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十四章 第一

  这一场演下来,主考们都有些激动——真的有这么天赋的?这个林浩无论是查看资历还是什么的,那都是非常普通啊?
  所以他这要是发展起来,我的天啊...
  常莉有些傻眼。
  因为上次和刘晔的表演,她看这孩子懊悔没有演好,还以为啥呢。结果人家今天这么一演,你虽然说差距还是很大吧,但是差距大那是因为面对的是陈宝国。
  换句话说,林浩这一小段的表演,一台词不错,二动脑子演,三应变能力很强。
  想想他才多少岁呢?
  “演过戏么?”陈宝国开口。
  林浩道:
  “没有正式演过,但从小就很喜欢演戏,经常会自己编来自己演。额,很多时候都是跟着电视上的人学,学的乱,所以之前补习班的时候老师帮我纠正了好多毛病。”
  常莉恍然,就说田老师怎么说他一开始小动作多呢,原来是这样。不过她此时也不说破,等着自己的学生说话。
  陈宝国这边点头道:
  “嗯,看起来你还真的有几分天赋,但也不要骄傲。刚才你的表演问题你应该自己也清楚,但问题不大,继续加油吧。”
  “好的老师。”
  林浩点头道。
  而等到他说完,常莉终于可以开口道:“那好,那咱们表演这一块,正式开始!”
  林浩眼角一抽,不会吧!感情刚才我拼尽全力演的,还不是正式考试?但就刚才演这一场,已经把我全身精气神都抽走了,现在开演我又是一号?呀咩蝶!
  ...
  主考安排了三人一组表演,让他们演一个《超市风波》的小品。
  命题表演,也是即兴表演的那种。林浩内心已经滋儿哇乱叫了,但是表面上人就是风平浪静,直接开演。
  不过这次不知道是因为他之前的表演,还是怎么的,剩下两位还算配合。虽然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是该接的就能接得住,也不会想着说突然横插一脚这种。
  演戏嘛,大家都要配合,即兴表演考了很多临场反应。可以说林浩喂招喂的好,但也不得不说人家能接住,也已经不错了。
  至于主考们?
  一门心思都到林浩身上了,如果按照比例也是六选一差不多,这一组毫无疑问的就是林浩了。
  其余几个考生心里也是清楚,不过一来他们不像林浩这么只专注中戏,还有其他备选;二来这样子已经是要定了林浩,大家都是不傻,既然已成事实的事情就不要徒劳挣扎。
  所以与其作对,试图争取配合好,好好演,说不定还有机会。总之这样的氛围下,这个小品演的不好不坏。林浩收起了锋芒,算是当个陪衬,其余两人尽情展示,但又何尝不像是林浩是个考官,在给这俩喂招?
  三试在这个表演后就算结束了,其余人也是不知道结果如何,忐忑的走了。林浩则是被优待,私下叫了个学生来通知他,晚上一起吃个饭,就在门口的一家家常菜店。
  ...
  收到这个信息,林浩就已经知道自己稳了。
  这也很正常。
  所以他就高高兴兴回去,家里也没人,估摸着许魏最近不大会回来了,他也就安心睡了一觉。
  真不夸张,他早起了,然后现在演完一身轻松。放松的方式,就是把早起的觉补回来,毕竟昨晚也没睡好嘛。
  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林浩有嘱咐自家厨师今天中午不做菜,他在外边吃,所以醒来屋子里还是一个人。
  啧,还是心里面空落落的。
  哪怕是现在已经寄回可以确定自己已经被中戏录取了,林浩心里依旧是怅然若失。
  他知道是为什么。
  对这个时代没有归属感,始终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浮木漂不着地,而且并没有什么人可以诉说,也没有什么人能够理解。这种感觉常常让他觉得心里难以释怀,但又无可奈何。
  “林浩啊林浩。”
  他叹气,自己和以前唯一一样的,就是这个名字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数不完的新鲜资讯。
  有首歌叫《从前慢》,真的,有了自己过往鲜活地记忆,再回到从前。可不就觉得自己百无聊赖,十分无聊么?他还是,也并不习惯,也没那么喜欢这个时代。
  ...
  下午三点,林浩出门吃了点东西,买了点水果。
  护国寺这边吃的不少,倒也还算可以。他吃完沿着小路跑了几圈,从公园那溜达回来,顺便买了点水果。这年头水果多数都不怎么新鲜,但也聊胜于无吧。
  四点,洗澡收拾。
  基本上把自己拾掇得整整齐齐,去店里先点了几个菜打底,然后把钱先给了老板。老板也是很少见到,有人吃饭先给钱的,还一给给好多。
  他这边颇为惊讶,连忙道:“够了够了,你们就是七八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林浩笑道:“先放着呗,多退少补,我对老板您充分放心。”
  老板一听乐了,这时候还真的是很少会有这么一个信任感。他先是当着林浩面把钱验清楚没问题之后,就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办事绝对放心。这一顿,就是林浩请,别人给钱一律不要。
  等到六点多,一众老师还有陈宝国过来的时候,林浩这边已经等候多时了。
  “等久了吧?”常莉道。
  林浩摸摸鼻子,道:
  “没有,我在这坐着和老板聊聊天,也挺有趣的。”
  众人落座,他才知道这些老师里除了自己认识的,还有教自己台词的,形体的,声乐的,不少还都沾点关系。
  大家也没特别聊什么,主要是各种提问林浩,他也一一作答。等到结账的时候,才发现林浩已经给了。他这边也是言辞得当,恰到好处地说说笑笑,请了这顿饭。
  算得上宾主尽欢吧,大家也就此散去。
  至此,林浩的艺考基本上算是结束,就等这个结果了。
  ...
  一月过完,二月放假,过年。
  林浩那个当兵的舅舅田虎终于是请假回来,陪他过年,毕竟家里就只有一个人。
  本来林浩对此感觉倒是还好,不过真正等到舅舅回来的时候,这个只比他大了八岁的舅舅,倒还真是给了他不少关怀。
  这种本身自带的亲近感,以及难得的不惨杂质的关心,很是让人受用。有的时候说家人就是根,这句话还真的没说错。
  只可惜相聚是短暂的,很快舅舅便也走了,假期也是短暂的,很快就要开学了。高三嘛,大家都开始全力冲刺高考,自然开学大家就很快进入状态。
  三月份,林浩收到了收到中戏艺考成绩还有寄来的合格证。虽然课程繁忙,但他还是再次邀请辅导过的老师,还有学长学姐好好吃了一顿饭。席间其乐融融,林浩拿了中戏第一,大家也是恭喜之余不忘嘱咐他文化课不能放松,林浩自然是应下。
  所以转头,四五月很快过去,高考,这道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唯一最公平改变命运的桥梁,已经摆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