人的相爱,拍了马达的挣扎和背叛,拍了两人的裂开和牡丹的离去。
  事实证明,无论梗概里多么乏味,故事有多么俗套,亲历者都是刻骨铭心。就像是有的故事从小说变成电影,不及小说的万分之一精彩;而有的故事从电影变成小说,顿时好像也了无生趣。
  好在一切都是刚好,故事也刚好。
  他站在窗前,觉得自己如果会抽烟就好了,或许点起来一根烟会让自己好一些。但又或许只是幻想而已,就像是他觉得自己或许会和周讯有那么一些可能。
  但实际上这些日子以来,他觉得自己最终和她是两类人,他无法掌握她整个人。也许是因为这个烦恼吧,他能感觉到周讯爱的是马达,她不知道,或者不想弄清楚。
  但林浩知道,所以知道以后他冷静了。
  演这种戏,或许确实很会爱上对方。
  林浩心里明白,他的爱情不要参杂角色的成分,所以他现在觉得马达和自己越来越分开了。
  主动的被动的,都有。
  而今天,马达和牡丹当时相爱的故事的有了结尾,此时林浩已经彻底把要抛弃的东西丢在马达身上,跟着逝去了。
  后面的马达,还是马达,又不是了。
  挺好的,逝去就逝去吧。
  ...
  马达和牡丹的故事似乎完结了,或者叫暂时完结了。毕竟为了演员的情绪,娄烨选择的是按照故事的顺序来拍摄这部电影。
  但既然是还有一个马达和牡丹的故事的结尾,中间总得有点什么。而如果也只是两个人的故事,他就不是娄烨了。
  有人评价娄烨,他拍的是最真实的人,把人物的一切暴露出来给大家看。但别忘了,他见到林浩的时候,说了我想拍两个比较矛盾的东西,不论是故事还是影像上都是比较矛盾的东西。
  所以在马达出狱后,他一直在寻找牡丹,然后他遇见了美美。哦对了,还有摄像机视角第一人称的“我”。也就有了这个和牡丹长得一模一样,却截然不同的美美。
  牡丹天真又清纯,什么感情都来得浓烈,美美漂亮而现实,她不相信爱情。
  是的,马达找了很久,以为自己找到了牡丹。她现在在一个酒吧里扮演美人鱼,于是故事好像一下子从漂浮落到了现实里。但其实如果要说起来,林浩更愿意相信第二个故事。
  或许很多人也顶多遇见第二个故事。
  那就是美美,终究不是牡丹。
  ...
  马达出来了,更成熟了,也换了一部分造型。
  娄烨也终于如愿地把林浩特意留到不长不短的头发,打理出各种一点别的造型。等到剧组里的造型师最终做出来的时候,娄烨感觉自己有点想抽烟,然后他说:
  “浩子,你一定别理寸头了,浪费。”
  林浩道:
  “我那不是浪费,我只是懒得洗头。”
  周讯于是道:“那你可以雇佣一个人给你洗头。”
  然后林浩就不知道说啥了,觉得这俩人抽烟抽傻了,但过了一秒钟,又好像觉得两人或许也算聪明。他以前去理发的时候,就会遇见专门过来理发店洗头的人,这也是个商机。
  他于是笑着说:“暂时还是不了,但以后大家生活好了你可以开一家这样的店,说不定有市场。”
  周讯于是看了一眼林浩,道:“好啊,那我就开在你们学校附近,不至于没生意。”
  “那你可能得快一点,因为林浩还有两年就毕业了。”娄烨插嘴。
  “那就开到他家附近去。”
  “啊...哈哈。”于是娄烨就被卡住了,他当然知道两人之间的氛围,于是略微有那么些尴尬。。
  还好,林浩接上:
  “可以,到时候让导演去做按摩小工。我告诉你,有这样的店,人家洗头可不光是洗头,还有按摩。我就觉得导演按摩的挺不错的,到时候找他去生意好。”
  于是娄烨也笑了:
  “好啊,到时候我没事了就去逛逛,你要在我就给你洗头。”
  啧,三个人构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听起来有些地方有点发神经,胡言乱语,但其实都是各说各话罢了。
  ...
  七天后。
  夜晚,酒吧,窗外下起了雨。
  老板告诉“我”,有一个叫马达的人老是去看美美的美人鱼的表演,也经常去她的更衣室坐坐,与美美聊天,跟她讲他和牡丹的故事。
  每一个细节,还说,牡丹喜欢在身上贴牡丹花的图案,喜欢用天蓝色的指甲油。
  镜头里缓缓扫过,美美画着闪亮的眼影,戴着黄色假发,一边听故事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假发,顺便有些角色好笑。
  “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她们家门口,我去接她,那天晚上,她就拿出了酒和美人鱼...”
  笑是因为,每天晚上,马达都重复着相同的故事。
  “后来绑架她了,带她去了一个特别破的楼房里待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把她放出来的时候,她问她值多少钱,让我说45万,她说她真便宜,然后她就跑了,我就追她。追到一个桥上,然后,她就跳下去了。”男人的声音细碎又小声,聊着过往。
  酒吧的灯光依旧是忽明忽暗,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如当年晚上的光影照在牡丹脸上一样,马达看着那张一摸一样的脸。
  美美脸上的神情有些暗淡,对面讲故事的人语气一样的平静,似乎是给无数个人讲了无数遍,但是她就莫名的好像体会到了当时男人的内心。
  ...
  她开口:
  “你的牡丹长得什么样儿?”
  男人定定地看着她:“两支小辫子,红白格子运动服,黑球鞋,黑裤子,黑的背包。”
  他的口音不再是那一口京片子,接近普通话,并且说得极其认真。
  “还有呢?”
  “还有就是,她左腿上...有一朵牡丹花的图案。”
  “呼...”周讯于是转过身笑了笑,摆弄着手里的盒子,见男人一直看着她:“你怎么了?”然后才再次道:“像那样的牡丹花,满街都有卖的。”
  “你有么?”
  “我没有!”她说的一开始有些笑意,忽然觉得有些失落:“我又不是你的牡丹。”
  她终究,还是信了这个故事。
  或者说爱上了这个故事。
  然后她低下头舔了舔嘴唇,又抬起头,看着他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有呢?”
  “我不信。”
  “你不信,想看看么?”
  她起身,镶嵌着亮片的红色短裙下面,真的有一朵牡丹。
  “我是你要找的牡丹吗?”她问。
  美美不是牡丹,但她想成为牡丹,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