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八章 完整的一首诗

  林浩回来就看见胡静在和一个女声聊天,终于是心思放松了一下。
  然后那女生一转头...
  真的,又是认得的,真是这一届真的太多眼熟的。他可能不知道这一位别的作品,但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知道吧?
  梅婷!被打的那个!
  嗨,这家伙,好不容易有人能和胡静聊上,林浩乐得自在,也不提刚才的事情了。
  听两人聊天他才知道,梅婷倒是一直呆在这里的,她号稍微比两人前一些,808。不过她在现场打听到的情况,可比两人多了不少,只是这种东西越说越紧张。
  比如说一试的过程。
  中戏考的人是很多的,一千来号报名初试,一天弄完,节奏自然很快。所以规矩是报考号,名字,自己要朗诵的内容名字,然后开始。
  一般如果觉得不太行,三四句,老师就会说好了。其实这时候他就大概知道你有没有底子了,如果你实在是不错,或者说老师觉得你这东西我没听过之类的,或许会让你多念一些。
  但听完多半成功,没听完也不代表你就被淘汰了,而是老师已经知道你的水平,到时候初试完了会综合比较你的排位。当然了,这些东西就说不好了,所以大家基本上都是从老师们的眼神里,判断自己到底有没有戏。
  只是多数人判断出来的,都不乐观。
  反正初试至少筛下去一半多的人,所以最多只能有三四百个人吧,能够进入二试。这第一关就不简单,何况这还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还有二试三试,大家心里都没个底。所以两个女生在那叽叽喳喳小声说个不停,配合上周围各种朗诵,嘈杂的环境里只有林浩怡然自得。
  ...
  林浩自得是有底气的。
  就像是下午来串了一圈的王千原提到,章紫衣之前也在常莉班里学过一样,林浩也算是花了大价钱在中戏这边了。主考里有他认识的,加上他这个水平,要是初试都过不了,那就扯淡。
  果然等了一会,章紫衣和赵微来了,都还是自信满满的样子。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推移,终于是到了喊名字的时候。二十人一组,因为中间难免是有人没来,所以四人竟然是分到了同一组。
  一溜儿进去,七位主考官,林浩认识两个。一位在他那上过课,一位是见过几次聊过一些,对方对他观感还是不错的。当然这会大家都眼观鼻鼻观心的,没什么交流。
  “856号,没问题就开始吧。”
  正中考官把资料摆正,然后就开始了。
  这组第一位考生准备的是《致橡树》,可惜明显不太想,开头第一句就很浮夸,两句就:“好了,下一个!”
  纵使再多不甘心,这个考生也只能退后,让下一个人上前。结果下一个女生比他更紧张,直接磕磕巴巴,被打断了还哭了。考官见多了这种情况也不能耽搁进度,只是道:
  “下一个!”
  胡静吸了口气,转头看看一脸镇定的林浩给了她一个支持的眼神,便心里似乎也安静了些。稍稍整理,上前:“考号858,姓名胡静,朗诵题目《再别康桥》。”
  顿了顿,她开口:“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好了可以了,下一个。”
  然后果然不出意外,直接就是下一个了。胡静忍住心里的失落和慌张,而这边,林浩终于上了。
  ...
  看一个人,气质是很重要的。
  正中的考官抬头看了一眼,就没低下头了,其余几个也是跟着抬起头来。做艺术的,气质形象很重要,就像上一个女生就长得很不错,而这一个不只是长得不错,更有一种沉稳的气质在。
  “这个好,挺稳的。”
  “老张辅导过的学生,我认识。”
  主考们聊了两句,前方林浩也开始:
  “考号859,姓名林浩,朗诵题目《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林浩选了一首海子的诗,算大胆的。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他的声音并不算得上是极有感染力,但这种“收住”的感觉,反倒是让剩下几位没有听过他朗诵的人都心头一亮。
  因为有太多人在诗词里倾注过多的感情,甭管到位不到位,听多了腻得慌。但这位考生是不一样的,单听他的朗诵,第一时间会想到清新明朗,单纯明净。
  再蔓延想到对生活的希冀。
  然而到第二段,“从明天起”,也从这起,似乎就界定了第一段的美好风景只是在梦里。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终于到了第三段,终于似乎把这前面两段连起来了。其实这些幸福是属于其他人的,他只能祝愿,但也不能拥有了。面对这一切其中的复杂琐碎,最后结尾一句“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似乎是有些愤怒,但已经远去了。
  立刻整个感觉就不一样了,这是林浩加上自己理解和感受的解读,未必准确,但多了一分真挚。
  当然他自己也有几分惊讶,居然真的朗诵完了,他本来以为第一段就会被叫停。因为他的台词说实话也不是真的好到不行,至少没到他自己心中的标准。
  “很好,下一个!”
  考官点头,而林浩可能忘了,他现在在考官眼里,也就是个17岁的小孩。还没上学久有这个底子?不错了。
  ...
  接下来两女生,赵微正常发挥,章紫衣念一半居然忘了。还好一位考官好心帮她补齐了,她也连忙道谢。
  只是她这一下来,心情糟透了。而周边的人,似乎因为她的表现反倒是都好像整个氛围一松。毕竟林浩的表现在前面,她们俩本来就是有些倒霉,会显得她们相比没那么好。而有消息灵通的,更是知道这次一试能全念完的本身都不多,何况还得了一句“很好”。
  这已然是了不得了的,自然压力大。
  至于等到林浩这边听完全组朗诵,心里想着自己还是高看了大家的水平。确实个个都长得不错,但是朗诵起来都有点差强人意。
  比如有像是小学生“有感情地朗读课文”,有带着自己当地口音的,还有特立独行手舞足蹈加戏的。总之哪怕是宣明了考场规矩纪律,这二十个人也是花里胡哨花样百出,各种毛病都有。
  出了考场很多人都是心里没底,当然最有底的林浩也不好意思说表现得多高兴,只能也跟着一起默默离开就对了。出了学校,大家互相打招呼后,各自回去了。
  这时候,章紫衣还不是蜚声国际的影后,赵微也不是大受欢迎的小燕子,胡静也只是一个有些漂亮的女生,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如何,都还有些忐忑于这次的成绩。
  包括已经小有成就的赵微。
  可我知道,林浩心里莫名其妙就冒出些恶趣味来。我还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还可以见识一下这么多自己重生前仰望的大佬的青涩时光,说不定还可以...自己也成为那颗被人仰望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