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九十九章 又见故人来

  乱了,全乱了。
  一堆人于是一窝蜂冲出去,他们要拦住贾章柯,也可能是不愿意跟眼前这个陌生的林浩相处。于是嘈杂之后,诺大的屋子里,顿时只剩下林浩,余力为,还有市衫尚三三人。
  “啪!啪!啪!”
  市衫尚三脸上露出笑意,慢慢拍了三下手,再走过来拍拍林浩的肩膀道:“真不愧是...总之得多谢谢林浩君了。因为老板的关系,我反倒需要林浩君来尽到我应该做的职责,真是抱歉。”
  “没必要。”林浩很知道做人下属的感觉,就好像老板叫你去接待一个不喜欢的客户,你还是要一脸欢喜地过去赔小心。
  “这件事情过后,我会给贾先生解释清楚的,绝不会有问题。以及林先生这一招,终于是不负众望打破了这个僵局,真是太妙了。”市衫尚三于是露出笑容:“这让我想起华国的一个成语,叫破釜沉舟。还有一句话,置之...”
  他已经开始幻想:
  一个《英雄》的男主角正是火热,还赶上戛纳他两部电影参展,以及自己的关系,总之这下肯定贾章柯能退步不少,按时拍完参展,于是皆大欢喜。
  结果就在他有些得意地炫耀成语的时候,市衫尚三好像听见耳边有人轻轻说一句:“不需要解释了,我是真的要走。”
  ...
  “死地而后...什么?”
  “我是说,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性格的人了。而且我也知道我这么做了,剧组的人以后会是什么心态。”林浩指了底下的一群人,然后:“看到了么?我帮有些人保住了自己的饭碗,但因为他们是贾章柯的朋友,所以最后还是我的问题。所以我可以当坏人,但可不愿意一直当坏人。”
  “不用说别的,你知道的,就像我给别人借钱打欠条一样。本来我是做好事,结果最后反倒是吃力不讨好。”
  他转过身,然后又笑了笑:“余哥,这事大家都懂吧。”
  “浩儿,你可真不能走啊!”
  余力为这次是真的慌上加慌了,他从没见过林浩这个样子,但肯定知道他是发火了:“你和老贾都这样搞,我们真的没办法了,剧组...大家都白拍了!这两个月都白拍了!”
  “是吗?也许吧。”
  林浩起身,自顾自走出门,两个人也不得不跟着他来到走廊上。院子里正热闹呢,贾章柯被一群人扒着车不让他走,顾铮在车面前各种求他不要这么搞。
  好一出大戏,拍出来绝对比《站台》这部电影还要精彩十倍不止。林浩恨不得手机有摄像功能,拍下来绝对真情实感,演员情绪满分,秒杀一百个大宝贝。
  “从进组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挺狗血的。大家剧组之外的生活都这样,跟过家家一样。我以为大家至少底线都是一致的,抱歉,你不能跟着他乱搞了。”他又抬头,看见门口有好几个记者正在拍摄。
  可能是从火车站跟来的吧,真是赶上了好时候看笑话。他不由得迤迤然道:“一个数百万的剧组,一个年轻有为的导演,一个商业价值也算涨起来了的主演,还有这么多朋友。一把好牌也能打的稀烂,啊,牛比,贾章柯!”
  ...
  林浩要走人,贾章柯也要走人。
  要命。
  这时候大家见识到了,这家伙真是个少爷。晚上,少爷和余力为靠着门框看月亮,没人敢靠近他十米,或者说,如果不是宾馆就这么大,大家早就逃出去了。
  市衫尚三展现了他的实力,以及作为顶级大号的实力——他快速封锁了剧组,封锁了消息,包括没收绝大多数人的通讯设备,无关人员各自回房待着之类。
  更麻烦的记者他居然也搞定了,这倒是非常厉害的手段,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只是知道他整个人也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就对了。剧组里现在一团乱麻,要么快爆炸,要么头疼欲裂。
  市衫尚三能坚持下来把持全局,就是打着置之死地于后生的念头,所以他让余力为努力劝住林浩,顾铮等人则去安慰贾章柯,自己则是全方面起飞。
  “铃铃玲玲!”
  “喂?”
  “在干什么啊。”
  “吃东西呢。”林浩左手拿着一盒饼干,站在走廊上,周围十米内没有一个人或者没有一个人出声,所以饼干咔嚓咔嚓咀嚼着,他道:“怎么了?”
  “吃晚饭么?正好。”周讯的声音在夜里非常轻快:“我还有马上就到...师傅,这是哪我又忘了?哦,汾阳了,你来接我吧。”
  ...
  这是一座有些冷清的城市,又或许是因为晚上吧,都比较冷清。
  周讯就这么站在一个大红色的灯牌下想着,风吹过来还有些寒冷,但她觉得到还好,因为确实也蛮有一阵子没有做这种随性的事情了,蛮不自由的。
  “嘀嘀!”
  一辆看起来就漫无目的的出租车开过来,时不时滴滴两声,然后终于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开了过来。
  车上迅速下来一个人。
  没错了,就是林浩。他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平静下来了,但是没想到转眼间又特么快气死。
  这谁给周讯的电话?
  他抽了抽眼角,为了周围的人不担心,他都没有打给其他人包括自己的女朋友。结果可倒好,周迅来了,这算个什么事?
  指定是娄烨吧,擦,打给谁都不怕,他就最怕周讯这种“想去北极吗?好啊我们就去吧”的人,只有这种人才会说走就走。这特么才十个小时左右吧?人就来了?
  头疼,这事闹的。
  ...
  周讯没说在哪下,于是他打着车找了一阵。对方电话也没电了打不通,等到终于找到,林浩低着头,有些皱着眉又抿着嘴,走过去才无奈道:“你怎么来了?别告诉我你是顺路路过的。”
  “如果我说是呢?”周讯眨了眨眼睛。
  司机在身后用灯光照着他俩,指不定在车内正各种围观这场大戏呢。林浩只能叹气:“谢谢你来,但是我这边真的没事,我只是当时有点生气了。你知道,我最近事情很多很烦...”
  “我刚好在机场,娄导在电话里又哭又闹的,我能不来么?”周讯见他又要长篇大论,只能打断他。
  我靠...我就知道是娄烨那小子,但是又哭又闹这个事情就免了,娄烨倒也不至于这样。林浩扶额,只能想了想道:
  “回去说吧,上车回剧组。”
  “我马上就要回去了,一会就走,还有别的事呢我。”周讯于是又开口了,她的眼睛在月光下透露着一丝狡黠:“剧组就不回了,你有女朋友,我不想被她误会。”
  “...倒也没事,我给她报备了。”
  “嗯,呼,好冷啊。”周公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边往前走:“散个步吧,来给你开导开导。娄导在国外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也只能找我了。”
  ...
  他们的确可能找娄烨,娄烨毕竟是介绍林浩来贾章柯《站台》的,想想剧组打给他很正常。但人家不在国内,于是周讯过来,哟吼。林浩也只能跟上,他只觉得三天前我还无聊得在院子里弹弹珠呢,现在是怎么了?
  我这还没毕业呢!这事就一堆来了?
  “滴滴!”
  这时候身后喇叭声响起,两人回头。
  “那个,”司机开口道,“你们还没结账呢...”
  两个人相视一眼。
  “...你带钱了吗?”
  “我的钱拿来租车了,别的没了。”
  “我也没带,我出门太快没穿外套。”
  “...”
  “这!就这还特么给我玩浪漫呢,没钱玩什么浪漫?”于是司机就郁闷了:“我说,你们俩谁也别走了,还散步...要么上车跟我去派出(防河蟹)锁,要么回家,拿钱!”末了又轻声嘟囔道:“看起来也不像没钱的啊,怎么就这么会装呢?”
  于是,月光下,一位张一谋的男一号,京城来的老板;一位荣兴达的力捧,今年好几部大戏播出的当红炸子鸡,却因为几块钱的出租车费,卡在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