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九十章 freestyle

  汾阳体育馆,下午。
  今天有些冷,剧组一行人在体育场冻得缩手缩脚的,但还是要准备拍摄工作。
  林浩靠在双杠边上,再读了一遍剧本:贾章柯继昨天给杨荔钠加了一段西班牙舞的表演之后,今儿个早上又见他双眼通红从屋子里出来,二话不说给他俩甩过来一叠纸。
  显然不是草纸,毕竟也不是在厕所见面——显然,是新改出来的本子。
  他又来灵感了。
  导演的灵感这种事情,其实很妙。如果你拍的时候没有和演员、剧情、环境之类碰撞出什么灵感,那你这部电影最多中规中矩,不会留下一些所谓的”高光时刻“。但如果你的灵感太多,又偏离主线的话,那可能就不是亮点,是灾难了。
  贾章柯就有点这种意思现在,不一样的是,他只拍他自己的不管别人。
  真的,太随他自己的性子了。
  今天的改戏都算好的,昨天那场西班牙舞表演现加的,拢共就跳了加起来十来分钟,贾章柯就是喊着要留下了。
  ...
  “挺好的,我觉得加了有意思些,可以留下。”顾铮持有不同意见。
  “拍到现在哪一段他不是觉得挺好的?我是真没见过谁拍电影,一段都舍不得剪。这件事情在新手导演上还...”林浩坐在双杠上,装模作样地评论。结果话说一半,才想起他还真是新手导演。
  就拍了个《小武》,就出名了。
  《小武》投资30万通过海外发行和授权放映,赚到了近500万元。又和和北野武那边联系上,这次北野武的T-MARK公司给他投了600万拍《站台》。
  北野武大家都知道吧?
  北野武、黑泽明什么的,RB顶级导演,不少人也都知道。再不知道的话,《菊次郎的夏天》或者唢呐版的《菊次郎的忌日》总听过吧?北野武拍的。
  他的RB工作室的投资人市山尚三就是《站台》的监制,对贾章柯管束很少。有钱又有自由度,怪不得拍的这么爽。
  “嘁,第六代。”
  他又评论道:“我以前觉得娄烨任性,和老贾比起来,简直就是乖宝宝。”
  诶,还真未见得。要不是林浩这个大少爷包了伙食和住宿,指不定娄烨这家伙拍《苏州河》也要到卖裤头的地步。
  “你这话说的。”顾铮也颇为无奈:“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知道。”林浩点头。
  贾章柯只是拍电影改剧本什么的任性,娄烨可比这更严重:任性拍禁片——老贾好歹还有个电影产出,后来还被上头收编了;老娄纯粹就是一锤子买卖被封几年,然后又出来一锤子又被禁。
  直到最后那几年,才收了性子。
  ...
  闲着扯淡,终于在半小时后,剧组的人根据贾章柯的要求把这里布置好了。体育场可不是什么小场子,所以必须按时间拍完。
  而随着导演一声令下,拍摄顺利开始,贾章柯看着监视器里,“崔明亮”和“张军”聊完了几句,又都沉默。
  离别总是伤感的。
  就像是此刻体育场那一头开始西下的太阳,金黄却总显得几分惆怅。过了一会,梁景东望着在操场里跑来跑去的杨荔钠,低声说道:
  “我已经尝到爱的果实了。”
  这一句台词林浩看到的时候,觉得真是特么不知道怎么了,总之就是酸到牙根了。不过还好他现在是崔明亮,于是林浩一下从双杠上跳下来。
  或者与其说是跳,不如是被这句话里面的内容惊到了滑落下来,然后被迫跳了一下:“什么?”
  “我尝到了爱的果实了。”
  林浩于是双手把着杆子晃了两下,然后又坐了回去,脸上神情微微有些抽搐般的变幻莫测:“你小子!”语气里,说不清还是羡慕还是什么的更多。
  “别跟旁人讲,包括二勇,他嘴快。”
  “放心吧。”
  ...
  操场那边,杨荔钠和赵涛在打羽毛球,王波是裁判。三个人打的歪歪扭扭的厉害,过了一会,杨荔钠过来找梁景东,梁景东于是伸手搂住她的肩膀。
  张军和钟萍最亲密的关系已经发生,这在80年代,没结婚前这么简直是要了命的事情,也算是为后面埋下了伏笔。
  两人笑闹了一会,杨荔钠拉他去打羽毛球。双杠上于是只剩下崔林浩一个人,他望着着那边打球的人,有点孤零零的意思。
  赵涛于是慢慢过来,站在林浩身边道:
  “你怎么不玩?”
  “老了。”
  俩人默默地望着球场,谁都没有说话,但似乎有暗流在汹涌。过了会,林浩伸出手,像模像样地想搂赵涛。
  赵涛轻轻晃了一下肩膀,闪到一边。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赵涛于是转身朝球场走去。林浩便用脚勾着双杠的一侧,身体倒挂下来。
  ...
  贾章柯最近有个毛病,就是演完了戏不喊“咔”,要一直拍到他觉得可以了为止。这也就是素材数量大大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毫不意外地,林浩又要freestyle了。
  你看这个面他又长又宽,就像这个碗他又大又圆。
  嘿,都2000年了,还玩这个梗呢?
  但真的没办法,林浩没演过这种类型的角色,贾章柯也不说他演的怎么样,只是说自己想要什么。于是哪怕拍了一个多月了,林浩也有点糊涂不知道自己拍的到底怎么样。
  管不了那么多了,随便上吧。
  “崔明亮”于是在单杠上挂了好一会,大概是觉得脑子充血难受,他又想起来。然后起来的时候突然他腰就往这么一扭,然后忍不住:“哎哟”了一声。
  扭着了。
  陶勇又是神色一紧想动作,贾章柯一把拦住了他。接着就看见林浩在单杠上脸上又是有些疼,但又勉强忍着不要让朋友们发现,在这动作不大却又挣扎了一会。
  那动作,活像是一只被茧束缚住的蚕。
  林浩就像挂在这双杠上一样,上半身和下半身分离开来,扭曲又挣扎,直到他嘴里发出好几声呻吟,然后一下子掉在地上。
  像一只真的掉下来的虫子。
  ...
  余力为拿着相机对着他猛拍,一点都看不出下了戏两人是聊天吹牛的关系。贾樟柯抽着烟,烟头发亮,眼睛发亮。
  真的是太好了。
  这一段林浩人为临场制造的意象。
  “咔!”
  不过他还是不得不贾喊停,一群人又是一拥而上。好在林浩是真没扭到,但摔下来那是实打实的——也别以为最后贾章柯良心发现,要不是因为刚才其他演员没在恰当的时间反应过来围过来,他是不会喊停的。
  贾樟柯现在也算明白了:
  林浩这小子,皮实着呢。
  但这小子演完看见贾章柯发亮的眼睛,果断拒绝:“不了!刚才那种临场发挥,再来一次也不一样了。”
  小气,贾章柯撇撇嘴,心里想着可以加个跌下去的时候画面变黑,但是有几个人后期配上围过来的声音也行。
  甚至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