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七十二章 第一场就很精彩

  作为制片人,其实江治强是很忙的,但他还是打算花一些下午的时间来看看林浩演戏。
  张一谋在那天的电话里,难得地给他讲了半个多小时这个新人演员。对,没错,半个多小时。还试图用各种形容词,来描述这个“特别有天赋”的演员。
  其实这种话放在20年来看,完全就是烂大街的话。就好像现在无论见到谁都喊“老师”,不管怎么样,红了就叫老师。
  但其实现在,老师这两个字不是轻易担得起,何老师和黄老师也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老师。同样“特别有天赋”这几个字,从张一谋嘴里说出来,不容易。
  张一谋其实是个不常这么夸人的导演,所以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刻起他就对这人有了兴趣。何况接下来这个林浩还真的拿来了相当于两百万美金的软妹币,这可是非同寻常的财力。
  稍稍了解一下,他估计这一位明面上家底应该在五到六千万。但现在看钱到账的速度,估值还会上升。这在乡港的同龄人里,如果是有这么些钱,还没有长辈的管束。或许整日沉浸在的是大腿和峰峦之间,奢靡和享受之中,甚至更糟糕的东西。
  但林浩没有,特别是他还如此年轻,有这样的胆识,这样的志向,还有这样的资质,他的确有成功的可能性。
  所以江治强点头答应了,现在也见到了,然后看到了他在别的电影里的表演。不得不说,可圈可点,在新人中称得上一声出类拔萃。
  当然了,他还抱着一个是不是马达这个角色本身适合林浩的想法。所以昨天看完那些片段之后,他就觉着,自己不但没有减轻好奇心,反倒更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究竟是怎么一个成色。
  ...
  “来,各部门就位!”对讲机里传出导演的声音,一切即将开始。
  “3,2,1!”
  “action!”
  一声令下,拍摄团队这个大机器齿轮啮合运转,摇臂迅速带着摄像从悬崖下往上飞起。镜头自下而上扬起,画面中,悬崖上凝视着下方车队的众盗为首一人,身形高大魁梧,骑在一匹黑色的马上。这匹马生得膘肥体壮,毛色发亮,眼睛睁得贼大,精神抖擞却又格外安静。
  马上的人反手持刀,这是一把厚实宽背砍刀,镜头扫过身形,刀刃上是一阵白光。映着他一身黑色外袍红色宽大长裤,肌肉在化妆师的轮廓勾勒下更为明显。一根红色头巾将乱发束缚住,剑眉下黑色眼眸明亮而锐利。
  人势,马势,刀势。
  林浩饰演的罗小虎,就这么平静却且专注地盯着车队。风吹的长袍猎猎作响,身后的人和马都有些躁动,但越靠近他的地方越是无声。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仿佛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不是一场血腥杀戮。
  安静,却又埋藏着蠢蠢欲动。
  这一切已经上演过无数次,所以当这些人终于走到他的猎场时,他猛然爆发出的嘶吼带着原始的血性:
  “喝呀!”
  镜头给到他一个近景,只见林浩左手把缰绳网上一提,马随即嘶吼着跃起,右手大刀挥出,身体反倒是往前倾。
  他人从原来的静止定住,立刻变成向前的强烈压迫感。他骑在马上整个人很高,手臂上肌肉鼓起,炸裂性的力量在汇聚,一股猛虎下山战栗感劈面扑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下来把眼前的一切撕裂成碎片。
  他站在悬崖上,背后的众人刀剑齐声出鞘。但这斜阳下好似只有他一人,天地间彷佛已只剩下他一个人,而这一人竟是封锁了所有前方领域,避无可避。
  制片李东在监视器里看着,从有些不屑到被抓住到感觉就像那双眼睛直直地看进了他的心里,震得整个人头皮发麻。身子猛地抖了一个激灵,汗毛孔飕飕的往顺着甬道里灌着凉风,竟是激得整个人都差点站起来。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然后就听见旁边的李桉喊了声:“咔!”
  ...
  林浩饰演的罗小虎人设其实比较突兀的。因为李桉喜欢的其实是儒侠、美人的侠义世界,它是很布尔乔亚味的。所以大开大合,有那么几分传统武侠意味的罗小虎的闯入,其实算是这个世界给玉娇龙的一个出口。
  他是沙漠里的半天云,刀口饮血,书上说他外表英俊,身材魁梧之极,端的是一个狠角色。
  但他在心境上,又是带着几分天真的。
  半天云不杀女人,似乎有了这一点意味在,接上后面的表皮之下的反差,或许也不那么意外。所以他才会在洞里,对着看玉娇龙坦然道:“别紧张,我有你一般坏现在就不是这样了。”
  最后,他才会单枪匹马去抢亲,这一切似乎显得那么幼稚可笑,但又在情理之中。监视器里林浩骑在马上,背后是大量的群众演员,这是剧组提前就安排好的。他今天要演的,就是抢劫车队的这场戏。
  李桉其实对他没有那么高的期待,因为整个故事里,罗小虎甚至是个陪衬。《卧虎藏龙》里其实弱化了两人之间的感情线,甚至有一些情节因此变得突兀。
  可演员和角色之间的关系有时候竟是如此奇妙,及至现在,李桉不得不承认,就这短短的数秒,半天云真的出现了。这个名号象征着的强大、占有、欲望和征服,挥洒得淋漓尽致。
  因为半天云足够强大,又因为罗小虎足够温柔。所以玉娇龙爱上了他,她爱上了这个男人,无需太多缠绵悱恻。
  这一出场,角色便已成功一半。
  ...
  林浩是那种,会为一场能够很有所发挥的戏准备很久的人,上一部戏也是如此。所以《卧虎藏龙》他看完整个剧本,就觉得出场这一幕会是很重要的。
  之前他是半天云,在遇见了玉娇龙之后他是罗小虎。所以相对罗小虎对待玉娇龙时候的种种,林浩觉得有必要先直接告诉观众,半天云到底是什么。
  他深知自己的水平,不可能每一场戏都很精彩,所以尽量给自己来一些高光时刻。就好像《卧虎藏龙》下来,多少人记住了玉娇龙竹林里比剑的那一幕,记住了那一个镜头的眼神。所以其实一般人不会这么看仔细的,他们会记住炸开的那一瞬间,然后就足够了。
  林浩对自己这次是满意的。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因为如果这一遍不过就有点糟心,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第一遍的时候,他的情绪最为饱满,力气也很足。就这么一声嘶吼之后,其实他的精气神都感觉被抽走了三分。
  好在那边沉默了一阵之后,就来了一句“好,过了”,让他松了一口气。
  可似乎也是珠玉在前,后面的戏,他被不停咔。以至于这一下午,竟然是没有拍几个镜头,这对于三周的时间来说其实是很不妙的一个进度。
  而李桉导演虽然平时看起来温和沉静,但拍起电影来完全是另一副面孔。也是,不然控不了场的导演怎么成为大导演,怎么去驾御那些大牌明星和数以亿计的资金的。
  只是林浩回来的时候看着李桉在抽烟,心里还是不由得“咯噔”一下——李桉导演,在拍戏之前可是从没见过他抽烟的。
  ...
  时间过去五天,拍摄进度依旧不快。
  李桉抽烟愈发地猛,一天两包打不住。
  几乎是现场都沉浸在一股烟气中,但是任谁都知道,李桉用三天下午的时间拍了半天云的出场,但人物真的是被导演给拍活了——林浩反倒是没有一开始那场戏的无死角。
  就好像他从上面冲下来,挥舞着刀的那一场,就拍了六次,第一次的时候李桉骂他:
  别跟挥舞着个玩具一样的!
  林浩第一次体验在现场被一个平时温柔的导演骂的狗血淋头,他被逼得太紧了,以至于当天拍下来他嗓子吼得彻底熄火。
  还好,导演善于捕捉。
  比如这一部分的戏,拍到一半他站在人群中,忽然就停了下来。眼神里放空了那么一瞬,然后下一刻又被激活了,脸上浮现怒意:“不要碰女人!”
  他拿着刀背直接把旁边一个群演拍下了马,直接策马奔到轿旁。镜头在车内捕捉到了罗小虎近前来的冲击感,结果他却拿轻巧地走了玉娇龙的梳子,然后就这么得意地笑了一下。
  有些恶作剧的感觉。但是他还是半天云,所以当他这几分稚气出现在脸上的时候,冲击感十足。忽然之间好像什么东西就涌来了,就是这么苍茫,突兀,且自然。
  两方你死我活的争斗里,第一次见面,偏偏就这么毫不讲道理地来了。所以李桉又仿佛想到了什么,立马加了一个罗小虎从马车离开奔向别处的镜头。
  所以这短短两分半的镜头,竟然是拍了接近三天的下午。而对于林浩来说,就冲这个出场的两分半,他就觉得这笔投资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