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七十三章 舍得

  林浩觉得自己最近极度疲惫,十分需要睡眠。这几天他见识到了李桉拍戏的真实状态,真的,遇见一个细节狂魔是多么崩溃的一件事情。
  林浩本就只是想要一个精彩的出场,结果李桉似乎要的不止如此。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关,然后到两人对手戏...稍微下降了一下标准的李桉,加上个看似安静实则拼命的章紫衣。
  得,减掉的部分远不及章紫衣加上的。
  她是真的拼,比如抢马那一段不小心摔了,腿上青一块紫一块。休息了十分钟,立马继续,甚至他觉得如果不是安全原因,那个骑马射箭的远景她都不想用替身。
  看着眼神,就是想自己上。
  苍天呐!他正儿八经准备也就一个月,要求这么高,可他哪里能准备那么充足,琢磨那么透彻啊!
  双重折磨,此消彼长。
  而这边导演的态度,他倒不会觉得李桉是多喜欢上他了,林浩隐隐能感觉到李桉纯粹是对半天云的喜爱,以及对自己对角色理解的认可。
  也确实,对从半天云到罗小虎,李桉其实觉得自己想的和拍的不算一致,让林浩自己先用自己的办法处理。所以林浩立马调整了演法,就整个人带着半天云的劲,一步步慢慢把罗小虎调整出来:
  因为其实于罗小虎而言,“半天云”只是一个在大漠中求生存的工具。罗小虎是个有纯真和良善的男孩,他渴求的是一种内心的安定。
  所以半边天在遇见玉娇龙的那一瞬间出现了罗小虎,但是很快他又掩藏了。等这一次次碰撞和一天天的相处,他最后终于是把罗小虎真正地展露出来。开头和结束,成一个对比,而这也给了林浩一些时间缓冲。
  但,也就三周,而且这已经拍了快一周了。
  ...
  打算一有空就睡觉的林浩,好不容易谋杀大量脑细胞想出了方案,和导演沟通之后,感觉整个人几乎是瞬间放空,终于是达成初级目标步入睡眠。
  结果第二天刚睡醒,高小松电话就过来了。讲了一些东西,重点是钱到账了。包括林浩这一季度的一些分成啦,专辑分成啦,还有杂七杂八的收入,总之不是很多。
  林浩耐着性子闭着眼听完,直接说都可以,他虽然说是抵押了房产换来这差不多一千六百万,但也不是真的就穷了所以钱暂时还不是问题。
  结果说完这个,高小松磨磨唧唧的,然后终于才说:“你能不能再继续接着出下一专?”话里话外,其实也是公司杯具,感觉就快运行不下去了。林浩也只能实话实说,过了这两周多你再打给我,我现在是绝对没心情的。
  刚搞定这边,那边娄烨又打电话来了。
  他现在不是内地禁映了么?
  好在那边法国片商在影展之后陆陆续续卖出一些版权,自己投资的分成也算是来了。于是林浩又耐着性子聊了一阵,因为除此之外娄烨最近事情也不少。
  带着《苏州河》到处参加各种影展,拿奖不拿奖可能都还好,主要是到处卖版权。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非洲某个影展上,正在回屋子的路上。林浩说那还有能买电影的主?
  人说怎么没有,这里还是有影响力的。
  林浩对他充分放心,所以也是没多过问。只是再次劝说他,他现在写的这个本子要慎重。这次是因为只是爱情,下次可不会这么好运。可娄烨也就是娄烨,不拍这些闷骚的感情,拍什么呢?
  ...
  两通电话轰炸过来,睡眠直接GG。这俩可不是黄磊何炯,想打电话的时候还会考虑一下你,基本上就是轰一通电话就过来了。高小松如此,娄烨更是如此。
  林浩叹了口气,看了看表,早上6点32分,还有不到半小时他就要开启兵荒马乱了,别看他拍戏的时候看起来潇洒肆意,但想想其实他可是戴着发套,化着妆,在8月份的旧疆拍戏...
  甭管是不是就穿一件袍子,这种都不顶事儿。先不说黝黑黝黑的油彩吸热,就说为了肌肉线条,开拍之前必须做50个俯卧撑热身就够热了。
  而等到拍摄打戏之后,李桉要求更高了,很多动作比以前更激烈。就比如说林浩抢章紫衣枪的那场戏,李桉的要求是又要有意境又要有武打。
  说白了就是希望林浩好似大鹏展翅,猿臂轻舒夺过长枪,但又不能只是这样,要更有气势一点——之前玉娇龙撕裂披风的时候,李桉要他演出像是玩闹一样让着她,但这段戏的同时,又要有一个高超的收尾。
  所以八爷崩溃了,林浩也崩溃。
  就为了这一场戏,他在马上来回后仰,扭曲,肌肉线条展示,然后继续全靠腰腹再扭回来,偏偏还要做出一副轻松随意的样子。如此这般折腾,还是在颠簸的马上,其实危险系数并不低。而且真的,要不是年轻人腰好,你换个人来试试!
  导演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当他发现你能给到9,就绝对不会让你给到8.
  这是一件好事,但过程也很辛苦。
  ...
  上午8点。
  “你需要休息。”
  江治强步入了李桉的房间,一屋子的烟味和一眼看过去他眼里的红血丝,估计昨晚又是只睡了一小会。
  其实江治强见过很多这种导演,包括张一谋也是一样。在拍摄电影的时候,心里有强大的动力,所以每天睡那么三四个小时也是精神满满。但这种东西,并非长久之计。
  “我知道。”
  李桉其实也没有料到一开始会拍成这样,说实话他自己设置罗小虎这条线的时候都没有处理得很好。偏偏他从演员的表演上,看到了一些可行的路。谁都希望自己的电影尽可能完美,所以他继续道:“但是林浩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想法,我得改一改。”
  就像林浩只是简单提出自己的一个想法,导演可能也要落实到各个戏上——不止是罗小虎这一个人物,还有玉娇龙。还好他和其他人物相交很少,不然更麻烦。但这也可能意味着,这两天的一些素材不能用了。
  “咳咳,”
  好吧,熟悉的场景再现。
  当导演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制片就要登场了。因为剧组哪怕投资很多,但每天的开销也是哗啦啦如流水,所以资金同样不是那么的宽裕。
  他作为制片人得为这个电影负责,为所有的钱负责,毕竟这三周如果拍不完,那后续可就麻烦了。所以江治强拉过一把椅子,然后坐在他对面,道:“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但觉得,是时候要放掉一些东西了。”
  ...
  下午,戈壁滩。
  李桉拿着本子也有些惆怅,他知道哪怕他很想再多三周,多拍一些。但无论从什么角度讲,都不能这么做了。只能抿着嘴,却又不知道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在这小小的一段距离里漫步。
  “导演怎么了?”
  林浩悄悄问旁边的章紫衣,现在的阳光已经到了最好的时候,灿烂的金黄色,为了等待这个充满生命和情感的强烈颜色,导演一般是不会放过一分一秒的。
  但是他今天似乎显得有些无力。
  “我也不知道,导演好像从一早开始就这样了。”
  “哦。”
  早上拍的是章紫衣的单独戏份,但从一早就开始意思就不一样了。
  所以其实两人都很紧张,因为其实挨批的不止是林浩,或者说,章紫衣知道李桉有时候的眼神,远比骂人来得更难受——林浩没有哪一天不挨骂的,但骂完立刻林浩再来一条;她很少,导演只会走到一旁抽闷烟,然后再过来指导。
  “林浩。”她忽然轻唤。
  “怎么了?”
  “...没什么。”
  林浩微怔,然后侧过头。这时候的章子怡脸上也画着偏黑的油彩,这个发型更是有点头大脸圆额头大的意思。毕竟拍的是之前的故事,和玉家小姐的时期,完全不能比。
  看这神情,也知道在想什么。其实她也不是发挥多不好,只是李桉有点偏向他了。
  “准备开始了。”
  然后旁边传来声音。
  ...
  李桉无疑是做了某种决定,所以八爷轻松了。
  因为他降低了对打戏的要求。
  其实两人之间的打戏本来就是难点,林浩的身形和章紫衣的身形,注定要设置一个打的不分彼此的感觉是很难的。
  就是罗小虎可以强于玉娇龙,但不能碾压。所以他也会时不时吃亏,好像猫自以为在戏耍老鼠的时候,被反咬一口这样。才发现对方亦有长处,攻自己的短板。
  难啊,这样设计。
  以往李桉都会纠结一会,然后又跑过来给袁和平提要求,这种要求往往折腾的袁和平都无语,但是现在李桉主动减弱了这一部分。这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不然拍着拍着就没钱没时间了还没拍完,对于任何导演...除了王家卫...都是很痛苦的。
  而那留下来的,就是情感的部分。
  既然不能尽善尽美,那就把最主要想表达的拍出来。现在时间只剩下两周,但终于是调试过来,准备再次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