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五十八章 指点

  此时回村尚有一段距离,林浩干脆让司机直接开到剧组边上去,自己去围观。
  恰逢剧组休息还是什么的,总之他大老远就看见章紫衣那件粉红色带花的棉衣,这件衣服算是戏里章紫衣的标配了。这个时候,估摸着也是快收工的时候了,林浩就打算过去跟着一块走。。
  今天拍摄的地点在一块山坡上,林浩看着远处的马车,坐在地上的章紫衣,回想一下,应该是拍父亲走了母亲去追,然后摔碎了碗哭了的事情。
  起因是母亲一早约了父亲来吃饺子,因为之前送饭父亲都没吃到母亲送的,又说自己最爱吃蘑菇馅的蒸饺,母亲便给他包。结果这时候,父亲被打成右派被带走,临走前见了母亲一面,说自己会回来,但却最终没有吃上饺子。
  林浩下了车,慢步走过去。
  周围的人见是他,打了招呼便也不拦他,毕竟这可是导演身边的红人,和导演蛮亲的。
  不过林浩这边过去了就觉着十分古怪,从外往里走,其实越来越安静,就剩下风吹草地的声响。片场一般会比较吵,但现在很安静,大家都呆着不出声。林浩也是两天多没和剧组联系,不知道出了啥事,便问道:
  “青哥,怎么了那边?”
  罗青是管后勤的,看他在这里来回走动,估摸着也是知道啥事的。总不能是冷的吧,这草原上虽然算不上多温暖这个时辰,但肯定也算不上寒冷。
  “哟,浩子回来了。”
  罗青转头,才愁眉苦脸地轻声道:“导演好像有点发脾气了,本该早就拍完的,还没收工。”剧组应该差不多回去吃饭了,结果到现在还是没去,他才过来了。
  ...
  张一谋并不是一个爱发脾气的导演。
  相反,他的脾气还算蛮好的了。大导演里脾气最好的是陈恺歌,往下就是他了,然后姜文冯大炮什么的,这种大院子弟是有一定脾气的。
  林浩于是打听了一下是什么事情,结果事情很简单:
  章紫衣哭不出来。
  是的,听起来很好笑,也许有人会说哭戏嘛,多简单。有一堆节目演员争相表演什么一秒钟落泪——不管怎么样,只要落泪了你就是牛比,甚至有一段时间年轻演员以此项技能为荣。
  不说可笑不可笑吧,但似乎没有那么难
  但人不是机器也不是程序,有时候就是状态不好,但如果导演又要求的话,可能就会哭不出来也很正常。大概弄清楚情况,林浩于是默默地摸了过去。
  这戏,也不是非得一天拍完,估摸着是导演有自己的用意。他默默站在边上看情况,张导就正常地一条条喊开拍,然后镜头怼章紫衣脸上拍。
  哭不出来?再来,重复。
  林浩感觉如果是自己,都不太能受得了。然后又拍了三四条,张导终于开口了:“你如果今天拍不出来,大家都等着你,大家都收不了工。”
  现场可是好几十号人,一片安静,就这么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可想而知小姑娘的压力。然后章紫衣就真的一下子哭出来了。
  ...
  第一下情绪出来了,第二下就好了很多。显然第一个哭不是导演要的,第二次,第三次,就好了很多。
  拍完,终于收工,导演过去拍了拍章紫衣,林浩也终于得以过去了。
  “好了好了,都拍完了。”
  他大概是知道章紫衣压力有多大,刚开拍没几天章紫衣有时候都会自己在屋子里闷好久,但也憋着不哭。
  现在也算发泄?
  总之戏拍完了也停不下来。
  于是剧组自顾自收拾,章紫衣自顾自哭,等到好一会,导演才也过来了。
  “别坐地上哭了,地上凉。”
  这时候恰逢一阵凉风吹过来,吹的远处的白桦林哗啦啦响,吹得山上的草也跟着摇摆,当然草原上这阵子的风也是吹的很冷的。章紫衣哭了一番真的感觉好了很多,也觉得冷,这才点头道:
  “恩。”
  于是大家终于是起身回去,但就是这一场戏之后,章紫衣的发挥又好了许多。不得不说大导演有时候逼迫演员逼迫得很厉害,但确实能熬出来,就出来了。
  ...
  但对于林浩的戏如果出不来的时候,张导是没有这么处理的。在张导眼里,林浩不仅是和章紫衣不一样,他和所有自己见过的年轻演员都不一样。
  虽然会有一些缺陷,但他确实很懂得拍戏的时候,利用好周围的一切。像是拍了很久的演员,无论是服装道具这些剧组提供的,还是表情肢体这些表演的,亦或是自然就存在的光线环境之类,他都会尽量去运用。
  可以看得出有些地方掌控并不太好,但是这让林浩的戏比较自然。所以他很会用脑子,跟他说了,他就懂得积极调整,一般两三次就能调整好。
  肯定不会是什么收放自如,举重若轻。
  但这时候,就是导演出手的时候了。
  ...
  “你觉得你刚才怎么样?”
  张导先是提问。
  “额,笑得太大了?”林浩摸了摸脑袋,他想了想,自己可能是笑容太灿烂了。
  “不,是太柔了。”
  张导摇摇头,道:“骆长余是谁?也算年轻有为风华正茂的时候,你演的太柔了,更有朝气一点,别演得一副你大了紫衣很多的样子。”
  说罢,他起身走到隔壁拍摄的地方,就是林浩刚才站着的这个位置:“你这里的笑,也不要那么亲密,你们两个接触的也不算很多。还有过来,这边你走进来的时候,我希望你动作更快的一点,更有力一点。”
  “知道了,导演。”
  随即,他又把站在一旁的章紫衣摆过来,让林浩站回去,反复测试,这样章紫衣竟是遮住了他的小半边脸。张一谋遍叮嘱道:“那你一会拍戏的时候,注意站位,紫衣你要把他小半边脸先遮住。”
  “好的导演。”
  这时候只见镜头里三人的画面,即刻变得左右分开,章紫衣和林浩的关系就因为这一步调整,竟莫名地感觉又亲近了几分。
  “好,来记住你们的站位定点,我们再来一次。”
  ...
  “娣儿啊,是先生来了吗?”
  “来了。”
  林浩于是循着声音,打量着周围就进去了。他背直腰挺,两只手自然垂着,脚步不急不快,但也是三两步就进了内屋。
  屋子是土房,边上摆着箱子和被褥,靠窗是炕。炕上是已经是眼睛坏了的招娣母亲,还摆着个小桌,桌上摆这个簸箕。簸箕里摆着鞋垫,招娣母亲道:“我就说么,这脚步声这么重,快屋来,我看看。”
  林浩转向章紫衣,眨了眨眼。
  “我娘眼睛坏了。”章紫衣轻声解释道。
  这时候林浩侧过脸来,了然地应了一声哦,母亲于是就摸索着“认识”了先生。
  夕阳的光从窗户映进来在他的脸上和身上,金黄金黄地,他就这么对着章紫衣露出一个带了点安慰和鼓励的笑脸。
  他就这么一笑的时候,因为遮住了半边脸,却没有显得过分的柔和。画面的重点于是转移到了林浩眼睛,情绪也正常表达出来了。
  “好,咔!这条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