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后续

  林浩上去和贾樟柯一起拍照合影,然后就下来了,他现在的身份资历还不足以去呼唤些什么的。而且大家虽然有些悲观,但还是抱着一定的期望的。
  于是接下来金棕榈给到了《黑暗中的舞者》,一如记忆里的情况——说实话,并不意外。它能在《鬼子来了》,《花样年华》还有《一一》的夹击下拿下金棕榈,就说明有些东西真的不多你一个《站台》来撼动。
  但《黑暗中的舞者》上台领奖的时候,场下还是爆发了一小阵嘘声。
  是了,这部电影肯定是达到了拿金棕榈的及格线的,政治正确,大多数人评价还可以,但很难说得上是完全的服众。尤其是在最后强行把两个剧组塞到评委会大奖,然后给了《黑暗中的舞者》最佳女主角和金棕榈,有点强捧的意思。
  毕竟不说争议很大的《鬼子来了》。
  这边王家卫的《花样年华》、贾章柯的《站台》还有杨德昌的《一一》评论界口碑地位均高于《黑暗中的舞者》。
  所以上一秒大家还在欢庆华语电影第二座金棕榈诞生,下一秒大家就傻眼,也是有点惨,台下有不忿的人发出嘘声也不算意外。
  以至于最终,戛纳不得已在颁奖礼后,由评委会召开记者会发布了声明。声称影片的获奖是因为其艺术价值,而并不是所谓的“戛纳嫡系论”“分猪肉论”。
  但这未免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众人最后的解读无非就是:大奖不能全让你们亚洲人甚至华语片拿了,欧洲这边,怎么也得有个自留地。
  其他奖都给你们了,刚好我们也有个自己人该拿了,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平衡。听起来有些可怜劲儿,有些人这么一想能理解一些,但多数人还是有些意难平的。
  ...
  5月23日,林浩在酒店里醒来的时候,贾章柯还有市衫尚三依旧还没有回来。
  拿下评委会大奖,给之前绝大多数摇摆不定的片商打了一剂强心剂。几乎是一群人捧着奖杯还没出颁奖晚会现场,就已经有片商围过来了。
  拿起酒店送来的报纸,这一次,是真的满天都是报道了。不敢说每一份都是头条或者头版,但是非常多张报纸上都出现了他和贾章柯一起手捧奖杯的照片。
  并且报道了当天晚上的情况,有的还配有《站台》剧组以为自己拿下金棕榈前,和发现没戏后的对比图片。至于报道的评论风向不一啦,有的人说好,有的人说不好。
  总归是没拿奖的占优势多一些,支持的比较多。毕竟《黑暗中的舞者》想想好处都已经拿了,再搞反对那一套也是够够的了。
  好吧,林浩放下报纸。
  这篇报道也算正儿八经介绍了一下他,说不定在欧巴罗混了个脸熟也还行。等出门,酒店服务生告诉他有多少多少人来找他的时候,林浩就知道自己还是获得了一定收益的。
  毕竟等他出来确认的时候,还有两个人走过来和他交谈,然后得知也是剧组的。结果谈了谈,人家一个是撞上了档期的配角;另一个虽然是小成本,倒还真是主角,只是片方上来就讲希望他在一部电影里全果,然后各种啪啪啪,还要实拍。
  人家忽悠半天说是为了艺术,林浩表示:哼,你这功力差王家卫远了。惹不起惹不起,欧洲搞无遮大会的邀请函他也收到过,只能说打扰了。
  ...
  说起来王家卫,两人在之前《站台》首映之后是有交流的。
  片场外的墨镜王交流起来还是比较正常的,至少你不会把他和传说当中的那位导演联系起来。对方很认真地给他讲了一些自己表演的不足的地方,比如前半部分不少处理太过精细。
  当然林浩自己当时也就发觉了嘛,还跟张一谋说过这件事情,但他现在肯定是不能驳了人家面子。
  点头称是。
  于是在林浩以为大家还算相谈甚欢的时候,人家撂下两句话直接走了。
  嘿!
  林浩突然有那么点意难平的意思,心心念念的样子被巩利看到了,她就说了一句:
  “等着吧。”
  然后他就有那么点意思了,所以他现在看着手里的留言条,不由得感慨:姜还是老的辣,所以这家伙果然是在套路我?关键是要不是巩利提醒我一句,我现在估计还是念念不忘地想证明一下自己。
  好吧,他把这张留言放一边,然后暂时不理会。
  “啪嗒!”
  门打开,进来的人是贾章柯,显然是一夜未眠眼睛通红,但是满脸喜悦:“浩子!你猜我们今天卖了几个地方,拿了多少钱?”
  “猜不到,但肯定不少。怎么,见者有份?”
  “见者有份!到时候肯定给你争取一笔!”
  ...
  钱多钱少不重要,主要是一个态度。
  两人的关系最终随着这一次的评委会大奖和一声“浩子”,彻底修复。
  贾章柯虽然有些心虚,但还是继续想邀请他出演下一部电影的男主角。林浩说行啊,你给我看剧本呗,这次记得别耽误我档期,贾章柯大大咧咧:
  还没呢,这不先预定着么?
  你这小子成天被娄烨骚扰,指不定就先被他抢走了。
  嗯,娄烨这小子最近在捣鼓新片呢。
  《苏州河》海外发行不错,它的国际版权已经卖到了一个全球艺术片前列的层次。为此,娄烨为他的下一部准备拍的商业片《紫蝴蝶》赢得了很多了投资意向。
  加上贾章柯在戛纳砍下大奖之后,炙手可热。你知道这种新人导演获奖后都会获得很多关注,投不了贾樟柯,对方也会想着要不要看看其他同类型导演。
  资本也是很敏感的。
  所以当晚林浩就接到电话,娄烨嘚嘚瑟瑟地说剧本还没写完,就有人要出上千万投资他的下一部电影,主要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林浩出演。
  对这件事情,林浩没有说答应或者拒绝,他只是说建议你写的时候不要太个人化,不要太任性,也不要...
  总之你要知道这是一部商业电影。
  而贾章柯则更直接:他的意思是,不要学我的一些毛病,指桑骂槐呢。
  三人于是笑。
  大家认识的时候都没那么大名气,但现在大家都开始起飞了。
  娄烨更是笑现在可不止你我,国内现在那是疯狂开启“联系林浩”的这波浪潮,他回来就能感受到国内现在的热情。
  “对了,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贾樟柯还有一阵回国,戛纳那边官方开始接触他,还有太多;林浩虽然也收到这些邀请,但因为之前他已经溜过一圈了,所以他会比较早回去。
  国内有事。
  几天之后,他就要开始进行自己已经推迟了一次的毕业答辩。再不回去,就不能准时拿到毕业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