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八十八章 追和被追的故事

  第一场戏林浩拍的状态只能说还不错,没有到达贾章柯想的他在《我的父亲母亲》里那么自然。但毕竟才开机嘛,而且林浩那个临时从方言换成普通话的点,很得贾章柯的心意,不错了。
  接下来开始拍别的,不过算不得顺利。
  《站台》拍的是一群年轻人的故事,所以经常都是群戏。大家刚来,磨合的不算好,有时候不是那么自然。
  这时候学过的人好处就出来了,林浩虽然也才开演状态没有磨好,但啥时候都比较稳定,而其余几个则是演自己。
  在他们几个还没有熟悉的情况下,这几场戏并不太好。看起来就只有崔明亮和二勇是一起玩的,张军是被硬凑在一起。梁景东状态不太好,一直没调整过来。
  或者林浩有那么点感觉:
  梁景东有些看他不爽。
  总之剧组拍了一上午,贾章柯没一个满意的。中午又开始下雪,吹风,零下十二度加上六七级的大风。贾章柯开始庆幸自己为了照顾林浩这个城市娃,把一开始的戏选到这边拍,不然要是在野外这天气就太冷机器根本熬不住的。
  但即使是这样,也没料到演员状态会一直这么不好。勉强拍到下午四点,贾章柯看这天色也不好,风也比较大,干脆就宣布今天收工。反正刚开始拍,剧组现在也不是那么缺钱,就先调整一下也行。
  ...
  导演宣布收工,几个人于是也赶快收拾上车。其中以穿薄薄一层喇叭裤的梁景东和林浩最快,两人冷得跟什么一样,朝着车就一顿冲过去。
  回宾馆回宾馆,冷死了,老寒腿,风湿关节痛,就贴万通筋骨贴!林浩脑子里满是胡思乱想的念头,然后...
  “嘭!”
  这一声闷响,跑太快的后果就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摔了个底朝天。
  “啊!!!”
  两个女生尖叫,于是更像是给现场增添了一丝氛围。就算没事,也要多紧张三分。
  “没事吧!”众人一窝蜂涌上去扶起他。
  但你知道摔在这个结了冰的路上脑子就是嗡嗡的,人抬起来一看妈呀流血了,吓得不行。不少都知道这是京城来的少爷,金贵着呢。
  “医院!送医院!”
  副导陶军反应最快,于是一群人风风火火送他上了医院。汾阳算是吕梁行政区最富有的一个城市了,哪怕这几年因为假酒的事情经济备受打击,但底子还在,医院条件还不错。
  到那医生一看,也没啥问题,磕在冰上了也没有什么泥沙之类,所以消完毒其实就没事了。然而最后还是在剧组众人的“努力”之下,林浩的后脑勺包了个纱布。
  得,哪怕林浩再三强调没事,人家也必须让他卧床休息一天。他现在感觉到小鲜肉的处境了:剧组里就他最大牌,哪怕自己不那么娇气,出点事剧组也着急得要死。
  医生说他头上就这一个小口子,送到医院的时候,那医生要是会说段子,一准会说:“啊呀,幸好你们送来得快,不然...伤口都结疤了。”
  ...
  剧组开机第二天,上午11点多,林浩还在床上躺着。
  好吧,当病号的感觉还真好。
  就是有点无聊。
  一觉睡到天亮,实在有点太晚肚子开始唱空城计,林浩只得起床收拾,迤迤然出门,想吃点热的。
  刚一推开门,风就冷飕飕地吹上来,冻得他又回去赶紧披上羽绒服。等他再一开门,巧了,顾铮来给他送吃的了。
  “怎么样啊,今天?”
  他拎着一个饭盒,就是上面放饭下面放菜然后合在一起的那种。不锈钢的,锃光瓦亮:“早上看你屋子里没人应,我就回去了。”
  “没事了,本来就不是个大事情。”
  林浩接过饭盒,饿了闻着什么都不错,于是直接把饭盒放桌上呼噜噜开吃。边吃边聊,聊着昨天的事情,倒也少了几分陌生。过了一会,他便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铮哥,有个事想问你。”
  “什么事啊?问吧。”
  “那天晚上吃饭起,我就觉得梁景东好像有点看我不爽。是不是我想多了?”林浩昨晚被人强制要求“早点睡”,于是就躺在床上睡不着没事瞎琢磨,还真觉得不对。
  顾铮坐在一旁一愣,想了想道:
  “他最近心情不好。”
  “怎么了?”
  ...
  事情还要从很早说起...
  好吧,长话短说,不水字数。
  贾章柯不是改过剧本么,好几版。最初的男一号选的是梁景东,是一个长相冷俊,性格孤傲的人。但这么一个和社会明显有着隔膜的人,被朋友质疑太像第五代的电影了——梁景东也太像是作者的符号了。
  于是贾导就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在美化那个时候的生活,是否故意在回避当时的记忆。到后来剧组十月份就拍过一次试拍,然后贾章柯就下定了决心。结果就是梁景东从男一变成了男二,闹别扭了呗。
  后来林浩选了主角...
  “等等,我还没来呢?有我的事?”
  “可不有你的事么。”
  顾铮撇撇嘴:“娄烨说你生活里是就个少爷,让老贾照顾着你,于是老贾就先安排拍室内的戏呗。”
  这么一来,梁景东说什么都得在开机前就剪掉头发了,因为他是男二人设大改,变成了短发...于是这就爆发了——梁景东这头发为了这个戏的男一号角色留了两年头发。
  这个长发的象征意义很强。
  你知道两年日思夜想,最后落空是很惨的。
  “确实。”
  “是啊,虽然他在院子里口口声声说因为女朋友的原因,但我们都懂。”顾铮叹了一口气,故事马上就到高潮了:“我们那天不是在屋子里打牌吗?才过一会,就听见外面吵起来了...”
  贾章柯不是个容易火大地人,但那天是真的气急了,于是就丢下众人自己打车跑了。然后经历一番好莱坞式(顾铮自己描述)的追车,他们就看见贾章柯坐在地上。
  然后哭了起来。
  他的压力太大了,他给京城打电话想叫他的画家好友来替代梁景东的角色。
  ...
  顾铮看了一眼时间,不早了,砸吧砸吧嘴继续更加长话短说:“后来梁景东和余力为也追过来了,他让我和余力为先走开了,两个人谈了些什么吧。总之都是大学同学呢,就在你来之前一天,他们和解了,第二天早上他就当众剪掉了长发。”
  “哇,别讲那么快啊...”
  林浩又喝了一口汤,故事讲到这里汤都已经凉了,但是还是觉得这东西给了这碗汤无穷的调味:“而且这么棒的故事,我没亲眼经历,好可惜....”
  “话不能这么说,你是不知道我们当时吓死了都。”顾铮于是摊摊手,表示无奈。
  林浩见好就收,老老实实道:“怪不得今天他有点状态不对,我就觉着他有些看我不爽,原来是因为这个。”
  “甭管他,这个坎也过去了。”顾峥于是顺手帮他收好餐盒,起身道:“他最多是今天见你有点不爽,你刚来嘛。但你现在都是病人了,他还能跟你生气?不过...”
  他顿了顿,又说:
  “现在组里都说你跌这一跤是他推的。”
  “嗨,这还真不是他,估计是没反应过来所以没动。”林浩笑道:“我自己的锅,穿不惯这种鞋子,走急了没走好。你给组里的说说呗都。”
  贾章柯对这部戏很看重,细节也很在意,所以林浩穿的鞋子就是那时候的鞋子。这确实是第一天穿不太习惯,鞋子也确实有点滑。
  “嗯,导演已经说了这事不关他事情。”顾铮说到这里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昨天这个事情还是发酵得很厉害。人嘛,在这闲得无聊,好不容易有个什么事情总会把事儿往戏剧化的方向想象。
  但顾铮也没有多说。
  反倒是聊起来了之前文工团在排练时,演员们穿的是丝袜,踢腿时,袜子露出来了。这个并不容易被镜头表现出来的点,让导演很恼火。他要的是手织的线袜子,结果就是贾章柯带着顾铮他们满城找袜子。
  “得,见识了。”
  看来,林浩叹气,他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
  男主角这一跟头摔的真没什么大事,休息一天那是绝对就好了,但整件事情并未因此完结。开机第三天,整个地图就又特么被强制刷新了。
  早上6点,宾馆。
  林浩起来在化妆,剧组里本来一开始都没有化妆师这件事情,本色出演。但林浩觉着精益求精,自己请了一个过来,当然现在也主要是为自己服务。
  他一边化妆,一边半眯着眼和余力为聊天呢,就听见外面突然有人叫了句什么,然后就下面炸开了。林浩半睡半醒一开始没听清楚,但听余力为一重复,立马就醒过来了:“什么?梁景东走了?”
  两人于是顾不得多的,立刻起身下到院子里查看情况。只看到贾章柯被众人围着叽叽喳喳,在人群里反倒显得有些寂寥。
  而等林浩下来,众人又齐刷刷抬头看下他,眼里各种意味都有。林浩这才意识到和自己有关,转过头边走边问道:“怎么了?怎么我每天早上起来,都感觉剧情不对劲啊?”
  顾铮与是叹气,才道:
  “昨天我应该好好理一理谣言的。”
  ...
  说罢,顾铮便讲起来龙去脉:
  今天早上梁景东迟迟不见他起床化妆,结果等人一进去叫他,已经人去房空了。留了一张纸条,大概意思是说自己既然已经和贾章柯谈妥了就不会做这种事情。
  所以应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他走了,用这方式表达自己的清白。顾铮三言两语说清楚,留下现场吃瓜群众大眼瞪小眼:
  嗨,这是个什么事啊都?
  “都是你昨天多嘴?”
  “我?那可不是我说的,我没说过。”
  “就是你,不然就是张妮儿!”
  人就是这样,哪怕是以后微博吃瓜骂错了人,也最多相互抱怨但绝不肯认错。只是当务之急肯定不是抱怨和清算,一顿折腾后,打听到他开着自己的车往东边走了。贾章柯就带着人去追,而且猜测他多半要坐火车走,所以兵分几路。
  贾章柯当然是去了最可能的那一路。
  林浩和他一起。
  上课车他才回过味来:剧情重演了,不过不同的是追的人和被追的人反过来了。这件事情在几天内重复上演,算得上是一场大戏了,只不过身在其中的人就蛋疼了。
  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
  贾章柯脸色很不好,想想也是,梁景东这件事情说到头来他或许也有不少愧疚感。林浩在车上作为“莫名其妙但好像就是事件起因”的存在更是尴尴尬尬。
  车上顾铮也在,于是他就给林浩使了个眼神,颇为无奈,但是林浩一下子就读懂了:你看,这就是你要的精彩情节。
  林浩更无奈:
  就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剧组,开机三天了,恩怨情仇连续几天上演。就这,干脆别演什么城乡结合部的《站台》了,就这班底去演琼瑶戏,都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