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九十一章 过年

  2月4日,晴。
  今天是立春,书上说这意味着万物闭藏的冬季已过去,开始进入风和日暖、万物生长的春季。但实际上外面有没有什么春意不好说,多半是难寻,好在屋内倒是热闹非凡。
  “别吵别吵!北方人吃饺子,南方人吃汤圆!”
  “哪来的面啊?汤圆面有吗?”
  “速冻的!有速冻的!”
  《站台》剧组今天拍到下午两点就收工,因为今天也是除夕。为了自己“一己私欲”赶工的导演,此刻正在被群众声讨,于是他为了逃避提出吃饺子这个事情转移话题,有的南方人就不愿意了。
  或者说,所有北方人都同意吃饺子。
  而南方人则还在争论“什么你们除夕还要吃汤圆?”“不是,汤圆不应该还是甜的?”“什么?鲜肉馅!还有用肉的,简直就是汤圆中的败类!”
  林浩乐得清闲在旁边包饺子,以及很好奇鲜肉馅的汤圆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但条件有限,在“汤圆党”们不团结一直的氛围下,没过多久各自就分崩离析,最后都纷纷加入大饺子联盟。
  ...
  和面,揉面,醒面,剁馅和擀皮同时进行,包饺子,下饺子和做调料。
  嗯,馅料的时候,饺子联盟又分成“猪肉白菜洲”,临近的“猪肉酸菜州”和“猪肉韭菜州”,以及人口不多的“猪肉荠菜州”“牛肉白菜州”“俄亥俄州”...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不管他,分化最大的还是调料碗,各有所爱。
  总之吵吵嚷嚷兴高采烈。
  今天厨房里正在准备着年夜饭菜,剧组一群或专业或不专业的厨师,在大堂里摆了几张桌子包饺子。过年嘛,图一个热闹,他还是重生以来第一次过年这么热闹。
  林浩调好了一碗调料,多辣多醋,山西的醋好啊,然后呷了一口:
  “噫~醋放多了。”
  “很酸么?”
  林浩用耳朵和肩膀夹住手机,一手拿碗一手给里面倒了些开水:“是啊,好酸。”
  开水冲进碗里,颜色一下子就变淡了,加上浮起来的油花葱花。林浩在简易版海底捞自取调料柜前,又给自己加了一勺油。
  曾黎闻言,又偷偷看了一眼门口:“我们今天中午也吃的饺子。”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今天晚上菜就多了,七八个菜。”
  说着便想叹气。
  和很多普通家庭一样,家里春节会做很多菜,然后剩下的几天就都是在吃剩菜了。
  ...
  明显的,白天在家要比在学校拘束得多,两人电话打了一会就结束了。
  然后林浩也端着碗加入了抢饺子大军。
  此时战况已经相当混乱,“猪肉白菜州”的居民们人口过多,已经开始开疆扩土大举入侵“猪肉酸菜州”,其他联盟领土也混战一团,时不时还有旧党高呼“光复汤圆!”,一边继续争抢。
  更有人故作调侃地抱怨,包饺子的时候这群家伙不积极,抢的时候那是起飞。好在这时候菜也上来了,大家又开始坐下来吃菜,但基本上吃了个半饱所以倒没有之前有趣了。
  这时候,春晚又开始了,你说这一波接一波的。等到林浩在现场因为空气不清新而昏昏欲睡的时候,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肩膀。
  是余力为。
  他做了个手势,林浩秒懂,于是两人鬼鬼祟祟从边上溜走,上了三楼。
  一开门,好嘛,好家伙,一群人正撅着屁股摆菜呢。有酒有榨菜有花生米,还有点不知道是炸小鱼还是什么的东西,里面摆了个小电视也正放着春晚呢。
  这里是贾章柯用来讨论的地方。
  这群人,可不就是这一帮帮主创么?
  ...
  “好嘛,可以啊,脱离群众!”
  “别叫唤啊,这可是我抓来的赃物,快吃你的吧。”
  于是林浩笑嘻嘻上前,一边捻了一颗花生米,搓破红色的皮丢进嘴里。陶勇则高举双手投降,笑道:“得,我就这点私货留来自己喝酒的,结果还被洗劫了。”
  “啧。”梁景东因为之前的事,反倒是性格撒开了很多,也活泼了些:“老陶值得的,今天不倒个一两个,别想走啊!”
  “哎,小声点,还是别太嚣张了。”
  主创们集体消失,真要追起来,还是个有点那么不太好啊。于是各自偷偷倒上,包括杨荔钠,然后贾章柯按住了梁景东给赵涛倒酒的手:
  “可以了,够多了。”
  “嗷嗷嗷嗷!”
  众人于是起哄,那点破事大家心里都懂。不过现在热闹,一口下去这可是正儿八经的52度二锅头,火辣辣的一直从喉咙口烧下去,一口就有醉人的感觉。所以很多西方人欣赏不来中国白酒呢,可能就是因为这一口太烈了吧。
  林浩看这架势,估计今晚真可能不止一个倒下去的。
  ...
  结果是,个个都是酒场老手女中豪杰。
  “不是姐,你这唬我啊,不是说一瓶倒么??”林浩傻眼,你喝的这是酒还是水?
  杨荔钠眨眨眼,道:“啧,我也没说这一瓶多大啊!怎么的,这才开始呢,就不行了?”
  这话说的,男人可以说惭愧,但是不能说不行。于是他一边念叨:“酒这个东西啊,喝多了不好,医学研究表面哪怕是百分之一的酒精...”一边给自己设了一个23点59分的闹钟。
  大家于是又嘻嘻哈哈开始。
  什么对贾樟柯的控诉啊,对各种事情的抱怨啊,回忆美好时光啊。总之在这里的人是正儿八经的都熟,所以过了会,作为被灌酒最多的贾章柯第一个醉了,大着舌头问:
  “浩儿,你是几号去柏林来着?”
  “12号晚上走,13号倒飞机去那边。”飞行漫长,拍摄任务也重,所以林浩的时间卡的很紧。
  “柏林啊...浩子,去柏林是什么感觉?”
  “...我还没去呢,去了回来再告诉你。”
  梁景东看样子也喝多了,一拍脑袋笑嘻嘻道:“也是,那浩子去柏林拿个影帝。”
  “得!”
  林浩隐隐有些蛋疼:“太抬举我了。”
  “咋的?”贾章柯看来是真的喝醉了,朝着他不满道:“你的水平我有数,拿奖是迟早的。”
  “是是是,承您吉言。”
  林浩于是一边应着,一边思绪还真的蔓延开来。以前当演员的时候,别说柏林国际电影节,就说是东京国际电影节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也没去过,倒是去过北京大学生电影节...
  ...
  《我的父亲母亲》确实是参展了,但也绝对不会说真有机会给他拿奖什么的。本来他在戏里就是个完全的陪衬,自然不会指望。
  非要说,《卧虎藏龙》他还针对自己有点感觉。不过这个东西,东方人觉得它的武打不够犀利有力,西方人倒是喜欢,但是喜欢电影罢了。
  拿奖这事没戏,至于票房...
  以他20年后的眼光看,都不咋的。
  一群人一直喝到十一点多,基本上都倒下了,林浩也有点晕乎但还比较好。这家伙心里有数呢,知道自己阈值在哪,绝对不会超过那一段。
  他很讨厌所谓断片的感觉,就好像把自己记忆清除了一块,然后他就不是他自己了,说不定就是个被复制出来的,顶替了原主的位置,所以没有记忆。
  “噗,你胡思乱想些什么。”
  外面很冷,林浩被风吹的有些凉,但林浩想靠着这个清醒点,然后看着时间:“是啊,有时候总是会胡思乱想。以后指不定我们手机就可以办电脑做的事情,而且比现在的强多了。”
  “是吗?”
  曾黎索性不再看门口,而是笑道:“那我等着看,不知道等我七八十岁了能不能看见。”
  “要不了多久了,很多事情一旦发展起来了,就很快了。”
  这句话意有所指,两人都沉默下来。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倒数五个数...”楼下电视机隐隐传来声音,其实刚才都淹没在越来越频繁且浩大的烟火声中。现在还没有禁掉烟火,院子里一群人出来嘻嘻哈哈也要点鞭炮,漫天又绽放开一片片姹紫嫣红。
  “新年快乐!”林浩吼道。
  “噼里啪啦!”院子里的鞭炮炸出一条火蛇。
  “新年快乐!”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
  “和我在一起好吗!”
  那边的似乎传来一阵杂音,然后:“...好!”
  “无论天涯与海角~神州万里共怀抱~”
  林浩看着漫天的烟花傻乐,不知道为什么的,他有些得意。因为他就在想,以后万一曾黎跟别的小女生一样要有什么表白纪念日,这个日子也好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