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六十五章 第二次试镜

  “诶,我说,你什么时候能给我们拿个奖啊?”三小时后,黄磊的屋子,大家又在烤肉。
  铁板烤肉,用孜然胡椒辣椒,外加葱姜蒜酱油等等腌渍过后的五花肉,切成薄片,在铁板上翻烤。不用非得说到什么两面金黄,自己家烤肉没那么讲究,只待肉的颜色煎至变色,肥油滋滋作响即可。
  加起来,蘸料或者不蘸料随你。
  再或者,也可以用紫苏叶片等等包裹,效仿个韩式烤肉的吃法也不错。
  “没我的份啊。”
  林浩摊手,然后道:“人家一人分饰两角,层次表演多丰富的。我从头到尾的表演水平,大概就从我的发型看出来吧。”
  “怎么你比他还急呢?”高小松用着他那特有的腔调,慢条斯理对黄磊道:“不过恐怕他都拿了影帝,那首歌都没做完。”
  “这不是慢工出细活么。”林浩笑道:“反正朴树的歌要明年1月份出,我们这边再该两次,二三月份出差不多。”
  高小松于是动作一顿,道:
  “说起来,你真是随便哼的?”
  “不然嘞?”林浩装模作样地做了一个思考的手势,然后假装想了一会,才笑道:“哎,真是这样,我学的那点乐理也就那样了,难不成你还以为我提前知道了啊?”
  “那倒不是。”高小松撇撇嘴,他对公司的保密还是有一定信心的。
  “好了好了,我不是答应你了么,最近的课余时间都留给和你做专辑。”林浩正经起来:“这次试镜回来,就开始。”
  “这次有把握么?”黄磊问:
  “听你之前说起来,好像还比较顺利啊。”
  “谢了。”
  林浩端起碟子结果黄磊递来的烤肉,才开始倒苦水:“那也只是感觉,这次是我厚着脸皮让张导问的,指不定他只是给张导个面子让我去试试,然后才拒绝我了。”
  “那也挺好。”
  高小松一边翻动食材,一边道:“我见过好多导演吊着演员,不说要也不说不要。可能实际上就是他第一个想签的演员没谈的那么好,但就见的备选也没那么合适。那些被吊着的就惨咯,所以早点结束早点好。”
  “小松说得对,你这次,尽量问清楚点。”黄磊赞通道。
  故意吊着么?
  林浩想着这次的选角...那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该多积极主动争取一下了。
  ...
  话说凭借《苏州河》在在国外多多少少拿了个奖,林浩也有一些娄烨剪出来的片段当试镜资料了。当然,这事本身就是违背了上头的意思,没获得批准就去参展的,也不会多提。
  但总归是有个正儿八经的作品了,林浩打算带着这个片段的光盘过去参加第二次试镜。至于其他方面的准备,无非就是他仔细读完了书,认真总结了这个人物的特色之类的。
  其实导演拍电影的时候普遍不会完全照搬原书,多数时候,还是会改一下人物。林浩的这套理解不一定能用在角色上,到时候如果选上就得再来,但如果不做,可能都还选不上。
  但愿能行吧。
  林浩一边夹着东西一边想,这样,也不枉自己每天晚上花那么些时间去做准备了。毕竟,他现在也在同时准备着《像雾像雨又像风》的试镜,这个也是在不久之后会发生的事情。
  当然,估计也不会是这个月或者下个月的事情。
  但话说回来,《卧虎藏龙》那边的角色是有合适的人选没谈下来么?不由得,林浩开始思维发散:原来的演员张振,湾湾人,97年就和张国荣、梁朝伟合作出演由王家卫执导的文艺片《春光乍泄》,提名了金像最佳男配,之前出道作品还提名了金马影帝。
  父亲还是知名演员...
  这么比起来,自己还真是没什么竞争优势啊,毕竟李桉也是湾湾人。但张振也不可能拿乔说不演,所以,是不是...
  李桉在犹豫呢?
  ...
  11月17日,林浩的第二次试镜,就在京城。
  一个普通的小屋里,这次是选角导演试镜的,林浩突然莫名有点心凉。跟第一次比起来,未免有些简单和随性。但实际上,上次也比较随性,就在办公场所搞的,但好歹见到了导演。
  但这次...
  完全没有底,主要的项目是穿了一下各种衣服,造型之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戏服,但估计多半不是。总之,穿着戏服又做了些测试,然后林浩准备的一些东西也泡汤。
  比如光碟可以放给李桉看,但是委托人给李桉人家不愿意做,说是工作内容不含这个。好吧,这些本来就应该是第一次给他的,人家不愿意帮忙也没法。
  总之和一堆湾湾工作人员各种接洽之后,对方态度并不热情,反倒有点例行公事的味道。好在结束时,却李桉打来了电话,询问了他今天怎么样,然后告诉林浩抱歉他因为别的行程不能前来,十分抱歉。
  林浩也感觉有戏,先各种客气了一番,然后提出了例如光碟的事情,李桉则表示“很相信你的表演水平巴拉巴拉”,总之意思是婉拒就对了。然后挂断电话,说的是这个月底之前,应该能定下。
  出了门外,林浩觉得:
  怎么好像要凉了啊?
  可他也没有更多的关系人脉可以用,那就只能这样赌运气了。哎,万丈高楼平地起,现在的自己戏也还没上,能拿到李安的配角势必是目前最好的方向,可惜自己手里的筹码不够啊,很可能悬了。
  哎...诶?等一下!
  他还有一张牌,可以用啊!
  ...
  昨天傍晚,草原上下了一场细密的雨夹雪,眼看着天气是越来越凉了。空气愈发寒冷,草原上的风吹的呼呼的,晚上的温度是非常低的,这为保持雪不化提供了条件。不过第二天起来,积雪还是不太够,看样子还要十二月份才能铺上那层厚厚的雪,才能拍戏。
  张一谋看了这个天,转身又回到了屋子内。屋子里还算暖和,他开始继续写自己的下一个电影剧本。
  屋子不大,但里面还有个别人,张伟平。只是两个合作伙伴,呆在一间屋子氛围却并不轻松。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张一谋打算用一年的时间准备这个电影,不做别的电影了,张伟平不同意。他想要张一谋不要浪费这一年的时间,可以边准备2000年的电影,99年也边拍一部戏。
  不用那么用精力,但不能没作品。
  屋子里光线明亮,一片安静,两人也没有多说话。显然,刚才没谈拢。
  “叮铃铃玲玲!”手机忽然响了,是张伟平的。
  “喂?”
  “嗯,在剧组呢,什么事啊小浩?”
  “哦,好,我去那边信号好的地方你等等啊。”
  说着,张伟平就推门离开了房间。倒是屋子内的张一谋也停下了笔,有些莫名:林浩平时都打电话找自己,这会子找张伟平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