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五十九章 来信

  一个月后。
  季节到了,漫山遍野都是金黄。不仅是麦子熟了,白桦林叶子黄了,小山丘上长得那么一片小树,叶子也是该掉的掉,有几分萧条的意思。
  而既然季节到了,林浩的最后一部分戏份也要到了:骆长余被打成右派,然后被带走,临别之前和母亲的那一段戏,也就是之前章紫衣哭不出来的那一场戏的前段。
  父亲的事情可能是个误会,是个悲剧,但这一切都是被藏在后面的,是隐晦的。林浩其实有点不太好把握这一段的表演应该是个什么风格的:
  这部戏整体是阳光单纯的,是最朴实的表达和感情,自己这个角色其实是整个村子的变数。某种意义上讲,他的到来和离去都是变数。而这个变数,在离去的时候更为复杂,到底如何呈现?
  说不好,不好说。
  窗外的雨于是又飞了几丝进来,今天下起了雨,剧组没法拍摄。毕竟《我的父亲母亲》里秋日的天气,都是阳光灿烂的,透漏着一股明亮温暖的劲儿。
  林浩起身,快步到了窗口。
  站在这里,一股窸窸窣窣的凉风刚好吹得他一个激灵,他赶紧关上窗户,想了想,又从行李里拿出来一件秋衣犹豫着要风度还是温度。
  天凉好个秋,章紫衣最开始拍戏传棉衣嫌热,现在却是刚好。说起来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林浩今天把自己锁在屋子里研读思考。这几天如果天气好上几天,就会拍他的戏份,他不得不着急,因为自己还没想好到底怎么演才合适。
  不得不出此下策。
  ...
  导演开拍的时候,对林浩的角色做了不少调整,所以他不得不也重新来规划。相对的,骆长余的这段戏其实不好把握,既要把情绪表现出来,又不能破了电影的总体风格。
  因为他这个事情,其实是很惨的一件事情。林浩在无数这样的片子里,看到了那个年代被打成右派的人,经历了如何惨痛的事情。所以他也觉得,面临这样的事情,骆长余其实此时的心态应该还比较复杂。
  可是又不能真的是那么复杂表现出来,这是因为电影的总体风格。
  就像是一个《海绵宝宝》的动画里,哪怕那只海绵被锤成一块块的,海星被砸扁,都不看真的出现什么到处出血死亡这种事情。《我的父亲母亲》某种方面来讲也算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村子,所以外面的苦难只能从父亲身上透漏出来一点,但又不可能真的透露出来。
  这个度,全靠演员自己把握。
  章紫衣的情感是最本能的、自然流露的就很贴合出彩,而自己该拿什么表现呢呢?
  林浩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想了三个多小时了,要走路都够他来回去落雁坡一趟了。他叹了一口气,把笔和本子合上,刚准备出门转一转找找思路,就听门口有人喊喊:
  “林浩,导演找你!”
  ...
  林浩开门,是一张熟悉的脸,是剧组的一个工作人员,干后勤的,是个女生。
  林浩点点头,道: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说完,转身回屋子披了件外套,然后便跟着过去了。
  去了一看,他便是一乐:
  这一群人,居然是把炭火生了起来,围成一圈烤火,也是有些夸张。
  “哟呵,小冉又送浩子过来呢?哎哟哎哟!”有人起哄。
  “这可不是,别乱说啊。”有些无奈,剧组什么人都有,这种玩笑不少见。也不可能惹众人性质,林浩也只能无视他的调侃,径直本着张导去了:
  “导演,找我啊。”
  张导招呼他过去,然后两人就转身进了一间屋子。
  “发型不错。”
  林浩无奈,他刚才过来的时候被雨淋了一下,加上刚才想事情的是揉搓了半天脑袋,现在头发说不定像鸡窝。
  张导见状也没继续调侃,而是问道:
  “怎么样,拍完回去有什么打算?”
  “继续上课吧。”
  “我是说接戏,有想好方向吗?”
  林浩于是也扯了一张椅子过来坐下,想了想道:“还没有。”他以为张导要给自己指导,结果张一谋却直接道:“嗯,那你后年一整年的时间先留给我。”
  ...
  门外。
  众人兴致勃勃的聊着八卦,章紫衣心里对这个所谓的“八卦”有点不屑一顾——林浩那个家伙,可是连张彤都能拒绝了的猛人。还好当初班上不少女同学及时打住,不然也都要出丑。
  而且,他这一点是没怎么变的。
  这个人,你别看他以前一副高冷模样,现在又似乎平易近人,但作为两年的同学她知道这家伙内心其实还是那样。就他看那个小冉那个眼神,哎哟,跟看班上的女同学没啥区别,或者说她还没见过林浩有多特别的看着一个女生。
  或许有吧,她不知道而已。
  不过说起来也是草原上无聊,剧组有个什么事情,就能起哄半天。
  “浩子,你的信!”
  章紫衣睁开眼,起身刚好看见对方那满是八卦的眼神。叹一口气,总感觉四五个月草原上的无聊把大家逼得有点蛋疼,来一封信,也是大新闻。
  ...
  “笃笃笃!”
  “谁啊?”
  “我!”
  “紫衣啊。”
  林浩走过去开门,然后转身让她进来。
  男女主演同班同学,关系好已经不是新闻。所以大家已经对两人私下凑到一起聊天已经腻了,啥也没有。
  也的确,两人聊天都是正常的,包括林浩拍完这一段要离开剧组,冬天再回来补一个镜头,大概聊了一阵,所以这几天章紫衣都找他让他记得打电话回来聊聊班上。
  班上同学也蛮久不见了,还有些想念。
  但聊着聊着,章紫衣忽然示意他凑过去,然后低声问:“对了,谁给你写的信?”林浩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章紫衣,她居然也变八卦了。
  “不是,我就是问问,不想说就算了。”看他不答话,章紫衣又觉得自己有点犯神经。
  “没什么,一个作家朋友写来的。”林浩倒不介意,然后道:“怎么了?”
  章紫衣眨眨眼,然后终于是道:
  “不是女朋友?”
  “女朋友?哈,不是。”
  林浩想到了那个假装文静的小姑娘,笑了笑,又想到她的年纪,赶紧摇了摇头甩开这个念头。
  “哎,还以为你终于交女朋友了。”
  章紫衣一副颇为遗憾的表情。
  “怎么,这么关心呢?”林浩笑道,然后装作明星接受采访的姿态到:“目前的感情状况还是空白,但有了的话我会告诉大家,谢谢。”
  于是章紫衣就突然兴奋起来,一脸正经道道:“你还真得告诉我。”
  林浩不懂章紫衣的点,只能道:
  “为啥?”
  “因为我们班上的女生,都很好奇,你看上的女生会是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