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八十九章 片酬

  车一路开,完全就不见梁景东那辆车的影子。等到了火车站,大家呼啦啦就下车过去。他们这车开得很快,林浩心惊胆战的,但好歹赶在这班火车发车前到了。
  一群人就要冲过去找人,结果被车站的巡警给逮住了,好一顿询问——人家觉得你一群人急急忙忙,又没有行李又成群结队,不像是好人,那你能怎么的?
  贾章柯一言不发,就死命挣脱想冲过去,几个人刚想劝就被人家两招拿下。这家伙,老老实实身份证什么的给看看最多登记就行了,这下可好:
  林浩现在坐在那个亭子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乘客一波波的。贾章柯最惨,第一个被带去问话,当然他们也少不了。顾铮正在打电话说明情况,司机是当地人,也在打电话看有没得关系捞出来。
  “哥们,你们是怎么被抓的?”
  “...”林浩看着丫一脸歪头斜脑笑的样子,怎么就觉得笑得有些贱呢:“急着找人,敬茶拦着我朋友他着急进去,闹呢,就被带过来了。”
  “真巧,我也是,哎,我女朋友今天生气出门...诶你那什么眼神?我不能有女朋友么?”那家伙一脸不可置信。
  “没有没有。“林浩口是心非。
  “诶,人不可貌相!”这家伙拍了拍自己的腰包,鼓鼓的,得意道:“男人啊,不能看脸,得看实力。”
  ...
  再看实力,这家伙被叫过去问话也老老实实的。好一顿折腾,几人挨个被带去搜身问问题,做了个笔录。顾铮好一顿解释,司机也找到了人求情,总算是可以离开了。
  但就这半天时间,别说火车了,飞机都从候机到起飞了。
  真要走,早走了。
  于是他们带着一肚子失望就只能回去,路上又下起了雪,司机不得不耐着性子开慢一点。一群男人开始在车上抽烟,然后打电话,继续问那边怎么样。
  人家说都追出去多远了,半路还有一辆车都追没油了,都没找到。配合着车窗外飞舞的雪花,林浩觉得这剧组真的绝了。
  “没事,我们到时候回来加点油,去把车拉回来。你们先回车上,外面下雪了冷。”顾铮大声嚷嚷着。
  林浩也看着车窗外胡思乱想,这种情节,不应该是霸道总裁追妻戏码么?咋,你和贾樟柯还上演虐恋情深啊?啊我生气了我走了,我又回来了,你生气了,你又回来了。
  狗血戏码在脑海里上演。
  一度升级到了《回家的诱惑》级别。
  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寒颤,自己都有点好笑。但说实话啊,梁景东如果是真走了,估计别说第四天开机了,第五第六第七天能劝人回心转意或者找到替换,再开始就不错了。
  “诶?”他正想着,司机就突然开口了:“没油,对啊,他跑不了这么远的啊?”
  那个车烧油快,于是一群人又去问加油站,结果猜怎么着,还真问到了。等他们这边赶回去的时候,人家已经把他劝回来了。
  院子里,梁景东冻得有点哆哆嗦嗦的。
  他开了车跑了一半突然又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加了油之后,就开到别的路一条小河边待着。最后被余力为找到,余力为先是大骂了一顿剧组多嘴的,然后又保证一定会处理,接着说这件事情是我的错,让你受委屈了。
  总之回来了,但梁景东这时候忐忑了。
  贾章柯下了车,面色憔悴又有些疲惫,剧组众人都看着他。这么一耽误,油费人力心力就不说了,就光是剧组每日损耗又是多少钱。一百来号人,加上设备,每天开销五位数。
  再怎么样委屈,损失在这摆着呢。
  “...”
  然而他什么都没说,摸出烟盒递给梁景东,梁景东接了一根,然后贾章柯拍拍他肩膀转过身就道:“好了,人没事就好,散了散了。”
  ...
  和好如初,贾章柯赶走了几个多嘴的,挺有些人也多多少少参与了说闲话,所以自然也不会逼逼更多,等到第四天剧组终于又开始拍了。
  多灾多难,好在风雨过后是彩虹。
  第四天白天拍的很顺,到了晚上,因为这件事情也算是因为大家相互不了解产生的,所以当晚贾章柯就把大家聚在一起——不干别的,就是聊天交流。两人一组,要不停说话说半小时,啥都行。
  然后休息十分钟,继续换人一组交流。
  这东西执行起来一堆问题,有人一个晚上都没有换人,聊了整整三个小时,第二天就宣布处对象了。当然是不是干柴烈火给自己找借口不说,但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段,大家都真的被强行拉近了距离。
  后遗症就是不少人嗓子都有点哑。
  但贾章柯就是不管不顾,强行这么让他们搞了...算了换个词,交流了十天,期间换着法子,打牌啊,讲故事啊什么的都来。总之再陌生的双方,内向的性格,被这么避着面对面交流,总归是熟了。
  林浩没见过这么野的路子,打电话的时候直啧嘴:“你说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这要真在其他剧组,导演都不一定能处理好。”
  “人家能当导演,肯定也是有一套。”
  “是吧,不过昨天顾铮聊天的时候说了,导演也有不知道咋处理的。当时决定给我十五万片酬的时候不好意思了好久,怪不得那天娄烨给我打电话说这事。”
  其他人当然都是两三万最多,但十五万对于目前的林浩应该是不够格的。曾黎也知道,于是她突然想起来之前和紫衣的电话,就问:“你这都是友情价了,不过说起来你现在身价怎么样啊?”
  林浩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苦逼道:“不知道啊,基本上都是熟人推荐。给多少,我就拿多少了呗。”
  “紫衣可多了,她那天给我说...”曾黎说着说着,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开口。这段日子紫衣过得很难,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拍戏的关系,她现在感觉一个劲想证明给所有人看。
  太想得到认可了吧,曾黎想了想,之前林浩见她还好好地。三四个月不见,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
  片酬多少或许林浩没那么在意,但是这是一个身价和发展态势的指标。投资人和导演们最为清楚现在的行业规则,所以别扯什么逼格奖项之类,给你多少钱这就是一个市场对你衡量的标准。
  林浩能拿十五万,是剧组穷。
  所以他正儿八经的市场价多少呢...
  三十万应该是有的吧,他就这么想着。
  转眼,开拍二十多天,几人进入状态了拍的很快。大家笑说过年之前指不定能拍完回家,而林浩这边没摔跤了,导演也终是安排倒过来拍一些戏。
  今天拍的就是看《流浪者》,三个男生一辆车过来的那场。
  ...怎么有点怪怪的。
  “慢点啊,我可说了这地可滑。”王波嘱咐道。林浩最后一个上单车,但他和王波都是大个,梁景东是个小个,两人夹着他怎么看怎么滑稽。
  但就是得这样,车是张军的,哪怕窝着点也得这么坐,三个人在一辆车上要骑过去。好在就这一小段,否则他也不确定这辆回收回来的老旧自行车能不能坚持。
  “没事,应该可以。”
  梁景东看他这样,安慰了两句。
  经历过一些事情后,按顾铮说他的脾气真是好了很多了。而说起来上一次的事情,剧组里好事的人给林浩取了个“瓷娃娃”的名字,搞得他哭笑不得。
  “永久的哩,可结实。”老乡在一旁看他这瓜皮样,凑上来说了一嘴,这车可是好牌子类。
  林浩于是就朝老乡笑了一下,他这真是感觉冷。羽绒服脱了,下面又穿回了喇叭裤,薄薄的那么一层,冷得不行。更别说腿时不时碰一下自行车,都要命。
  那边贾章柯喊:“好了么?”
  “好了!就等着呢!”顾铮拿着对讲机,也回过去。几人早就准备就绪,今天安排的比较紧,拍完王波就杀青了,明天是大段的林浩和赵涛的两人戏。
  “好,来,3,2,1,,action!”
  ...
  门口,赵涛和杨荔钠站在雪地里,看着对面。大喇叭里播放着音质很烂的音乐,一首歌放随身听里估计不超过200k,却是贾樟柯好不容易弄来的版本。
  雪地里,两人翘首以盼,赵涛踮着脚看过去:“几点了,还不来,票都快卖完了。”
  “那是他们吗?”
  “嘿嘿,是吧。”
  赵涛说话的时候不自觉摇晃,笑的时候还带点鼻音,缩着个手。而杨荔纳扎着两个羊角辫儿,双手揣在胸前,就定定看着。
  余力为只是拍着她们的后面,一动一静,一个背面一个侧着一点,就这光看背影也不觉得无聊。
  “咋像个赖皮似的,你看那个崔明亮,一看就不像个好人。”赵涛又声音里满是笑意,贾章柯不自觉面带欣赏。说实话,他给这个电影找演员,单纯从惊喜这个角度找到最合意的其实不是林浩,是赵涛。
  林浩十五万呢!顶七八个梁景东了。
  但想想人家表现和友情价,这家伙又偷着乐了。
  乐了一下,回神。
  监视器里,戏还在继续,这部电影贾樟柯用了很多长镜头,看起来就跟自己也跟着在后面看着这一切。
  “你骂骂他吧。”
  赵涛默契接话:“你骂吧,我不敢。”
  “我骂。”杨荔钠于是应下这个差事。
  三个青年骑着车过来,不过是一辆自行车。有点可笑,但这年头自行车就是个稀罕玩意,三个人一起也是昂首挺胸的样子。
  “什么意思啊?几点了。”
  杨荔钠饰演的钟萍性格可强,可大胆。
  同样穿着喇叭裤的张军朝她笑笑,接着道:“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表停了。”
  “缺心眼啊?”
  “少智慧。”两人一顿斗嘴。
  这边赵涛则是看着林浩的裤子一脸惊奇:“穿的什么裤子啊?”
  林浩晃了晃身子,有那么点得意,却装着平常的样子看了看她:“跟他一样啊。”
  “这么大了还跟人学。”
  林浩于是又切换成方言:“向先进看齐,一帮一对红。”每当他觉得别人不懂他的时髦的时候,就切换一下语言,好像这样就能让人听懂似的。一群年轻人嬉嬉闹闹,贾章柯也不喊停,反倒是对着他们拍了半晌。
  ...
  拍了好一会,贾章柯喊咔,下了戏,杨荔钠才神神秘秘道:“诶,你知道导演偷拍咱们不?”
  “啥?”
  “我看见了。”杨荔钠是个东北人,激动的时候有一点乡音出来:“可爱拍了,那天你们在屋子里候场的时候,我上厕所回来就看见他就在可劲拍你们呢。”
  “是吗?”林浩一愣,然后来劲了:“诶,涛儿,你和导演最熟,你知道吗?”
  他一开始演的时候还带了很多思考,演起来很累。后来导演就说你自然点,成为那个角色,不要想着镜头里表现太多,慢慢给出来,自然就好。
  没想到啊,在这等着他呢。
  “...是有。”
  “诶,我说嘛。”林浩晃悠着两条大长腿,在地上来回鼓捣雪,搓出一个小快快。然后也给他们分享自己的见闻:“不过我觉得导演拍的素材太多了,你看这一天恨不得拍满,剧本加了又加,照这样下去,130分钟肯定是装不下的。”
  贾章柯开戏的时候,只写了一半剧本。
  然而就林浩他们目前拿到改了又改的剧本来看,自己刚开始拿到的,最多就算目前剧本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了。
  “130分钟?”
  “是啊,一开始签约的时候就说了。”林浩深知这些电影,不能在国内上映,去国外就是为了冲奖的:“必须130分钟以内,太长的不行的。”
  “那...要超过了咋办?”
  “超过了...要么有一方放弃,要么导演赔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