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宫泽理惠

  搞定这些闲杂事情,其实很快林浩也就去了苏州。
  类似于这些京剧台子什么的,其实都不用担心——要知道陈导对戏班子,可比对他了解多了。所以这个占了一定分量的戏班子和郭德冈的相声不一样,也是精挑细选的。
  他就没这么多时间了。
  九月二十号,林浩就进组《游园惊梦》了。这边也是找了戏班子,不过,是昆曲的戏班子。
  林浩这一下飞机就上车过来,一路到了苏州的环秀山庄附近,也就是《游园惊梦》在苏州的拍摄地点。这是杨凡排除万难,借到的世界级文化遗产的场子,十分不易,当然拍摄起来也是十分小心。
  所以十月份,他不多的戏份,也预留了在这里拍上一两周左右。然后可以回去十一月份去参加市衫尚三的电影节,等到12月再去上海拍一阵,之后便进组《我的兄弟姐妹》。
  下车,跟着人往剧组走过去。
  林浩是第一次来苏州,也是第一次见到苏州园林。手痒啊,忍不住就想把相机拿出来拍一番。但只能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带着行李箱就跟着人继续边走边看。
  话说我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是不是要请个助理什么的...结果边看边想边走,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就感觉裤子被什么挂住了。
  低头一看,一个白色的团子正在咬着他的裤脚呢。
  “哟,这个是...”记名废林浩又脑壳疼,就像他当初瞬间忘掉黄耀的名字一样,这只狗叫什么来着?
  对!小白好像是!
  “小白啊,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逛!”
  林浩蹲下来把狗抱起来。
  “汪!”
  于是小白拼命摇尾巴,还试图舔他的脸。林浩只能被迫赶紧带着这个小东西,快步进了宾馆这边。
  ...
  进门就看见杨导再沙发上坐着,看报纸。他和别的导演不一样,大概因为是gay的原因?总之气质温和太多太多,何况感觉陈导给自己的人设是一个文艺青年,还是那种上个世纪的文艺青年。
  所以你可以看到他穿了一身带浅灰色暗纹的衣服,戴着一顶帽子,还有坐姿什么的...
  骚气得很。
  见林浩过来,才笑道:“vivi刚才跑出去了,我一猜,应该就是你来了。”
  林浩于是也拖着行李过来,不过感觉额头一阵黑线。原来是这个名字,他这个家伙跟所有人一样,见到猫就喊咪咪,见到狗就喊小黑小白小黄...
  哪能想到人家洋气地叫什么vivi呢。
  “我也是挺惊讶它还记得我。”
  “嗯,它对长得好看的人记得都很清楚。”杨凡一脸欣慰,林浩又是一阵黑线。
  感情这只狗只是个颜控对吧?
  于是为了化解尴尬,两人便在大厅里开始聊了会天寒暄一下。杨导就说带着他认识下剧组里其他演员——有点可惜的是王祖贤现在在跟着老师学唱昆曲,所以现在最主要的是那个日本的演员。
  叫宫泽理惠。
  没有特别听说过,但本来带着好奇地感觉上去,结果先吃了个闭门羹。宫泽理惠的妈妈在门口拦住了两个人,说是她现在在午睡,不方便见客人,请他们等一会再来。
  ...
  惊了。
  这是第一个剧组,林浩见到的导演和男主演上门吃闭门羹的事情。
  关键是吧,杨导也没说什么。
  离开,然后杨凡这才缓缓讲起来,宫泽理惠的老妈的事情,顺便也给他介绍了这位演员。
  宫泽理惠红得很早。
  这要归功于她的母亲宫泽光子,据说她年轻时也是个美人,也做过明星梦。但这种愿望万千青春少女都有,也不是每一个都能成功的。林浩如果不是上了中戏+以前的经验+运气+有钱,也不可能混到现在。
  所以很自然地,最后她也就是正常嫁人了。不过嫁给一个荷兰人之后,这个人很快就被遣返,因此后来不顺的她女儿也被从小寄养。
  直到11岁接回来,光子看见宫泽理惠生得如此美丽,便开始让女儿也试着去实现自己的明星梦。一路拍广告,拍杂志,演戏还没成年就已经火了。
  但她的母亲还是不满足,屡次逼迫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试图快速上位,最出名的,怕是拍摄全果写真的事情了。
  林浩点头,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已经是大为惊讶。杨凡没有特别多说这件事情,只是说她也算被逼迫。最后销量非常好,但是人设崩塌,各种争议随之而来。就在这时候,她谈恋爱了。
  和一个潜力派相扑选手,所以轰动当时日本演艺圈。
  次年,两人准备结婚,还开了发布会。
  结果后来,也是突然就说了不结了,杨凡话里话外觉得是她母亲的缘故:“她的控制欲太强了,很可怕。”他说起来,还有些皱起眉头的意思。
  ...
  婚不结了,但在这之前和很多广告商都以为她婚后会成为第二个“山口百惠”,也就是不再抛头露面的意思,所以。纷纷请她代言,在婚前高曝光度期间最大限度提高品牌知名度。
  光子替女儿接下了这些天价广告,疯狂敛财。结果证明宫泽理惠没结婚,也没隐退,厂商纷纷指责她是在作秀骗人。
  加上她主演的电影《豪姬》也遭遇票房失利,紧接着就被冠上“票房毒药”之名。可不是人人都是余文乐,能有人捧,所以最后就戏也没了,代言也没了,爱情都没了。
  “你想,摊上这样一个母亲会是什么样的?你看到的,已经是她母亲收敛了很多的样子了。”杨凡叹了一口气,继续慢步往前走:“那之后,她就患上了抑郁症。”
  治疗了几年,你知道演艺圈这种永远不缺新人,所以后浪推前浪很快就被遗忘了。林浩跟着咂巴咂巴嘴,这确实也不容易,抑郁症刚好也确实不太能受刺激吧?
  他便笑了笑,道:
  “那确实,可以对她宽容一些。”
  “哎!也不用太宽容,你知道有时候得寸进尺的事情吧...”杨凡摇摇头。他想说点什么末了又收住,只是道:“你现在就好好拍戏了,你能来演这个我已经很谢谢你了。”
  谁都知道现在他是什么行情。
  林浩汗道:“没,这都接好了。圈里的规矩还是要有的,之前您能给我机会我也很感激。”
  “不用那么客气。”杨凡又挥挥手,然后指着前面道:“就是那边了,小贤在那跟着老师学戏,咱们进去看看时间到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