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二十三章 不及格

  “真帅!”
  刘晔反复在宣传栏转来转去,欣赏着里面自己的照片。
  “帅?你也就是借着林浩的光,给你拍到一张小脸,可别嘚瑟了。”牛青峰感觉自己没睡好,有点迷糊。军训完挨上国庆假期,多数人都玩疯了。但现在开始上课还是没有忘记,还是催促道:
  “快别看了,一会上完课有你时间看。”
  “诶对了,他们去哪了?”
  “人家早就起了,叫你你没反应。不过这俩也是,起那么早能干什么。”
  “就是,林浩和秦昊这俩家伙,做好多事情我都搞不懂。”刘晔点头赞同。
  “对啊,我要是林浩,我先谈他个恋爱再说。诶你说浩子是不是木头啊,放着近水楼台的机会,一个女生也不追,他真就那么无聊?”牛青峰也是有些捉摸不透他。
  “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他傻。”
  刘晔不舍地看了看照片里那张有些模糊的脸,赶快就跟着牛青峰赶到了教室。他们上的课程,无非是声台形表相关的属于必修,所以第一节课就是常莉老师的表演课。
  教室里,大家还是来的比较早的。
  座位在边上,不多,中间一块空地,肯定是用来表演展示的。顺着牛青峰指的方向,刘晔看见林浩和秦昊,正在那边坐着呢。
  ...
  上午准时上课,全员到齐。
  看着台下的一张张脸上,有兴奋的,也有疲惫的,更有心不在焉的。所以此情此景,第一次担当班主任职责的常莉,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她再次重复了开学强调的重点,毕竟看不少人可能假期玩高兴了,军训之后又可能忘了。不过也无非就是强调了大家不要浮躁,不要想着快点学成去拍戏,也不要随便接戏。
  强调老师和学生上的联系,应该是艺术上的关联。强调大家要热爱表演,来这一切事情都必须以表演为先。
  林浩看得出她是真的热爱,第一次担当这个职位,也是确确实实想做事情的。一番谈话下来,大家精神稍振,于是常老师随后就开口了:
  “好,那接下来,我们现在就开始我们的入学测验。”
  “啊?”
  这一声几乎全场整齐划一,得,早上困的全醒了。不是,不应该学了一会才开始么?怎么就突然就这么来了,新学期的第一堂课就这么刺激的吗?
  “别啊啊啊的,我出题了啊,题目叫做打电话。现在大家都出去,不准偷看。你们按照考试成绩从高到低,一个一个来考。每人限时1分钟,在门外自己思考不许交头接耳。张彤,牛青峰,你们帮忙监督。”常老师不管这些小萝卜头的卖惨,直接给他们赶出了教室。
  惨什么惨啊?我才是最惨好吗?
  林浩觉得这段日子,他别的不知道,学会了一个成语:叫枪打出头鸟。你说军训就开始折磨我也就算了,怎么一开学,又是我的第一个上啊?
  ...
  “进来吧。”看着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林浩,常老师直接道:“我相信你的实力,直接来吧!”
  “...老师,其实我也...”
  “来吧来吧!那天的表演之后,我还是很期待你的表现的。”
  得,人家不听你的。
  林浩只能走几步上去,做出手势拉开门,然后进去接电话。
  这几个动作还是很不错的,展示了他多年老演员身体控制的底子。开门的时候,整个人是有那个劲在的,速度啊力度啊控制的比较好。所以那边常莉也觉得可以,她见过不少新生表演开门轻飘飘地一带,就开了。
  少了点真实度。
  这样看来田老师说给他开了小灶,这是多少小灶啊?
  而接着,林浩进了电话亭,却没有继续行动。先是脸上显示出几分焦灼,咧了咧嘴,又把手收出来。用大拇指按着食指和中指划过,眼神垂下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电话。
  虽然有点不好理解,但常莉觉得应该是在看号码。只是说起来这段,林浩其实是也没来得及准备,就给自己设计了这一段犹豫的戏码,增加了点思考的时间。
  然后,有了一点思路。
  缩了缩手,他拿起电话,开始拨打。
  在这段过程中,他的手指从快到慢,是想表现出人物内心并不算平静,也不算坚定。单人表演就是这样,没人和你对戏,所以你必须让多数时候,大家尽量可以从你的表演猜到对方的逻辑。
  ...
  “喂?”
  “啊...那个,我是林浩。那个...”
  “对,对,是我!”
  “我从二虎那里知道的,诶对,我还不知道,你后来也来了这边呢,还是他给我说的。”
  “嗯,那个我...哦,没干嘛,做点小生意。你呢?现在在做什么?”
  “是吗?那挺好的。”
  “可以可以!我最近没什么事情,都应该有空!”
  “啊...啊对,你都有小孩啦,恭喜啊...”
  “停!一分钟到了!”
  还没等林浩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完,常老师就喊了停,林浩一下子被憋的满脸通红,但也只能停下。表情上看不出什么满意不满意的,直接就让他叫张彤进来了,不过倒也没让他出去。
  第二个张彤进来也是紧张的,但明显是有设计。于是开口就是:“喂?妈!哎哟我就说了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在这里都好的很!”
  接下来就是袁泉:“妈,我知道了,没事的,不用再专门打过来了。”
  田征:“喂,妈妈,我东西落家里了。”
  “妈!”
  “你给我打住!”
  刘晔一脸懵地看着常老师风风火火起身,以及台下同学有些尴尬地神情。本来就没什么表演基础的他,有些多想,结果就看见常老师来到门口:“你们听好了!接下来的电话,不能打给你妈,下一个!”
  ...
  开学测试下来,常老师提示之前,除了林浩的每一个人,都是打给自己的妈妈。
  连打给爸爸的都没有。
  用常莉自己的话说:
  “先不说你们思路太单一的事情,就说你们表演的时候,就只是动作是那个动作。眼神呢?肢体呢?”
  所以总结起来就是三大点。
  第一个肢体肯定是不合格的,不说别的,很多人都没有电话在那是放着的这个意识,到处走来走去。
  第二个眼神,太多人注意的是老师的反应,是不是瞄一眼,而不是和电话里的情绪配合。
  第三个台词烂,一开始还算熟悉的开头,后来开始自己编了就乱了。说出来的东西,自己都觉得装模作样的。
  “林浩你别笑,这些问题你也有!”
  不是,冤枉啊,我哪里笑了?
  “同学们。”
  不管林浩抗议的眼神,常老师语重心长:“这样的小测验,不是这一次而已。接下来大学一年级的时光,我们会有很多次这样的小测试。每一次,都会计入你们的成绩。”
  看着台下的一张张脸庞终于认真且严肃起来,常莉给出了最后一波:“所以,要想不被淘汰,就要努力。现在我就可以宣布,这次除了林浩以外,你们第一次的表演,都不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