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九十三章 柏林

  说起这个巩利和张一谋的故事啊...那可能能写上一本书。据说两人相爱于《红高粱》。那时候,她不是大影星,他也不是大导演。一路走来相互成就,争议也是不断,最终在《外婆桥》最后一个镜头后,宣布分手。
  如今已经五年过去了,两人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但这还不算完,张一谋曾经答应过巩利,要给她一个女皇的电影,于是有了《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合作。
  还有吗?有!
  又是几年之后,两人合作了《归来》。所以两人的关系肯定不是什么外界八卦小报传闻的那样:恩断义绝之类的。
  而这些生活上的八卦,从不妨碍两人事业上的成功。说起来巩利还真是第一个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担任主席的华人——时至今日,华人也就一共六次三大主席:其中,巩利两次,王家卫两次,张一谋和李桉各一次。
  她是唯一一位女性,而且担任了两次。光这一点就足以见得,她在圈内的地位。
  ...
  下午,林浩终于一路风尘地赶到了下榻酒店。都还没进门,就看见张导在里面站着呢,他直接兴高采烈奔过去。
  “你儿子来了!”于是旁边侯咏笑道,他是张一谋老熟人了,这俩人和顾长卫并称中国第五代摄影师“三剑客”。
  众人于是笑,这还真是张一谋说的林浩要到了,下来接一下。一群人欢声笑语,圈里人谁都知道章紫衣和张一谋关系好,时常通电话。但你要真说起来亲近的人...
  不声不响的这个,才是。
  只是外界普遍以为,他是江治强的人罢了。毕竟林浩跟着江治强进组,挤走张振的消息,在被挤走的人宣扬下还算蛮有一点知名度的。
  ...
  张一谋其实也没多说什么,在楼下问了一下林浩电影拍得怎么样。
  林浩说还行,就是贾章柯的风格吧,有点太放纵演员了,一开始可能不是那么适合他。因为贾章柯要他放出去,但又不告诉他多少该收,以至于一开始的时候要么太紧要么太松。加上这又是没挑战过的题材,所以自己不知道拍的好不好。
  “但是还是有一些感悟。”
  林浩乐呵:“就是有时候可以不要给满,可能会让我更自然点。因为之前我写人物小传什么的,就恨不得一场戏表现他的尽可能多的特点。但贾导的合作,让我有了那么一点感觉。”
  是的,在他认为最不大可能又表演上的收获的一部电影上,他又懂得些了。林浩一直觉得,要很精确给大家表达人物,事实证明不是。
  可能是被夸“细节到位”太多次了吧,拍《站台》的时候他试着自然一点,其实就表演痕迹浅了很多——这件事情也算是他的一大问题。从开学的时候朗诵开始,他就太注重表演技巧了。
  “挺好,就是要多合作合作不同的导演。”张导对这些事情的评价是,一定范围内自由发展。何况这发展是好的,且来的比他想象的要快。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虽然第一层还没那么圆满,但第二层已经品到那么点味了。
  ...
  接下来就没别的了,张一谋和张伟平忙得不可开交。到处都有人拜访,包括站在酒店大堂内,就有满怀崇拜的外国人看着他,并试图过来推荐一下自己的电影。
  所以很快一群人上楼之后,张一谋才匆匆忙忙赶往别的地方。说起来林浩倒也真是来得及时,这几天在柏林这边的社交张一谋本人也是有些想休息一下的。
  诶,林浩来了,刚好。
  但这无疑就在大家心中更加印证了这个想法,以至于林浩出来看见章紫衣的时候,她脸色有些不好。
  “怎么了?”林浩莫名疑惑。
  章紫衣抿了抿嘴:“没什么。”
  这几天张一谋社交的局,有机会她都会主动要求跟去,但这次张一谋说两人好久没见,让两人聊聊天,就拒绝了她的请求。
  是的,她拍完《卧虎藏龙》回学校的时候,刚好林浩出发去拍《站台》。这么算起来,已经有五个月没见了。
  “诶,你们有没有见到巩利老师啊!”
  “...”她于是笑了笑,想起了那天别人的奉承——前一位谋女郎在台上,这一位又来了。心中一阵舒畅,但转眼又想起了在《卧虎藏龙》的经历,眉头一皱。
  然后又想起了刚才。
  这边,林浩看她半天不说话,一脸不明所以:“...不是吧紫衣,在德国憋得话都不会说了?”
  “你才不会说了呢!”
  “...那你说说有没有见巩利老师啊,怎么样啊?”于是他又继续按照以前的样子,嘻嘻哈哈笑道。
  “见了。”她现在心情已经平静,就想着昨晚有个人给了她一场宴会邀请函,于是她又道:“明天再说吧,你今天不困吗?先休息吧!”
  说罢,飘然离去。
  林浩于是一个人风中凌乱。
  ...
  2月15日,媒体首映时间安排在下午1时30分。
  媒体首映,意思就是来现场的几乎都是电影行业从业者和媒体记者,所以曝光度这件事情不用说。且不说章紫衣这种女生在好好打扮,林浩也被拉过来拾掇。
  他今天一觉睡到上午十点,而剧组这边打算差不多12点多出发,所以其实准备工作还是很多的。
  嗯,洗澡顺便洗脸刷牙洗头,然后换衣服。虽然不是红毯,但开幕式还是穿西装好一些,路易威登全套银灰色纯色西装,复古质感羊毛加双排扣设计搭配挺括方肩与宽大翻领,有那么些四十年代的爵士风尚。
  发型,然后脸上基本上可以不用化妆,然后饰品要不要...
  “...可以啊小林!”
  化妆师满脸惊讶:“诶,你这表?!”
  林浩耸耸肩:“我爸留给我的。”
  这是一块百达翡丽手表,来自他父亲的遗物。这也算是重要时刻了,出于一种莫名的心理,他有这种时刻都会戴着。以至于搭配西装也会复古一些。
  摇摇头不想这些,收拾完毕,林浩踩着轻快的脚步出门。结果就是他在酒店大堂坐着等人的时候,酒店服务生是频频侧目,连带着过往的人也是。
  这幅美好的画面持续了半小时。
  中午十二点二十,剧组一行人收拾完毕,集体前往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