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二十四章 心思的变化

  第一堂课,上的大家有些蔫。
  以至于接下来的形体课,声乐课,多少人都提不起兴致。毕竟上来第一堂课就拿了个不及格,常老师拿着笔在本子上是实打实地记下了分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意思。
  章紫衣一回到宿舍趴在桌子上,就开始想掉眼泪。第一堂课的后半截,老师开始一个个分析起同学们的错误。
  基本上每一个人,都被批了个遍,好像她们的表演都是辣鸡。而最关键的是,常老师说的还都有道理。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表演的水平。
  曾黎见状,只能过来安慰她:
  “没事的,今天大家都挨批了。这很正常,我们毕竟没学过,以后慢慢学会了,就好了。”
  她倒是好一点,曾黎在剧团的时候,挨批还少了?而且你知道这时候的剧团,不止是挨批,还有挨打呢!她能理解章紫衣从进入中戏的佼佼者到一无是处的落差。
  但其余部分,她觉得还好。
  “可是林浩不也没学过么?他怎么就做到了?”章紫衣不服气。
  “...人家是第一名,总是有些长处的。”
  张彤看她这样,也忍不住替林浩辩解一句:“而且他不是也挨批了么?我们是做得不太好挨批,他是做得还不错也挨批了。”
  “好了好了,一次失败而已,下次长教训,咱们好好准备,就不信过不了!”
  ...
  于是无论是不是常莉的下马威,以及批评教育起用了,开学伊始,大家就有了一个比较好的精神面貌。
  算是好事情吧。
  中戏96表演班从第一天之后,渐渐开始焕发出全新的生机。学生们不论是怎么样,都经受起了这次的挫折教育。学校要求大家出早功,然后很快,大家就一起出早功了。
  通常以宿舍为单位,地点固定。
  每次一到那,看见有同学先练上了,就会有一种“别人都做了我没做”的心慌。就怕到时候考核,自己比较之下不能拿到一个合格,于是第二天自己更早去。
  这种略带竞争氛围的比较,甚至让有些学生一大早就去那里不吃早饭开始练功。
  而这样努力的情况下,后续的测试大家都开始通过了。甚至有一次出现了全员通过的现象,虽然常老师没说,还是提出了很多意见,但成果是显著的。
  后续几次,也只有少数人出问题。
  所以这时候,问题就来了:
  学生们前一阵子真的是太辛苦了,于是好像出成果了,就一下子从过度竞争的状态中,回到正常状态,然后回到懒惰状态。这一表现最明显的,就是出早功的人那是变少了。
  毕竟随着时间过去,现在依旧是十二月份。要知道京城十二月份的天气从温暖的被窝起来,跑到冰冷的室外练早功?没人监督的情况下,真还是需要不小的毅力。
  ...
  班上的同学开始分化,少部分努力跟上老师,每天继续认认真真出早功,各种练习,晚上也尽量复习准备。
  而多数人开始懈怠,没那么认真了。
  总觉得那么多测试,其实也都是吓人的。毕竟每个同学都被批个狗血淋头,到时候要被淘汰,难不成就只剩林浩张彤袁泉三个学霸啊?
  是,从开学起,常老师真的没有说错,测验那是接连不断。一周一次都算好的,有时候一周还会有两次。这样的频率下来确实太高频了,每次都要好好准备是要花心思的。
  关键是这么多次下来,自己也没有说就真的进步太多,懈怠一下,诶,好像也没有退步。
  一直努力学习,是很难的。
  何况无论最终结果做出来什么,常老师都很少夸奖,并且总会有一些同学做的比自己好。至于他们为什么做这么好,每天的努力班上的同学们是看得见的,不少人自问做不到长时间这么高强度的努力。
  一时间,不少人有些迷茫。
  还是那句话,从佼佼者到现在中等甚至下层水平,还是自己努力才得到的,心里的感觉不好啊。加上老师一个批评,还是更怀疑自己了,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演戏。
  ...
  这人要是一想到这个,就很容易放弃。
  这一放弃,就开始寻找下限:我拿个文凭,毕业了就好了,没必要非去争第一。所以接着也不难从之前的学长学姐那打听到,确实会有一些淘汰的,但不多。
  这下子心思更活泛了,能考上中戏的其实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一千多人里面选出这不到二十个,所以多数人自信自己不是最差的。只要学了不被淘汰,偷懒做一下别的也行吧?
  而这心这么一想吧,放松是放松了,也没那么努力了,空出时间而其他诱惑就来了。
  比如好玩的,这时候游戏机可是绝对的大杀器,这出去不远就有一条街专门搞这个;比如化妆品,女生也有被这些东西吸引注意。虽然暂时也是不敢多搞的,但没那么专注也是肯定的。
  毕竟这边也得不到老师鼓励,专业没有成就感,那边打篮球接受女生欢呼,化妆得到男生注意,游戏带给自己快乐,对了,还有青春男女之间的好感...
  那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强压之下的96级表演班,这学期还行,学期末出成绩要是都还不错,那下学期估计会更严重。
  算得上是,危机重重。
  ...
  十二月底,正是寒冷的世界,京城跟下起了雪,一晚上之后千树万树梨花开。在二楼的办公室,着两位稀客:
  张彤和林浩。
  两人被常老师叫来这里,是向两人征求意见的。最近班上整体有些退步,常老师日常征求建议。
  “额,要提意见的话,我觉得可能老师您的测验频率比较高,大家准备起来比较疲惫。”张彤还是大着胆子说了。
  “常老师,我们觉得大家还是很需要鼓励的。我觉得您应该鼓励和批评相结合,这样才是比较好的。”面对常老师的提问,林浩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林浩自己还好,他是蛮开心的。
  因为终于接触正规教育,他的很多东西被撸了一遍。发现了很多之前的细小的问题,自己是能感觉到自己进步的,也有这个自信自己确实是一次做的比一次好。
  但是其他同学不一样啊!
  他们没有这个自信心,全靠老师评判以及和同学比较来给予。而常老师经常是夸奖少,批评多,虽然有利于进步,但是在这种高压环境下确实是很难搞。
  这些同学本身都很优秀,放出去都是一等一的好,只是他们现在也只有周围的同学作比较,也不屑于和外面的人作比较。
  所以问题来了,最近的事他也看在眼里。林浩也说过几次,但人缘颇好的他,反倒被不轻不重刺了几次:“你一个专业第一老担心这些干嘛”“我们和你不一样,你是要演电影男主角的,我们没那个命”之类。
  林浩也不是圣母,所以及时收手,向老师反应,但似乎无果。而到了今天,班上同学的变化出现,老师似乎终于是意识到这个问题。
  “嗯,我知道了。”
  常老师点了点头:“我确实也对大家要求很严格,也少了点鼓励,以后,我会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