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打”戏

  国内优秀的男演员,很多,冯远正、李雪健、陈宝国...这些人演戏如此厉害,固然有年龄经验的关系,但就算是放在同一年龄阶段,也是比后来的演员要厉害得多。
  林浩出了屋子还在琢磨。
  陈宝国那几种表演方法不敢说信手拈来吧...好像还真是信手拈来,但总之最厉害的反倒不是这个,而是人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表演上还有那些不足。
  就好像自己才上大一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出班上同学的缺点一样。
  怎么说呢?
  举个物理学的例子,自己的同学看待这个角色,可能用5倍放大镜看;自己看待这个角色,可能是15倍到20倍;那陈宝国看待这些,那就是五六十倍以上了。
  在自己眼里这个角色的各个点已经在放大镜下找到了,在别人眼里还可以更进一步。
  林浩这一路走来,兴许是太年轻,还真没有什么人指点他这些高级玩法。大概是合作的大咖少,角色没有那么多要求演技,还有各方面成长不足,所以一直到《站台》的时候贾章柯让他自我发挥居多,才出现升级讯号。
  也算是一步步积累吸收经验起来的。
  现在他的情况,就类似于上学老师讲这个是考点大家重点记,这个了解一下就是了,老师会带着大家记重点。
  但到了高层,“了解一下”的5分现在开始成为他能够上高分的关键了。演员的自我修养这门课,那是随时要反复研读啊。
  ...
  转眼,七月过半。
  陈宝国可能自己也不是那么好的老师,好在林浩是一个很好的学生。这一段时间,林浩但凡有所得,都会集中在那么十几二十分钟请教一下陈宝国,毕竟人家也很累的。
  他就像所有发现新大陆的人一样,有很多东西可以开采。陈宝国和林浩同属中戏学院派,又是“体验派”衍生出的方法派,对拍完《站台》后有所得的林浩大有启发,毕竟他是由“方法派”为主,和“体验派结合”。
  于是到了后来林浩的表演,开始出现那么些特别的东西,就那么一丝吧可以说。但就是这一丝的表现,让他的整个角色一下子不同起来。
  白敬业还是那个白敬业。
  蛮横有,滑稽有,怂和不争气更有,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不在拘泥于自己过往的外形气质,变得不一样起来。
  人们常说,进了戏就变了一个人,但人是多么复杂的一个动物,哪可能那么容易就真的变了一个人。
  其实很多演员到最后,还是演自己。
  但陈宝国的话就像给林浩打开了一扇门——角色有很多空白的地方,一般的演员都会用自己的习惯来填补,进一步会尝试用角色的习惯来填补,这已经很不错了,到了演什么像什么的意思。
  但如果试着用更多呢?
  用不同的方法,也就是从别的思路进发呢?那就可能会从2D角色,开始往3D角色进发了。
  当然了,这是一个很长远的路程,他才刚刚到起点的理论阶段。想糅进自身并付诸于实际,还需要漫长的过渡阶段,唯有多看戏,多演戏,演好戏才能慢慢提升。
  但也不是说现在就没用,至少,他现在绝对是NG少了太多了,且角色那个劲到了。有了这股劲儿,观众们就真的会记住这个感觉的。
  ...
  下午三点,片场。
  “学了这么多?”
  张一谋点头,但心中也颇为讶然的。
  林浩道:“确实学了不少东西,但都是皮毛,还在继续学习呢。”
  林浩一向属于那种准备比较充分地演员,他会分析出一条很好地表现角色方式。但再好的方式都会有所欠缺,这是必然的,就像看球哪怕是最好的视角,也会有看不到的地方。
  所以第一眼看过去,你会角色这个角色还是很全面,但是没那么立体。但今天林浩杀青,张一谋看着林浩刚才的表演,觉得这小子真的成长了。还是那么谨慎,没有学到一点东西就胡乱用,而是有好发挥得地方才用上。
  “你就别说了,德行。现在谁不知道你在年轻一辈儿里,戏好,不显摆。”说罢,又稍稍转过头对着张一谋:“老师这边能有他过来帮忙,你得谢谢人家,别,别老来什么你就应该的路子。”
  姜文私下并不像台上那么横的意思,其实可能他的表象多半拜他的粗狂外表和嗓音所致。
  至少平常聊天,那一切正常。
  “可别夸他了,他都能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张一谋于是接上。
  这两位无疑是熟人,张导的成名作《红高粱》姜文就是主演,前两年还合作《有话好好说》,关系不错的,所以讲话也没那么顾忌。
  ...
  哦对了,忘记说为啥两人在剧组了。
  张一谋过来补拍,恰好姜文今天也有空,而除了这二位以外,田壮壮、候咏、何群、张会军等人也跟着来了。
  于是现场执行导演成了田壮壮,执行摄影是候咏,何群成了现场美工。这特么已经是顶配了,更过分的事,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竟然做了现场剧务。
  剧务,一个学院院长给你做剧务...
  总之这么多大佬过来客串帮忙,轰动了整个怀柔影视基地,毕竟在这里拍摄的肯定不止《大宅门》。所欲许多摄制组停止了拍摄,纷纷跑来看热闹。
  而就这么盛况空前的一场戏吧,拍的不是什么大腕,而是林浩。这是林浩的杀青戏,或者说是补拍赌博后挨打的戏码。
  其实白敬业的戏份本来就少,要不是为了配合主角戏份安排,林浩的戏早就拍完了。郭宝昌提出重拍这个,主要还是因为那时候林浩才开拍,拍出来的这个其实不是很满意。
  结果刚好今天林浩拍完正常戏份杀青,昨天就知道张一谋和姜文来客串了,临时于是给他加了这一场补拍。
  ...
  这场戏本来应该是白景琦一路从院子里进来,因为白敬业豪赌输了十二万两银子。
  当然,前面剧情不只是这样。
  现在先是白敬业作假,白景琦当众销毁了价值七万两银子的假药。又是政府派下军饷,景琦替药行承担了一半,二十五万两。然后除了豪赌,百草厅从南方运的药材又被土匪抢劫,而原清宫所欠百草厅的二十二万两银子由于溥义倒台也不翼而飞。
  白家大宅门己是危机四伏,白景琦压力可想而知。所以为什么要补拍这场?
  这是关键点啊,或者说,爽点。
  就这短短两集,白家承受了太多,观众也是。恰巧白敬业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爆发出这么多,就该挨打了,也别光是虐的剧情了。而具体看他挨打观众有多爽?说实话,肯定不能是一开始那么讨喜的样子,得再改改。
  候咏端着摄影机在门口蹲着,田壮壮等着喊开始,张军等着打板。再加上姜文这种围观群众,在郭宝昌旁边也就是监视器前面,竟然是挤得满满的。
  但都很安静,因为《大宅门》都是现场收音,他们在的地方是拍摄点的隔壁。所以类似于以后电视剧甚至电影配音?不存在的,现在要真敢这么做绝壁给你演艺道路封死。
  待准备就绪,田壮壮一抬手,候咏站好,张军啪地一打板:
  “Action!”
  ...
  里屋。
  林浩正躺在床上用道具做着拍大烟的样子,脸上一片懒洋洋和舒爽的感觉,丝毫不觉得自己接连创下大祸应该做些什么。而少奶奶唐幼琼坐在床边伺候着,奉着茶。
  听到外面动静,他脸上浮现一丝诧异,然后陈宝国一撩帘进来了。
  林浩于是一惊,腿一下子蹬了起来,又因为大概是腿软没有起来,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这次真的起不来了。
  唐幼琼也吓得站了起来,景琦喝令唐幼琼:“你出去!”这位少奶奶没敢说一个不字,赶紧出了里屋。
  陈宝国待她出了北屋,“咣当”一声关上门,插上销子,掉头要回到里屋时,候咏镜头一转。只见林浩已光着脚站在里屋门外,战战兢兢地望着。
  他穿的是一身白色丝绸睡衣,头发打理得整齐,端的是一副好皮囊。整个人却是畏畏缩缩从边上贴着门溜过来,看见父亲回头,便真的是一动也不敢动了。
  看着陈宝国慢慢过来,第一步,他先是抖了两抖,脸上有些瘫住;第二步,他开始大口喘着气,眼睛里浮现祈求;第三步,已近到跟前,林浩已经手足无措,不自觉咽下一口口水,脸上浮现讨好神色正准备说话。
  郭宝昌在监视器前点头:
  就这三步,就是他的进步。
  然而就在这时候,画面里,陈宝国突然就巴掌抽了上去。
  ...
  “啪!啪!啪!”一声比一声响,听的人都有点发颤,何况当事人更是脸色大变地惨呼。因为他用手挡,但根本挡不住:
  “爸爸!饶命啊!爸!”
  林浩开始满屋乱窜,他先是撞到架子上,然后一个花瓶掉下来,他跟着脚一抖,然后重心不稳滑了一下,接着就这么连滚带爬,惨叫求饶:
  “爸爸别打了,我不敢了!”
  唐幼琼带着黄春慌忙跑进院。二人跑上北屋台阶,只听里边传出敬业的哀告和惨叫声。黄春猛力地砸门:“景琦!开门!
  “爸别打了,饶命啊!”
  别打了!开门呐!“
  “妈!”
  似乎就是这一声妈让白景琦想到了白敬业娇生惯养的来源,于是他愤怒地回头望门口,一眼看见了门闩,走过去一把抄起来,敬业绝望地大叫:
  “爸!妈!妈!——”
  “咔嚓——”
  陈宝国将门闩打在他腿上,特制的门闩齐腰断了,半截飞得老高。林浩便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鹌鹑,一声惨叫,便整个人劲儿一松,完全卸下力气,翻着白眼倒下。
  “砰!”
  后脑勺撞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而后没了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