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二十章 聚餐

  “聚餐?”
  林浩有些奇怪,按理来说他和秦海路并不算熟悉,此刻收队之后却是她来邀请自己去吃饭。
  不过他也不是傻的,自然有注意到女生的指指点点,还有嘻嘻哈哈,大概能猜到一些。但秦海路过来...
  多半是打赌输了?
  “嗯,都这么些天了,男生女生都分开训练,我们都是同学却一点都不熟悉。”秦海路想了好久的理由,但也确实是除了班会,大家男生女生之间都没怎么碰在一起过:
  “所以我想请你通知一下班上的男同学,下午我们班上去聚餐可以吗?正好大家可以商量一下,汇报演出的事情。”
  几个女生说的特别厉害,该怂还是怂。
  真要只请林浩一个,怕是女生也没多少敢去的。
  “哦,可以,我一会去给他们说一下。”
  “诶,为什么不找我去通知他们?”
  刘晔傻头傻脑地就凑过来了,真的,林浩是最近越来越觉得这孩子脑子少根筋,有点傻。
  “你?”秦海路瞥了一眼,道:“听说你每天都被罚练,等你去通知,我怕是大家都已经吃过了才收到通知。”
  “我...”
  “好了好了,你也一起去通知吧。”女生一般比男生早熟,所以秦海路也没多说什么,就安抚了她一下。
  说完,也不等刘晔回应,她转身就走。
  ...
  男生们欢欣鼓舞,女生们也暗自为此事高兴,当然还是得调侃秦海路一下作为掩饰。秦海路倒也配合,不过内心倒没有多少真的不好意思。
  说实话,她是故意输的。
  因为她也是学京剧的,哪能不知道这身形呢?她只是...
  还蛮想借此接触一下林浩的。
  可能其他女生还傻乎乎的不知道,但是她认为自己很懂林浩:他开学第一天身上的衣服是路易威登的,上次三试的时候围巾是巴宝莉的,手表是江诗丹顿的。对了,开学那天的衬衫应该是定制的,边角处有金丝绣的名字。
  而她的家境,也很不错,家里也是下海经商的。总觉得,两人有着不少的相似之处。而人嘛,总是会对相似的人有一些好感的。
  只是,别的女生对他有好感的不少。
  军训这段日子,事情算是渐渐明朗了。
  女生们最喜欢的男生,林浩单独一个档次,第二个档没人,第三档牛青峰和其他系的一些学生,再之下才是其他男生。
  不是别的,对比太强烈了。
  相对那些咋咋乎乎,不爱洗澡,也自认为时髦帅气的男生,林浩身上有一股润物细无声的气质,靠谱,可以依赖的感觉。当然还有只看脸看身材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
  下午终究是没能按时聚餐,刘晔不出意外地被留下来,而看管他练习的恰好是林浩。
  终究是无视了他挤眉弄眼的求情,林浩坚持把他训练到六点四十,派来探视情况的探子从一个增加到三个,终于是练完收工。刘晔拔腿就要走,被林浩拉着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才匆匆赶到。
  地方很近,就在中戏对面的小馆子。
  师兄师姐口口相传,这里的家常菜算得上是实惠又美味,虽然距离林浩这个美食杠精的标准有点距离,但这种聚餐,氛围最重要。
  果然一进去,就看见十几个同学起哄:
  “罚酒!罚酒!罚酒!”
  “好好好!”
  林浩无奈,只能接过同学们准备的三杯酒。小酒杯,里面的是二锅头,度数并不低。他自身酒量还算不错,但想到这些同学也敢喝,真是有点咋舌,还是叮嘱道:
  “这酒度数不低,咱们要是没喝过酒的同学,还是喝点啤酒好点,也别喝多啊!”
  结果林浩忘了自己面对的都是一帮小年轻,不少,还都是北方的。所以自然群情激愤:“谁没喝过啊!”
  “就是就是!”
  “...”
  而且这一句话,激得刘晔直接连干三杯,脸色微红。
  得,适得其反,他只好摆出来架势:
  “张彤,牛青峰,你俩是班长啊。这班上同学军训期间喝酒误事,到时候你们可跑不了责任。”
  “唉...”
  现场一片唉声叹气,本来一群人还准备上演电视里不醉不归的情节,结果就被“扫兴”了。
  “算了!点菜点菜!你这个扫兴的家伙!”章紫衣故作生气。
  但也不是真的扫兴,想到军训的时候出这个事情...那也是够呛,毕竟大家这次聚会都是偷偷分批来的。
  不过这话,也就是林浩说出来比较有说服力。这些天牛青峰算是看出来了,这班上啊,绝大多数都相互不服。
  非得服一个人,那就是林浩没的说了。
  无论是从中戏开学典礼上作为第一名上台演讲,还是后续的为人处世,可以说是班里隐形的老大了。哎,牛青峰默默把自己定位为一个跑腿的,就对了。
  ...
  虽然少了酒精的刺激,但青年人在一起少不了热情,气氛自然不会低。
  桌上总有那么些个喜欢闹腾的,党昊就属于其中一个,章紫衣算一个,曾黎也算吧。就三个人,足以闹起一台好戏了。大家嘻嘻哈哈,各种说自己这几天辛苦啊,被晒黑啊,吃不好啊之类的,也有各种期待美好生活的。
  总之七嘴八舌,聊不完,但也不至于闹哄哄。很快菜就被扫荡一空,学生嘛,这个年纪都能吃,但经济偏偏有些也不是那么宽裕,哪怕大家家里都不算穷。
  对付这种事情,林浩太善于处理了。
  所以很自然,他借口国旗班耽搁太久让诸位美女久等了,所以这一顿他请。又说刚才光顾着和胡静说话了,都没吃个意思呢。要再点一些,大家慢慢吃。
  女生们有一种被捧着的感觉,男生也还好,因为林浩说的是:“还不谢谢几位美女,这可是请她们吃的,你们算是捡着了啊!”
  所以气氛还不错。
  只是这样的事情他不会多做,一是照顾其他同学的自尊:他重生前也是大学时期比较有钱,经常请朋友吃饭,可后来大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二是不想让大家觉得,欠他人情。
  当然今晚就没管这么多,不少人也没想这么多。而等吃的差不多了,林浩给牛青峰使了个眼色,他才忽然想起来道:“哎哟,差点忘了。那个,大家对新生的汇报演出演出,有什么主意了吗?”
  “有了啊!”女生们差不多反应。
  “没有...”男生们反映差不多。
  ...
  女生们还真的不愁,因为她们都是舞蹈或者戏剧出身的。
  要拿出来秀一秀?家常便饭呢。
  胡静是云南人,准备了一个五彩孔雀舞;章紫衣和梅婷,她俩已经准备了个印度舞;袁泉和曾黎,已经打算合作一段京剧;秦海路也是,自己准备了一段京剧。
  女生啊,个个都有所学,可以表现。
  男生就相对才艺少了点,此刻一脸懵:
  怪不得女生刚才不着急提这个事情,感情都已经准备好了。
  “林浩,你打算表演什么?”
  遇事不觉,习惯性找林浩。
  “我?我表演踢正步,不然白练了这么多天了。”
  “啊呀,别开玩笑了,你越开玩笑我越头大!”刘晔此时最为头疼,他是真的啥都不会。
  “对啊,你可得帮我们想个办法!”
  “对!同意!”
  “...”
  不是,这不是你们的新生汇报演出么?林浩只能赶紧打断他们的对自己全知全能的幻想:“我也没办法啊!你看我每天训练那么辛苦,晚上还要出去,不就是出去练笛子了么?我打算表演一个竹笛《姑苏行》。诸位的事情,我真的是也没啥办法,但大家可以集体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