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一百二十章 相声

  茶馆里。
  “别那么拘谨,不过我倒挺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的?”陈恺歌问。
  两人现在到了茶楼,买票进的那种。瞅着林浩也不像那种爱听这些的人,就这些日子的接触,感觉林浩不像是喜欢这些个东西的性格,但他也说不准。
  “这就得谢谢我朋友。”林浩笑道:“您也知道,我也是京城长大的孩子。有一些朋友喜欢这个,就给我推荐了。”
  林浩和陈恺歌接触起来,他其实是比较不一样的。陈导比较弯弯绕绕一点,所以情商是必须的。比如真别以为你给他出钱,当制片拍电影你就怎么了,你还是得该有的姿态和尊敬都要足足的。
  “这挺好,找这种地方就得你们年轻人来办...”
  “您二位需要来些茶水点心吗?”
  正说着,茶楼的伙计就来了。一看这二位就不像差钱的主儿,还有一个鬼佬,便主动上前卖力推荐道道:“咱这有...”
  “得,你这的招牌你看着都上吧。”陈恺歌挥挥手,笑道:“今天也算是出血了。”
  “好嘞!您稍等,这就来了!”
  伙计大喜。
  三人于是笑,林浩当制片对钱这一块很关注,所以戏外大家逮着他就调侃。林浩也只能做出一副无奈样子,大家乐呵乐呵了。
  ...
  二楼雅座的人并不多,所以还算清净。三人边聊边等着开场,而这边上的也很快,各色点心,茶水,还有熟食比较符合林浩的胃口。此外,还送了两盘给这个大户。
  杜可风倒是不常来这种地方,满是新鲜。这位你别看他名字是国内的,实际上人家正儿八经出身于澳大利亚,英文名ChristopherDoyle,是个假老外,但却是个十足的老资格。
  王家卫的御用摄影,拍了《阿飞正传》《东邪西毒》《重庆森林》《堕落天使》《春光乍泄》《花样年华》...
  吊不吊?
  《百花深处》能请来,也是陈恺歌之前和他合作了《风月》,张一谋马上又要和他合作《英雄》,所以这基层关系拉过来的。这次在京城这边有空,三人也是一同出来逛逛。
  等到开场,今天是“北京相声大会”专场,也就是德云社的前身。
  也没什么别的阵仗,直接就上来俩人。
  一个是老头,一个胖子。老头就是张文顺先生,戴着个眼镜,瘦巴巴的穿这个黑色的大褂;至于旁边这一位...抱歉,请问你是82年的冬瓜吗?
  “哈哈哈!”
  这一上场,杜可风就笑了,对比之下这喜剧效果哦。郭德冈本身就胖了,整个人脸还是胖到肿的那意思,满脸肉,顶着个锅盖头滑稽劲儿十足。
  “这还没上台就讨了个彩头,谢谢这位朋友啊!”郭德冈这倒不是很在意这事情,何况还是二楼的客人,说的好了指不定打个赏什么的——二楼的老铁送出十发火箭,兄弟们给我整上!
  857857...
  不至于,要送现在也就是送个花篮。并不便宜,一般倒还真少有送的了。
  “诸位下午好啊...”
  调侃过后,顺利开场。他基本上算是尽情发挥了,有张文顺给他压场兼捧哏,所以不会太浮夸但也不会太干巴。传统相声嘛,就那么些意思,郭德冈在台上却是灵活多了,也基本上没有特别成型吧。
  还那样,但是看得出不同的。
  ...
  日后听郭德冈说相声的人多了,但现在还是有点少的意思。听说之前更惨,现在都还算是熬过来了,就像他自己说的:
  “...而且最主要一点,当初的艺人个个那是身怀绝技,平地抠饼,那是对面拿贼。”郭德冈挥着手,讲着天桥下的事情。
  这也算黑话了,前面是白手起家,后面是有真本事的意思。张老爷子于是也接上:
  “真是,要命是这先听了再给钱。”
  “我站这说,你站这听。听完了觉得好你才给钱,不好扭头就走。”
  “对,那跟现在不一样。”
  “现在买完票进场子,不听,走,那你...反正我不退钱!”
  于是台下人又发出一阵哈哈笑声,这无赖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配合他这形象也是绝了。笑罢,张文顺便接:
  “嗨,那人非得要退呢?”
  “我就跪下来求他。”于是这丫便一下子就要跪下去,惹得众人又笑。
  这一段调侃,便是要准备到头了。林浩招手,这伙计可就在这等着几位豪客呢,一看见动静“cua”就窜过来了。
  林浩这是吓了一跳,但还是道:
  “有花篮吧?”
  “有,咱这是二十的,三十的两种。”
  “三十的,送个...”林浩张口就要来,但想想还是收敛点:“十个吧。”
  不过这有钱人的收敛和没钱的不一样,这伙计是嘴都长大了,但也忙不迭应道,就去准备了。
  ...
  伙计把花篮准备好了,因为林浩这边不说名字,就写了个雅客代称。红色的纸条子毛笔写好,然后往塑料花篮上一贴,喜庆,不过还得把上面的灰掸一掸,这年头送花篮的可不多。
  一次十个?
  那能再把库存里面的拿出来。
  等送下去,伙计开始喊:“二楼雅客赠花篮十个!”然后几个伙计排着队,把花篮放在前面。
  这架势,跟酒吧里开一瓶路易十三,一群人举着个光芒闪耀的灯牌上来也差不多。别说场下两位了,就是台下的人都惊讶。
  这种打赏,可能钱的程度不一样,但稀有程度可能就比的上是起点打赏100万点,连打赏10个这种意思。其实现在传统相声行当不景气,能买票进来就不错了,就跟起点写小说能订阅就很棒了,没奢求别的。
  于是两人这一顿激动啊,平时收入也就那么点。今天这是个花篮三百块钱,虽然各方面都要分润一些,但落在自己头上那也是个不小的意思。
  于是赶紧道:“谢谢楼上这几位朋友,您几位捧场愿意听咱爷俩说这相声,得多谢谢您...”
  然后林浩就把杜可风推出去挥挥手,楼下老郭一看这不是开始笑的那个人么?真是好彩头,然后这么多花篮之后自然是加场,跟加更一样,在台上这次算是浑身解数啊。等到末了下台,伙计过来跟他二位说,楼上有请。
  ...
  上楼左转,视线最好的地方坐的就是这桌客人。
  年轻一个,中年人一个,外国人一个。
  这年轻人正说着什么呢:
  “嗨,我得赶紧都定下来了。马上十月份我那戏要开机了,怎么都得早点去乡港吧,人导演我第一次合作。”
  哟,还是个演员。这年头能去乡港拍戏,那也是十足厉害的。郭德冈于是接着看外国人不认识,但另一位...这腿啊,还是有点抖。这年轻人不认识,但是这一位:
  陈恺歌啊!
  腿抖,就差反倒是让老先生搀扶这个胖子了。
  “两位好啊。”这边林浩笑着挥手:“介绍一下这位是陈导,这位是杜摄像。”
  于是确定这个事实后,胖子就脸胀通红,还是张文顺老爷子上来客气感谢一番,林浩才道:“这次来,是想请您二位在陈导新戏里讲讲相声,讲点不一样的新派相声。”
  邀请这种级别人出演,陈恺歌可不会开口,能来看戏都是也当做休闲来的。
  “麻烦得问下您这时间大概在...”
  “明年五月吧。”
  “好!”众人于是都转头,小胖子这一声吼得正是豪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