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六十六章 投资

  “投资?”
  张伟平听清楚了林浩的话之后,不得不再次确认了一遍:“这部电影的投资可不少,风险也不好说,毕竟李桉也是第一次拍这种武侠片。你知道,他还不是长在内地,所以这种情况其实还是要谨慎考虑的。”
  他顿了顿,才带着讶异道:
  “难不成,你家这么有钱?”
  “不至于不至于。”
  林浩也是汗颜,他打电话来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行不行得通,所以才主动来问问做制片人的张伟平。而且,他也真不是拿得出那么多钱的人。
  要真的在这个年代都能拿出1300万美金的现金,那真的他可能都不太想这么演戏了...咳咳,不是别的,他大可以直接投资他看好的作品,演各种角色,容易多了。
  “我是说,可不可以带资进组,一两百万美金咬咬牙我还是可以拿出来的。”林浩的意思是,他带着一定的投资进组这种事情,毕竟去试镜的时候隐约听到剧组寻找投资不是很顺利的消息。
  所以投资会是一个选项,毕竟《卧虎藏龙》这种戏,投资肯定是稳赚不亏,甚至是大赚特赚。
  而且单纯地演员其实很被动的,别看一个个经历多辉煌,但实际上就是这样被导演选择,后来还要被投资方选择,最后还要被观众选择。看似有了名利,但实际上好处是谁的,大家清楚。
  而有了带资进组这个事情,成为了投资方会好很多。进一步如果能拿下,他的计划就会好走很多,毕竟《卧虎藏龙》这个作品分量非常重。奥斯卡啊,之前提名最佳外语片《霸王别姬》都能热门很久,《卧虎藏龙》还拿了最佳外语片呢。
  其他作品或许还好,但这一部,最好还是拿下。再来一部主角作品什么的,他应该也可以开始挑角色,开始走出自己的特色——演员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林浩的特色肯定首先是脸和气质,但出道初期的作品不一定能发挥,没得选。嗨,也是没选择权的意思,有好资源就赶紧上就对了。
  可惜的是,还没有继续畅想,张伟平就打断了他的思路:“你有这个经济实力我也很惊讶,但我必须说,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打算的话,我建议你现在不要这么做。”
  ...
  过了一阵,林浩挂断了电话。
  张伟平是个商人,所以他简单给林浩建议了一点东西。首选就是,牌不要一下子打完,尤其是这种可能会影响到整个战局的牌。
  在他看来,这次李桉确实很难拉投资。
  但一般开始的时候,一般张伟平他自己不会倾向多方投资,因为投资方越多,可能牵扯到越多;也不会倾向演员投资,因为这可能会对拍摄产生影响,尤其是李桉这种导演。
  所以其实林浩提出所谓的带资进组这个选项很有意思,但不一定会给自己带来多大优势,甚至会给自己带来劣势。导演肯定不希望你通过这种手法获得角色,亦或者给自己增添砝码。
  就如张伟平说的一样,这件事情如果带入他和张一谋,就很简单:对于他来说,可能是筹码,是好事情;但是对于张一谋来说,如果他目前还并不是真的缺资金,或者有自己对演员的坚持的话——其实就是压力,压迫他选角色,这是一个认真的导演所不能接受的。
  至少,不是那么喜欢的。
  ...
  “据我所知,他们现在也是拉投资的初期。一般来说,我们都是定下主要演员之后,再拉投资。所以我觉得你先安静等着结果,如果选上皆大欢喜;如果不行的话,你再看后期用投资人的方式入局,时机要把握好,我可以帮你看一下。”
  “但是我这边《像雾像雨又像风》也是在选角,如果等到他们后期的话,可能不一定能对上。”
  《卧虎藏龙》这边要求的是一年之内不能接戏,因为要花大概半年甚至更多的时间进行培训。而《像雾像雨又像风》这个剧组,估计最多也就三四月份定下主角。
  不能三心二意这也想那也想,这对于他一个新人来说,不行的,何况这两个本身就有着不可调节的冲突。
  “那这就没有办法,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就像你当初选择《还珠格格》和《我的父亲母亲》一样。这个选择你要自己做,结果谁都不知道。不过你可以先两方面都跟进,最后及时选择就是了。”
  “了解了,谢谢张制片。”
  林浩感谢完张伟平之后,又思考了蛮久,决定采用这个方法。
  这样相当于给了自己两个机会。
  至于鱼和熊掌究竟选哪个,还有一定时间让他跟进比较的。万一,《卧虎藏龙》人家就真的直接选了他呢?
  ...
  接下来就是思考分析和判断,以及和高小松对《那些花儿》进一步做完善。
  目前来讲,已经大概接近范玮琪的版本了——隐隐约约有接近啦。对了,林浩还学了吉他,因为高小松说你咋可能不会这个呢,作曲人那一栏也要加上你的名字,你还要出去演出呢。
  他们要把林浩打造成校园偶像,白衣飘飘的少年,一把吉他是必须的。嗯,只要别让他弄那些杀马特长发就行。
  至于在录音室更专业的其他操作,他也就大概看了看觉得没多大兴趣,精力有限还是做好自己的吧。
  他只要负责大概感觉这个到没到他的预想,然后接下来就是录制了。而也许是前面太拖沓,到这一部分,进展还是比较快的。林浩也才知道,自己唱完是要修音的,担关键是唱了一会,人家让他一句一句唱。
  “不会吧,我唱的这么烂?”
  林浩好不容易过完一遍,就出了录音房,问道。
  “也没有,但是专辑肯定要做到尽善尽美。别说你了,很多歌手都是一句一句录的。”高小松安慰道。
  林浩只能摊手,虽然感觉有点在忽悠他,但他确实也就这个水平了。如果非得说他学了多久,那就是艺考前学了。过了这么久,很多东西也是忘了,都是慢慢来的。
  也是,反正不是专业的。
  他现在更多不是卖的唱功什么的,而是卖的他的形象造型,还有曲子。某种方面上,他也算是唱片公司打造出来的“人设”歌手,卖的多半是他白衣飘飘的少年的人设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