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九十四章 陪衬

  《我的父亲母亲》上映前5天,柏林电影所有场次的门票就已经全部购空,足以见得张一谋在这里的人气。所以剧组一行人到达现场的时候,林浩跟着张导从车内下来,完全就是铺面而来的欢呼。
  “张!张!张!”
  来自影迷们,他们要等到下午才能看,但这并不妨碍大家的热情。这也是林浩第一次直面来自电影节影迷和媒体们的热情,然而这时候,他却忍不住想退回车里。
  不是别的原因,怯场啊什么的倒不至于,是因为迎面而来的,不止是音浪,更是来自记者军团们排山倒海的闪光灯:
  “咔嚓咔嚓咔嚓!”
  胶片跟不要钱一样,闪光不停,估摸着每一秒钟起码都有五六下下不止。这种频率的强光过来,林浩忍不住有些眯眼睛,这时候就很羡慕王家卫的墨镜了。
  但这是不可能的,林浩能做的,就是跟着剧组面朝媒体站好,让他们好好地拍照,并且回答几个问题后然后进场。
  其实等他被闪光灯闪习惯后,依稀还有点虚荣心满足的感觉,毕竟老实说已经很久没有得到众人的欢呼声了。不过这些欢呼都是沾边的,时至今日,他依旧是只有一部电影公映的一个小演员。
  好在《卧虎藏龙》马上要在戛纳上了。江制片...江叔之前有给他打过电话,说他在电影中表现很好,戏份虽少却非常两眼。特别是开场和结尾都很好,这就很有点意思了,估计那之后才会是真的邀请一堆——现在邀请他都算是在押宝成分居多,他并没有红呢。
  不过话说回来,那能没意思么?
  这两部分都是花三天拍的。
  “hey,boy!”
  忽然有个声音朝着他喊,记者朝着他挥手,林浩从走神中惊醒被吓了一跳,才发现现场有不少镜头已经转向他。以及有个摄影在朝他挥手,跑动:
  “Here!”
  林浩楞了一下,然后挥手笑了一下。
  喊他的那个记者詹姆斯,已经在完成任务后疯狂拍了这个年轻人将近一分钟。慢慢地,全场也有些镜头开始转向他,其实很自然的只要是这种场合,镜头天生属于长得好看的人。可惜看起来也是盛装出席的女主角了,还以为是在拍她呢。
  于是他喊着“看这里”,换了位置好只拍他的正面。詹姆斯快速跑动到地点,记录下了这美好的一刻。
  ...
  下午1点半,《我的父亲母亲》媒体公映。电影节主席德·哈德亲自来到现场,亲自迎接剧组,这片子实际上已经很红了,基本上所有人都在关注。
  而事实也是不负众望,一个半小时的观影下来,全场掌声雷动好几分钟。《我的父亲母亲》其实也算是复符合传统中欧美对国内的印象:
  其实这也是国内电影这时候走出去的共性,那就是要么有民族性,要么有人类共性。张导无疑是前者,选择的故事内容很简单,又没很明确地讲政治,但你又知道父亲母亲分开就是因为这个。
  自然美丽的风景,简单淳朴的爱情,以及坚定和守望。出乎意料的是镜头上父亲出场的时候,明显搔到了记者的痒处,现场居然出现了一阵躁动。
  镜头里的那个年轻人少了几分惊艳的颜值,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反倒是让更多人觉得亲近了些。因为刚才在影院门前他双眼有些默然的时候,年轻且帅气,脸上锐利的线条几乎要把周围的人割伤。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上帝是偏爱的。
  总有那么些人在年轻的时候,能够留下大杀四方的美。以至于首场下来,第一个来自米国的记者先来了一句:“哇哦,如果我是她的话,我也会这么等着他的,五年,十年我都愿意。”
  “啪啪啪啪!”
  这是个男记者,全场哄堂大笑,然后又默契地响起掌声,显然这可是共识。其实说实话,他们最在意的只会是张一谋一个人,所以哪怕是电影的女主角抢着第一个上了台,大家也不会多关注她半分。
  有时候记者也是十分刻薄的,在镜头下如果你真的非要抢,还和自己关心的对象抢...你知道,大家都是专业的,很会找角度...
  ...
  至于林浩,他发现自己倒没有很激动的意思,甚至于比较平静。
  惊讶到还是有的,他这几年演了不少电影,多多少少都要掩盖他相貌上的优势——因为太抢戏了,李桉有一次在片场都说过,他总是不自觉地看向林浩。就更别说娄烨这家伙,拍《苏州河》的时候,拍着拍着就告诉林浩自己有多喜欢他。
  得,你爱的只是电影而已。
  说起来,这家伙前阵子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苏州河》在鹿特丹拿奖了,他想着在乡港能不能上映了。
  因为《苏州河》卖的太好了,他更细化了很多东西,于是这部文艺片获得很多关注。“你赚了我跟你说。”他还记得电话那头娄烨语气兴奋:“等着收钱吧!”
  咳咳,不说他,回到现场。
  林浩除了一开始有点兴奋,对记者们的反应,都不那么在意了。他接拍这戏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展示他的脸。当初更多是为了和张一谋学习,所以算不上多热爱这个角色。
  何况,这个年代的国内长得太帅其实不是那么一件好事情,因为大家都在拍乡土,这就不需要那么好看的男人。这段日子持续很长,你看林浩接的戏就知道了。
  但《英雄》之后,大片开启,商业片的年代来临——林浩或许就真的慢慢开始他长相的用武之地了。
  ...
  晚7点30分,《我的父亲母亲》正式放映,也就是面向全体观众的第一场,所以播放完的时候全场予以更欢快的呼声。
  主创们一一上台,不出意料地在林浩上台的时候,他得到的是惊讶的呼声,戏外要好看的得很多。于是主持人顺势开始采访他,得知里面的那一段笛子插曲是他吹的时候,全场又是欢呼。欧美人是开放而热情的,面对喜欢的演员,并不吝啬赞美。
  怎么有点?被调戏的意思?
  但这事咱们也有一说一,主体还是张导了。这部电影确实很简单,没有喧嚣没有浮躁,也没有百转千回的情节。平淡,朴实,影片内容演绎得很感人。
  加上有些老旧的黑白色,大片的金黄色,大片的冷色,张一谋的色彩没得说。总之导演很会拍,演员到了位,观众买了帐,于是这次每个人都有欢呼。
  两个年轻演员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表现却大不相同。
  现场最终兴奋的反倒是章紫衣,几乎快控制不住了的那种。主持人话筒还没拿过来,她就伸手就抢过去,然后洋洋洒洒讲了一大堆:我很谢谢我的导演,谢谢我的制片,谢谢我的同事父母...
  怎么像是获奖感言?
  ...
  “谢谢大家的夸奖,这都归功于导演,以后也期待为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至于林浩的回答就非常套路化,但这条发言在前面一长段的宣讲后,就显得蛮清新的。
  呱唧呱唧,于是又是一阵掌声。
  其实章紫衣真的有点用力过猛了,她其实这一场得到的好感很多。只需要继续维持电影里清纯美丽的女孩形象,正常讲几句,大家一定会爱屋及乌地更喜欢她。
  就像林浩做的一样,符合自己的人设,也符合大家对东方人内敛的想象。
  现在她反倒成了林浩的陪衬。
  林浩看她的样子有些好笑,总觉得今天一天首映章紫衣这么重视。但说句实话,无论怎么样你现在都是一个新人,所以都是导演的陪衬,与其硬吸引目光...想到这里,林浩脑中念头闪过:
  所以,终究是走上这条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