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百章 都是因为我

  两个人坐在回剧组的车上,都很尴尬。司机一副看犯人的架势看着这俩,林浩不由得真的再想解释一下他不是不给钱的事情。
  “你和贾...贾导对吧,是怎么回事?”
  “哎,他临时改了剧本,和我之前准备的量完全不一样。而且是原来量的三倍,我只签了一个月,因为我后续要去戛纳。”林浩也不藏着掖着,这个地方都是和贾樟柯熟悉的人。总算来了个周讯虽然有点小尴尬,但肯定是自己人。
  “嗯,那确实是。”
  周讯点点头,一脸认同地表示:“你一直都是蛮有计划的人,我猜娄导如果当时不按时拍完,一定会被你痛扁。”
  “...倒也不至于,那时候我不忙。”
  林浩叹了口气:“但这边我是反复强调了的,我是5月份一定要去戛纳的。他这么一搞,剧组所有人陪他玩完。而且电影没他这么拍的,到时候剪下来估计三四个小时,以他的个性,五六小时都有可能。”
  周讯于是转过头来,问道:“他真的这么固执?”
  “可不是?新人导演嘛,才拍第二部电影就拿到了几百万,又很自由,自然是肆无忌惮了。”林浩撇嘴道。
  “小伙子,别在那吹牛什么几百万了。”司机终于忍不住插嘴了:“有这个功夫骗骗小姑娘,真的,不如去挣几十块钱。我给你说是我心好,带你去你家找你父母取钱,换个人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末了,又语重心长道:
  “真的,现在的年轻人啊...”
  “...”
  “哈哈哈!”
  “你也别笑,小姑娘!这家伙几块钱都拿不出来,你大半夜跑过来找他,指不定被怎么样呢!姑娘家家的,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别光看这个小子长得人模人样的,实际上啊...啧啧!”
  ...
  车快速行驶,到了宾馆。林浩一脸尴尬地上去拿了钱,又解释半天接了周讯下车,她还是忍不住笑意。
  天色早已漆黑一片,两人上了楼,边走边聊。林浩只能道:“别笑了,这件事情已经记在我的黑历史名单上了,所以一会来了也别提起来这件事情。”
  “好好好,不过说起来,你打算怎么办?”周讯看着他难得露出窘态,便暂时饶了他。
  上了四楼,走过长长的走廊。正巧碰见杨荔钠从屋子里走出来,他顺便打了个招呼,对方却更尴尬地溜回房间,林浩只能继续道:“就那样呗,要么我走,要么他给我一个可行的方案。”
  “不是说他都不肯删么?而且你们现在闹成这样。”
  “那也没办法。”他眨眨眼,笑道:“反正我也没打算和他合作第二次了,大家可能就不太适合吧这样子。”
  “哦。”
  “不问了?”
  “不问了。”周讯抬手看了看表,忽然在门口站好:“时间到了,我得回去了。”
  “...哟,这才十几分钟,娄烨给你的任务你就这么草草了事?”虽然有点惊讶,但是这个确实是她的风格。林浩想表示一下感谢,却又有点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
  “我已经了解清楚了。”周讯于是正儿八经道:“林浩,别演戏了,你心里早就想好了应该怎么办了。所以我这一趟,确实是白来了。”
  哟呵,这家伙,林浩挑了挑眉:“那你还真没猜着,我就跟一开始讲的那样,能成成,不成拉倒。”
  “那你一定要成。”周讯看着林浩:“娄导说如果你不答应,就转告你一句话。”她也笑了笑:“他自己说不出口,但是如果真的到了这个地步,他求你尽量帮帮贾章柯。这是他第二部电影,这么多投资,拍不出来他整个人都会完了的。”
  ...
  娄烨这个家伙,自己不打电话,送了个周讯过来。周讯这个家伙来了不到半小时,又急急忙忙回去了。这俩坑货还真是对自己放心?
  林浩懒洋洋起身,回去了。
  时间迅速来到了第二天,第三天,晚上市衫尚三又一次召集齐了众人。
  进屋,屋子内更是气氛尴尬到冻结。
  不管在剧组之前怎么和谐,大家多熟悉,到今天每一个人都是尽量压缩自己的存在感。毕竟就这两天吧,大家充分感受到了一点,就是什么叫压力以及什么叫做腕儿。
  就是气质真的不一样了。
  林浩要真是拿着架子,真的就没一个人敢靠近的。尤其是他今晚进来的时候,看见众人,立刻露出一副和善又微笑的表情:
  “不好意思来晚了,打了个电话。”
  “...”没人应答,林浩这一层笑就浮在脸皮上,盯着谁看一准头皮发麻。
  “来浩儿,坐这边咱们好好谈谈。”
  那边贾章柯依旧是阴沉着脸不说话,市衫尚三给林浩安排好了个靠的比较远的位置,示意他坐下来。于是林浩也顺从地坐下来:“好吧,好好谈谈咯。”
  ...
  “贾导的意思,是可以删到84场,但是更多的就不行了。”顾铮作为发言人,开口了,他也迫切希望两个人和好。
  然而林浩并没有理他,他反倒是歪了歪头,视线越过了顾铮看向贾樟柯:“贾章柯,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和我说话了?”
  哦吼,如果刚才气氛是冰点,现在就已经开始结冰了。能说个啥?这是上来就要再次上演决战紫禁之巅?
  全场继续扮定格挑战,谁都不动。
  “不说话也没关系。”
  林浩懒得跟他一天天磨,如果真的要拍那肯定是能快刀斩乱麻就快刀斩了,他继续道:“那这样吧,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那就大家各退一步,我也可以给34天档期,怎么样?是不是很公平?”
  我嘞个去!
  不是,你是我亲哥啊!顾铮简直要给林浩跪了,大少爷,你平时咋没看出来你有这脾气呢?炮仗啊!
  万幸林浩说完这句也没多说,贾章柯居然也没爆发,只是闷头抽了一根烟。半响,他才哑着嗓子道:“你都这样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是你想怎么样。”
  林浩摇摇头,道:“贾章柯,不是我想怎么样,是你,是你让这一屋子的人都在等着你,不是我。”
  “是你改了整个剧本,是你不肯退让,是你一直在破坏大家的规矩,不是我你懂吗?”
  “真的,不要把自己当成受害者。受害者是我的声誉,是投资方每天烧着的钱,甚至是整个剧组,大家在陪你玩懂吗?”
  ...
  生意人,讲究一个诚信。
  你给我一块八,我给你一袋米,你去称一下绝对只有多的没有少的。还会给你抓一把米冒个尖,逢年过节带上孩子来买米,我还会给你送两根棒棒糖之类的。
  这是米店的规矩,大家都得守规矩。
  即便你不守规矩一开始没被发现,那总有能收拾你的人。
  市衫尚三见情况又要陷入沉默,出来打圆场:“啊呀,贾先生也是为了剧组好,他也是想拍出给好的电影来对不对?这样吧,大家各退一步。贾先生你把剧本修改到六十场左右,我们加班加点拍完,林浩君你就辛苦一点担待一下。”
  “不行!”
  贾章柯终于抬头,他盯着林浩视线灼热得像是要在他身上射穿一个洞来:“说了八十四场,就是八十四场!一场,老子他妈都不会删的!”
  林浩站起身正视着他的目光,并没有半点要推后的意思,而是步步逼近地居高临下看着他:“那也很好,那就还是我拿钱走人。或者我也可以退一步,不需要三倍,正常一倍赔偿就行了吧?”
  “...”
  针尖对麦芒,没有一个好相与的。
  又过了一阵,对面的人一下子像泄了气的气球,眼睛里就失去了神采,只是无意识地喃喃道:“...你这是在逼我。”
  “没人逼你,你还不明白,其实你写这个剧本出来就是在逼大家吗?你没有看见,剧组所有人都被你逼得快疯了吗?而你只是觉得你很委屈。”林浩觉得自己已经够冷静了,但还是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然后下一秒,他又似乎是放弃了些什么,突然又挂上了那副假笑,换了一个语调道:“好吧,是我逼你的,贾章柯。”
  ...
  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让众人又是摸不清状况。但现场基本等于往屋子里面倒液氮了,看似没有上次那样剑拔弩张,实际却更加步步杀机。
  一个不好,就是满盘皆输。
  他起身走到贾章柯面前,对方把身子摆过去不愿意看他。接着,顾铮就看见林浩双手按住了贾章柯的肩膀,然后迫使贾章柯看着他。
  别打,千万别打,顾铮现在只祈求贾章柯别一拳挥出去,他感觉自己浑身肌肉都已经僵硬,呼吸也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要死了要死了!
  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这时候他才听到林浩用平和的语气重复道:“是的,贾章柯,是我在逼你。好吧,你没有错,你坚持了你的电影梦想,你抗争了你扛住了很多的压力。”
  “是我,我带来了你难以抗拒的压力,我逼着你做了你不喜欢的事情。而现在你真的没有办法抗拒了,所以你只能先尽量完成你最想要的部分。”
  “看着我,你会拍出一部很好的作品,这样到时候大家都会说:都是因为我,不然的话你的电影肯定会更好的,大家也只有这样会理解你的。”
  说罢,他又转身,挥挥手制止有些激动的众人,他不愿意别人和他一起背负或者说,让贾樟柯觉得在这个时候还觉得被众人背叛:“好吧,放轻松。没什么大事情,确实是我起的头啊,我呢,从小娇生惯养,出道就是大导演在左右,吃不得亏也不太懂变通。这个戏砸了,是因为我林浩,和你们半毛钱关系没有,好吧!”
  说罢,他便转身优哉游哉离去,嘴里还哼着:“我爷爷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耍。高高的前门,仿佛挨着我的家...”
  ...
  2000年3月11日,《站台》剧组第二阶段,正式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