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四十六章 当然是爱情

  有人说,我能在《苏州河》看到王家卫。
  王家卫式的肩拍摄镜头、大广角、流光溢彩的街道和室内夜景,黑帮电影中的绑架阴谋和绑匪的自相残杀,当然还有虚无缥缈,若即若离的爱情。
  有人说,我代购带野牛草的伏特加。
  童叟无欺,人肉带回,260一瓶。
  好吧,人人都能在苏州河里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也能在《苏州河》里看到不一样的风景。260一瓶的伏特加,为电影男女主的爱情买单,或许是很多豆瓣文艺小青年愿意做的事情。
  但娄烨确实不一样,他不是王家卫。
  他只是拍自己的记忆,拍故事,拍爱情,他也不会拍一部《重庆森林》里面没有重庆。开个玩笑,《重庆森林》确实很有意义,但娄烨还算是老老实实地拍了苏州河,然后给你讲故事。
  鸡贼的是,却不告诉你太多真假。
  林浩在这里的戏份拍摄,其实要配合女主角的时间,没有很多。
  后来,娄烨给他加了一些戏。
  果然逃不出的,临头改剧本这件事情,好吧,也许改的很好。但即使是这样,林浩突然觉得能理解娄烨了,因为确实如果这种随性的片子如果能做些调整最好。
  就像不少人不懂文艺片,也不懂这些导演。导演也确实是该让观众懂得,别自命清高地玩自己懂得。所以有时候林浩就在想,要是普通观众如果能懂就好了,就能看懂它的感觉。
  ...
  《苏州河》的剧组小,所以和《一个都不能少》的剧组不一样的是,大家很快就熟悉了起来。
  剧组内基本上每个人相互之间都认识。
  然后相互之间开始慢慢了解,就能知道一些所谓背后的故事。比如娄烨对两人还算好的,因为他一般不会很早给演员看剧本,因为剧本永远在改。
  比如周讯很喜欢海,但她人虽然在魔都却因为是女主角的身份,戏份很满。所以有时候剧组休整放假,她才会自己坐车去海边呆着,什么也不做。
  比如林浩变得越来越开朗。
  是的,来剧组的时候,大家都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才20岁的大二学生,但是现在,看起来没有更多的改变,但他的确是越来越向他的年龄靠拢。
  对此娄烨倒是还好,因为只要是对拍戏没有影响,他更乐意林浩高兴点。而说回来今天的戏份很多,是因为娄烨希望一天就能拍完:这一部分戏份,是牡丹生日的戏份,马达带着她玩了整整一天。
  周讯是体验派,林浩是方法派和体验派都有,而娄烨显然更偏好周讯的表演方法一些。所以拍的时候,就真的要带着周讯玩一天,这一天从中午开始可能都会在拍摄中。
  除了剧本上的东西,剩余的空间需要演员自己填满。这对两位演员是个挑战,对摄影王昱来说更是个挑战。
  ...
  众人正在准备最后的检查,今天是个疯狂的拍摄,但这么多天和娄烨合作下来,众人感觉也还好了。
  就这样吧,还能离组咋的?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门口,林浩骑上了熟悉的摩托车,并且已经戴上了头盔就位。
  “你到底哪里来那么多奇怪的歌?”
  娄烨觉得有些好笑,而且你别说他唱的这些歌有的时候还真的很好听。
  “我会唱的多了去了。”
  林浩嬉笑,他这一阵子演戏,和周讯截然不同的是,林浩特别有能力把戏里戏外割得很开。戏里很好,戏外正常。
  不在于别的,简单说第一他是方法派,第二在于他真的把自己身上和世界的隔阂加在了马达身上,然后把他和自己本身区分开来。所以马达他能演好,而他与世界的隔阂感,被他连同马达一样,留在了戏里。
  这有点像是表现派的表演方法。
  林浩感觉自己无师自通,但总之行之有效就行。
  “好了,你这家伙。”
  娄烨现在愈发感觉,这家伙真的是和贾宏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可都各有各的魅力。导演要要头,对着众人道:“来好了吗?好了我就准备啊,3,2,1,action!”
  而随着这一声下去,林浩的状态迅速收敛到马达,方法派加他自认为的表现派让他入戏很快。
  娄烨其实一开始有些遗憾,但他后来又觉得,林浩的表演里反倒是会时不时有新的东西生长出来,却是极好的。
  而周讯听到声音,满脸满足和得意的举着洋娃娃和酒打开了那扇初见时的门。洋娃娃是马达送给她的美人鱼娃娃,是生日礼物;酒是从她爸那里偷来的,带野牛草的伏特加。
  不需要开拍时的各种注意,也不需要询问娄烨自己做的对不对,林浩笑脸接了人上车,然后两人骑着摩托车晃晃悠悠就出发了,后面王昱也坐在摩托车上紧跟着拍。
  今天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行程。
  ...
  那天是牡丹的生日。
  马达带她玩了一整天。
  喝着她从父亲那偷来的伏特加酒,两个人都醉了。
  马达从没见过一个女孩子像她这样高兴过。
  林浩骑着车,第一个念头是想带着她在苏州河沿岸跑两圈,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车在河边的路上开得不快不慢,他并没有喝酒,周讯喝了。但或许这一切的场景比喝酒带来的感觉更为迷醉,更为有些不真实。
  他在九十年代的魔都苏州河边,两边有的是数不尽的货船,青灰色的天空,深绿色的河水,还有前方能看不见镜头的道路和未来。他感觉自己耳边似乎都想起了蒸汽波的音乐,当然还有牡丹的笑声和欢呼。
  这一切都是真的,如同路上的风一样。
  穿过你,却无迹可寻。
  林浩能感觉到周讯在自己背后张开了手臂欢呼,所以他带着她四处兜风了一个下午,牡丹喜欢兜风;带着她去酒吧喝自己常喝的好莱坞鸡尾酒,两杯,这次加上了一根吸管;然后两人就坐在酒吧靠窗的地方,就这么坐着,看着窗外。
  酒吧的明暗灯光照在两人的脸上。
  实际上,窗外什么都没有。
  然后林浩想起了娄烨写的旁白:两个以前从来不相识的人坐在了一起,然后呢?
  然后...
  当然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