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浩的电影时代 > 第十二章 三试

  三试,是最重要的一关了,也是考试的重点,声乐、形体、台词、表演都会进行测试。
  并且,今年的招生计划十九人,因此这一次是六进一差不多。这最后一关才是最后见真章,老师会详细地考核你的各项素质。
  过了这一关阳关大道,过不了?
  约等于没来。
  早上林浩吃了个意思,毕竟要跳舞要唱歌的,没体力不行,吃太饱又不太好。
  今天声乐准备的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林浩竹笛算颇有天赋,也学得不错,本来想借机选合适的歌曲秀一下,但最后还是求稳放弃了;形体自选舞蹈是老师编的藏族锅庄舞蹈,起了个名字叫《丰收》。
  台词今天是自选散文或戏剧独白,林浩选的是莎士比亚-《第十二夜(节选)》;表演则是同样的命题表演,不过这次有可能让你自己演,也有可能群戏,不定,当然多数情况下还是多人演。所以就像这种时候,类似胡静提前排的小品,可能会有用处:
  套上去就对了。
  最后,应该还有一些知识点考察,这个很容易,都是些基础知识。
  回想了一下,林浩就收拾收拾出发了。
  他今天的考号好巧不巧在一号,按理来说第一个没人打样肯定紧张,但对于他那也是可以早考完早休息。等到三月份左右成绩会出来,不过他应该会提前知道,而剩下的时间嘛,自然是全心全意学习文化课了。
  ...
  京城的早上是很冷的,尤其是吹风的时候。这种天气,就算是有自行车,也不愿意骑。林浩自然属于这一行列,所以脖子包着围巾,他走得并不快。
  比平时上学起的要晚一点,还好。但想到到时候去了中戏要出早功,都必须早起...想想,也觉得折磨。因为现在高三的早起,他就已经快受不了了——以至于有时候林浩心里还真有那么一丝怀疑,我都有钱了,还来考这个干嘛?
  大概,还是喜欢吧。
  到了学校,发现等着的人并不少。
  只是这一次,不知道是因为人更少了,考习惯了,还是因为更紧张了,校园里面少了几分喧嚣。不论是家长还是学生,基本上个个如临大敌一样。
  林浩一进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目光。
  不光是长相这块,毕竟来这的多数长得不差,更重要的是两次成绩他都不错。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是稳稳地这一届学生了。
  有些艳羡,多少人还在挣扎能不能上。
  看这个林浩进来的时候不慌不忙的,一看就是心里有底。
  嗯,或许吧,林浩扫了一眼,就看见小团体的人在朝他挥手。过去大概聊了几句,前五个人就被叫进去了房间。
  ...
  室内。
  相对于考生的紧张,几位主考今天都是很和气的。
  其实都是这样,就像高考前老师都会让你放轻松一样,考生最后的大考,水平潜力都该有了。这时候,主考们就是要让考生正常发挥就好。
  一项一项来,先是声乐,林浩第一个上去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声乐这种东西,他本来不是从小练,所以考虑再三求稳。唱准调,情感到位即可,反正也不是考音乐类学校。你要到时候为了炫技选一些不适合自己的炫技东西,在专业老师面前...
  班门弄斧,反为不好。
  不过林浩这边五个人都没有出现,大家都是比较稳健的。四男一女,看起来底子都一般。
  第二项舞蹈,《丰收》因为属于新的编舞,还是老师编的,应该不错。
  结果没想到这个阶段,其他人发力了。
  真的,能撑到三试肯定各有所长。但没想到的是这几个人都身形不错,跳舞起来那叫一个厉害,劈叉空翻那是说来就来,配合音乐情绪也很到位。
  真的,林浩在旁边看的心想:
  你几位,不应该去考北舞么?
  第三项台词就不用说了,选择国外文献这是属于林浩对自己的挑战。有一个比较擅长的地方,你就有机会考上;有两个,你就会更加出挑,所以这三分钟,林浩中英双语诠释了这篇《莎士比亚》节选。
  果然是让老师眼前一亮,不过不是别的,而是一位主考开始用英文和他对话...
  这位主考应该是米国留学回来的,而林浩英语不错是真的,何况现在还是95年,国内英语不少还停留在哑巴英语阶段。
  所以这一下,反倒成了他的长处,老师顺便还问了问他的文化课成绩,更乐了——不是说学这个就不重视文化课成绩,也很重要的。
  然后就来到了第四项,命题表演。
  ...
  林浩其实有点不祥的预感,他听到中间那个,应该是常老师宣布这项开始的时候,几个抬起头的考官眼睛就似乎亮了一下。
  脑子里飞转,他在想着,会出什么难题么?无实物表演,性别转换,还是概念性表演?
  咳咳,想太多,应该不至于吧。
  而且自己的表演水平吧...
  也就还行。而且重生回来后,老师和学长学姐帮他去掉了好多制式化的表演。确实拓宽了他的范围,但也让他表演的时候少了点安全感。
  就,还是有很多东西拿来叫他马上演,还是有点信心不足。或者说,害怕演的没那么好。所以说许魏为什么说他像二十七八岁,说到底还是老灵魂让他缺乏了年轻人敢闯敢做的那一股劲。
  当然也可能和林浩的心态有关:
  我都下了这么大决心,放弃好条件来学表演了,还有这么好的机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桌后的几位考官可不知道林浩的心思,他们出了一道说不上难还是不难的题,要求也很特别。
  “我演,你来接,接不住了我就停。”
  坐最边上,终于抬头的那位考官道。
  嚯,这是谁?口气挺大啊?
  林浩演戏也是好几年,业内也有点小口碑,但确实是没见过谁说这话。只是他看旁边学生的架势,应该还是个名人,所以他们各种激动。诶不对,我好像也觉得眼熟,应该我也见过!
  不对,绝对见过!
  这时候,他才仔细瞧了瞧那个放歪了的牌子,那上面的名字是...陈宝国。
  ...我刚才说了什么?
  哈哈,我开玩笑的,我完犊子了。